中国新一代共产主义接班人:共产党员在大学

原文作者: Jonathan Levine

简介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这句歌词对于所有成长在中国的人来说,都不陌生。然而,在我们长大,成为大学生,即将有能力改变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之时,有多少志愿入党的人,依然不忘初衷? 作为一个曾经的入党积极分子和如今的不入党积极分子,我觉得此文偏颇之处甚多,可是,请大家,特别是那些怀揣着“共产主义理想”,希望通过入党“改变中国”的大学生,花几分钟看看这篇文章,撇去我个人翻译的疏漏,这篇文章的观点也颇有启发之处。你们要知道,当下的决定,甚至是影响你们做出入党决定的动机单纯与否,都有可能通过积沙成塔的方式影响着未来数十年中国的发展,民族的兴衰,国民的前途命运,这句话说得很大吗?我也希望如此,我希望我是错的,我们民族的兴衰不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我希望我是错的。

13021631_16513

CNN北京报道——无论在世界哪个国家,杨艾伦都能作为励志故事的主人公。
出身于中国贫困的低层,他是家族首个走出故乡安徽的人,而如今他正在赫赫有名的清华大学攻读MBA。
24岁的杨某是当下中国的缩影:博学而世故,受共产党领导。
“就跟在美国申请大学(一样困难),”他这样形容入党的过程。“你提交申请书,还要交一长串的汇报,证明你对党史的了解。”
实际上入党的过程还要更复杂一些。与申请大学不同,成功申请入党往往需要数年时间。入党积极分子在漫长而艰巨的“观察期”间,往往被要求熟读经典共产主义著作,浸淫在共产主义理想之中,还要提交一长串永无止境的对共党的溢美之词。
然而,杨某也承认只有少数人会严肃对待这些事情。
“有很多材料可以从网上下载,我们通常都是黏贴复制而已。”他笑着说。
真正需要更加严肃对待的问题,是中国的未来,无论是好是坏,中国的未来看起来都要处于共党的领导之下,而最终,中国的未来会交给像杨某一样的人手中。
在当下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精英的专属俱乐部。根据共党内部统计数据,党员规模有接近9000万人,即有大约7%的中国人口组成了中国共产党阵营。
大致来说,如今共党的大部分招募对象都是大学生和财富阶层,而在历史上曾经作为共党坚实的工人与农民而风光不再。
这是张艾伦难以忘怀的讽刺事实。【译注:此艾伦非彼艾伦,杨艾伦是Alan Yang,这个是Aaron Zhang】
“当他们说‘我们为国着想’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要相信他们。”
25岁的张某是北京大学的航空航天工程专业学生,而且他十分骄傲的指出他并非党员。他认为共产党早已背离了最初改善中国贫困的理想,变异成一个寡头政党,而当下那些最新的共产党员所在意的只有名利,别无他物。
“对于很多岗位而言,党员身份都是必要条件,”张某说。“我的亲戚希望我入党,因为他们知道那对我的前途有帮助,不过我不信仰共产主义,我只是不想伪装自己罢了。”
与张某相反,杨某对此并无愧疚之情。“我入党的90%原因就是为前途着想,”他坦诚。
“一些学生入党是出于理想主义,而那些入党为了铁饭碗和人脉关系的也大有人在。”
——约翰逊·班菲尔(Jonathan Banfil),清华大学
另外有一部分学生承认一方面有利发展是影响他们做出入党决定的重要原因,同时社会责任感也是使他们产生入党欲望和驱使他们入党的重要因素。“人们都认为党员更加先进,”有个人真诚地插嘴道。
“(驱使他们入党的原因)可能是综合的,”约翰逊·班菲尔说,他是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的讲师,这些年,他见过太多热诚的党员起伏浮沉。他指出,中国有着长久的官僚学术风气,伴随着人们传统的期望和对政府工作铁饭碗的期许。然而,他强调在当今,中国年轻人入党的目的已经不再单一。
“一些学生入党是出于理想主义,有些人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些人想要通过入党发展人脉关系,还有一些学生入党仅仅因为他们的妈妈让他们这样做,”他说。
对于这些年轻人的父母而言,共党是个巨大的阴影。这些年轻人的父母绝大多数出生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在天安门事件的喧扰中成长。对于他们来说,当下中国正经历着发展中国家的阵痛,党员身份能为他们的孩子抵挡经济上的不稳定。
党员身份在任何岗位中都不是明文要求的,而中国的法律也禁止任何明显的歧视,然而,对于很多在毕业后希望能获得面试机会的毕业生而言,那是无法忽视的现实。
党员身份几乎是所有政府工作的必然要求,对于中国大量的国有企业而言,那也是个优先考虑条件。根据教育部的统计,2012年会有680万大学毕业生,这预示着严峻的就业环境。
撇开中国令人惊叹的市场改革不谈,2012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国有企业聘用了6704万人,这些人创造了中国30%的经济活动。对于那些中国的非党员而言,这显然是不利的消息。一个不愿透露身份的年轻央视员工承认,他是上面这个潜规则的异数。他指出,假如他不入党,升迁就难于登天。
评判这些冉冉升起的共党接班人依然言之过早。共党儒家式的论资排辈风气也确保了在未来几十年内,这些年轻人无法掌权——这或许不是坏事。
我采访的这些年轻的共产党员大部分都为无法改善国家与政党而苦恼。少数建议“改革”的人,也无法(或者不愿)提供具体的建议。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随着21世纪亚洲的崛起,这些未来领袖将会在中国,乃至全世界留下一笔印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1. 2013年5月13日16:28 | #1

    共产主义已被世界淘汰
    而且还是外来思想
    为何不实行中国人自己创的思想三民主义五权宪政呢
    看来旗帜不改 什么也改不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