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新闻:“中国制造”不再便宜

文:北京 齐藤德彦、广州 南日庆子

  在北京和上海等中国的主要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相继上涨,且涨幅均在1成以上。除了劳动力短缺以外,习近平政权也提出“收入倍增计划”。中国正在探索后“世界工厂”之路,日本企业也被迫苦思出路。

  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市,4月起最低工资标准上涨约12%,达到每月1620元。连续4年上涨,涨幅已达约7成。上海已经超过了3月上调最低工资标准至1600元的深圳市,成为目前中国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城市。

  中国的最低工资,由各地方政府按照2004年公布的《最低工资规定》自行决定。2012年,全国有23个省、直辖市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进入今年以来,以北京、天津以及广东省等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为中心,先后已有14个省、直辖市做了上调。

  沿海地区的日常生活面临高物价的压力。某上海大型人材公司的分析师认为,“即使是现在的(工资)标准也赶不上物价上涨”。

  去年秋天,中国共产党提出截至2020年,使国内生产总值(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与2010年相比翻倍增长的目标。发展将不再局限于制造业依靠廉价劳动力形成的“世界工厂”。很多分析认为,为了发展高科技产业,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作为实现工资倍增和产业转型的一举两得之策,今后还将继续”(富士通总研高级研究员赵玮琳)。

  中国沿海地区的工资水平,已经超过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多个东南亚国家。

  伊藤洋华堂已将服装加工业务从中国转向缅甸等国。中国工厂的生产份额到2011年前还约为8成,而到了今年已降至3成。另外,过去曾因将电视等生产基地转移到中国而盈利增加的船井电机,据说也将降低“中国制造”比例,这一比例曾一度高达9成。欧美企业也同样如此。美国通用电气(GE)和德国阿迪达斯,也分别把热水器及服装等的生产加工逐步向本国或东南亚地区转移。

  尽管如此,考虑到中国是个规模巨大的市场,有些工厂也无法轻易转移出去。

  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是日产汽车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其位于广州市郊外花都工厂所生产的产品面向中国国内市场。2012年1月投产的第二工厂,负责车身焊接工序的流水线上活跃的机器人身影引人注目。

  在日本,焊接工序的机械化已广泛普及。而在拥有廉价劳动力的中国,手工作业仍是主流。2004年投产的花都第一工厂中,手工作业约占65%。但第二工厂中增加了焊接机器人,手工作业仅占一半左右。这也是由于工厂方面考虑到广州市最低工资标准每年上涨1成左右的现状。工厂负责人表示:“这已经是持续7年多上涨了。”

  东风日产的社长松元史明表示,“(中国)现在出现的情况。与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一样”。如果不培育IT及新能源等能承受工资上涨的新兴产业,那么“产业空心化”很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