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七不讲 被批大倒退

前有《安阳日报》刊发的《中办印发意识形态领域情况通报 安阳政协学习》一文,后有《辽源日报》头版对带头强化四种意识的呼吁。待到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网站发布《中央:当前意识形态领域七个方面突出问题值得注意》的消息被凤凰网推至要闻区后,迅速使得一度甚嚣尘上的网络传言“七讲七不讲”沉渣泛起,引发各界杀气腾腾、风声鹤唳的揣测。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以上文章的链接均已失效,被热传的“七讲七不讲”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了下文。

是真是假?在《安阳日报》刊发的《中办印发意识形态领域情况通报 安阳政协学习》一文中,明确提及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要切实加强对当前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把加强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做到有载体、有活动,形成学习制度。”人民网强国社区13日发出的一个帖子,对此紧跟中央精神的做法还予以肯定。可见,意识形态领域的“中央通报”,绝非空穴来风。

紧随《安阳日报》之后,《辽源日报》再来加强宣传。后者在5月10日的头版刊登相关文章,称“要带头强化四种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和忧患意识。”同时,“要有坚定的政治信仰”、“要切实严守政治纪律”、“要巩固和加强宣传阵地管理”。在对意识形态领域的论说中明确写道,“着力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教育引导全市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充分认识加强宣传思想工作的长期性、复杂性、尖锐性,把意识形态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经常分析批判,及时有效应对。”

如果说前两者还算是铺垫,那么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网站的一则学习中央精神的通报则瞬间引爆了舆论炸弹。因为其在报道中透露,“中央对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七个方面的突出问题分析深刻、态度坚定,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尖锐性、复杂性有更加清醒的认识。要求要充分认清加强意识形态领域工作的重大意义,充分认识西方宣扬的观点、理论的危害性。”虽然与《辽源日报》意识形态部分的说辞大同小异,但“七个方面”却将所有人的记忆拉回到了“七不讲”上。至于具体内容为何,官方报道始终三缄其口,并未给出明确说法。

何为“七不讲”?与官方模棱两可的说法相比,出自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的“七个不要讲”则更具体、更有看点。所谓的“七个不要讲”,具体而言是——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在此基础上,复又衍生出了“七个讲”,即要讲中国特色、要讲党管媒体、要讲社会管理创新、要讲和谐社会、要高举毛邓旗帜、要讲中国梦、要讲政法委办案。

按照张雪忠在新浪微博上的说法,此“七个不要讲”是对该校传达了中共意识形态七个突出问题的概括。于此几乎同一时间,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在新浪微博上也表示中共当局对中国高校传达通知,要求教师在教学中有7个方面的内容不能讲。香港媒体报道部份中国学者已证实相关消息,并指出是校方领导在开会时口述通知,估计将长期执行。

而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七不讲”三个字在新浪微博搜索页面遭屏蔽,有关“七不讲”关键字的搜索结果也已经变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寻结果未予显示”,不少大陆网民发表含“七不讲”关键字的微博已因“不适宜对外公开”而被加密或删除。最初提纲挚领提出“七不讲”的张雪忠在新浪微博的账号后遭到删除。2012年9月,张雪忠因发表对香港国民教育的看法,遭华东政法大学取消其对本科生的授课资格。他还曾致信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要求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课程从大学公共课中去除。

虽然“七讲七不讲”的说法还真假难辨,但各界风声鹤唳的讨论已经喷薄而出。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的鲍彤表示不能确定“七不讲”内容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将一夜回到“辛亥革命”之前的“皇帝梦”。若不是事实,《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应宣布这是谣言,若不进行辟谣,又在高校当中流传,这就说明主旋律混乱。历史学者章立凡称中共当局喜欢将口号“数字化”,如“四项基本原则”、“五不搞”、 “三个自信”等。这些口号也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一成不变的执政思维,这种僵化的统治必将引发自下而上的社会变革。章立凡同时表示,在互联网时代,因为人们的思想没那么容易被钳制,“七不讲”不会给执政者带来期盼的效力。“七不讲”其实是“两个凡是”的发展,当局推出七个不能触及的禁区,实际上反而是在提醒大家,这是中国现今体制上的七个关键弊端。

民主党人士查建国则对“七不讲”的真实性存疑,称“七不讲”的内容非常荒谬可笑,若此事属实,必将遭高校知识分子群起反抗,“我怀疑这种消息的真实性,因为七不讲的内容太惊人、太可笑了,而且不可能执行。若是真的,必会遭到抵制,遭到大规模的反对,这是一个很大的倒退。”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认为中共当局“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都是为了维稳”,估计是由于现在社会形势非常严峻,中国百姓不满的声音非常大,所以向大学传达“7个不要讲”精神,“可是这样也就等于走进了死胡同”。也许是中共感到社会危机愈来愈严重,所以要从意识形态方面维稳,“但我认为这样只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中国地产大佬任志强听闻后亦称,“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就不能没有新闻自由”。此言论显然针对的第二个“不讲”。

香港《明报》就此评论道,在“七不讲”中,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和公民权利都是全球绝大多数人的共识;权贵资本主义则一定是社会主义原则的天敌;中共历史上的错误,从反右、“大跃进”,到“文革”,都已编入现行大学生党史教材,根本算不上禁忌;至于司法独立,宪法也明文规定法院和检察院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对公民社会一词,虽有不同理解,但也不应该禁止讨论。恰恰相反,作为学术研究、理性探讨的平台,大学校园正是讨论上述话题的最佳场所。

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各方部署学习中央精神和指示的活动已经全面展开,一种说法是内地有关部门也已经向各高等院校下达“七不讲”指示。但多维新闻从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北京高等院校获悉,学校方面至今并未受到如外界所传言的“中央通知”,此说法复又给此轮意识形态领域的规范增添了变数。至于后续发展情况如何,还有待继续观察。比如“七不讲”的真实性,如何落实,民众会作何反应等,既是考验,又是挑战。

与“七不讲”同时进入公众视野的,还有深喑当局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元老李铁映在考察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时的表态,其中督促媒体不能照搬“阿拉伯之春”等词汇的表述被各大门户网站转引报道。同一天,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发李岚清为真理标准讨论35周年篆刻纪念章的组图。是重启讨论的先兆,还是纯属巧合?各种揣测,在官方打击造谣者,反倒因刘铁男“家奴”由辟谣者转而成为造谣者的桥段被公众抓住了辫子集体喊“封杀”,故而成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待解之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