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富士康就是把人当机器用,用到了极致,所以出现了问题

自动化机器怎么代替人工,就是把某一个工人的动作分解,比如用螺丝固定一个手机盖的工作,第一个动作是把手机盖放到位置,第二个动作是把小螺丝放到螺丝孔,第三个是用电动改锥把螺丝固定住,这个任务就完成了。完成质量高,就是费用大一些(相对中国这种人力成本上)。
用人工来完成这个工作很简单吧?一个人就没问题了,鉴于中国人工成本低,用人工来完成可以理解,只不过,这个工人可能反复一个动作容易出错,由于该动作有点复杂,时间长了效率反而降低,而且工人离职需要重新培养一个需要时间(假如说需要半个小时告诉他怎么做,工具怎么用)。
能不能把机器和人的优点都利用上,同时减少缺点呢?
精明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管理学专家就发现了,把一个工人能干的活分成几个动作,每个动作都让一个工人来做,比如把机盖放到位置由员工A来做,把螺丝放到螺丝孔里由员工B来做,把螺丝拧上由员工C来做,同时用一条流水线(经过测试,速度刚好达到极致),使得每个员工做自己的工作时候不能思考,只要一走神就会跟不上速度,就会影响下一个工序,于是,效率最大限度提高了,同时每个动作极其简单,质量也保证了,既然有人离职,招一个新人,一分钟就能告诉他干什么,怎么干,换人对整条生产线几乎没有影响。——资本家的最大利润得到实现~~~~~~~~~~~·
但是,万事都怕但是,员工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比如你是员工B,做的工作是把螺丝放到螺丝孔里去,假如有4个螺丝,也可以把这个工作分解成4个动作,分别由4个工人来做,每个工人就是固定的自己手中的螺丝放到特定的位置,经过简单的工作,这个人会习惯成一个动作,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放螺丝~~~~~~~~~~~~~~~
成年累月,每天12个小时,都是这个动作,用不了一个月,这个人就会觉得,2个或者3个手指头是有用的(需要拿起螺丝),其他身体器官完全多余,甚至整个人都多余,这个人闭着眼睛都能而且只能把螺丝拿起来,运动到某特定位置,松手,运动回去拿下一个螺丝……
然而,和但是一样,非常可怕的是,这个工人不是一个月,而是成年累月,如果他在这个公司干下去,就是一辈子,他只有这一个动作,20岁时这样,到60岁退休是也这样,换了你试试,你一辈子都会这样,你觉得这是可怕的事还是可以接受的事?
同时富士康的特殊管理方法导致这些员工工余无法得到缓解,上班时间是机器,下班时间也只是待检修的机器,同宿舍的人相互不认识,洗衣做饭洗衣服这些事情全部都不用你做,你只需要睡觉吃饭休息好,接着当机器去,你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同乡、没有说话的人,你不用动脑子,你不需要体育锻炼——谁能够站满12个小时,相当于什么都不做的12个小时(只有手指头动一下),还有精力去体育锻炼呢?所以富士康虽然提供了那么多的硬件设施,我看纯粹就是摆设,提前告诉大家他有多好,方便他的同盟军洗地,每一个管理专家都知道人在彻底机器化以后是什么状态。
因此现在伪共和资本家勾结在一起,拼命为富士康洗地,说什么80、90后工人的承受力不足是事故原因之一,我希望这些gp专家和郭台铭这样的“管理专家”自己能到这些厂去干上1年半载的再来说胡话,如果他们未来被吊在电线杆子上,我是一点都不奇怪,也不替他们惋惜的。——文革的模式有点太厚道了,必须用法国大革命的方式来能解决问题。
当资本家和“管理专家”发现了把人当机器来用的方法,工人就注定要被放在万吨冲压机下面把最后一滴血汗都榨出来,今天,当工人作为机器而且用到了极致,那工人除了身上的血汗,连自身都要被碾成肉泥,连骨头和残渣一起被吞噬。
30年前看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虽然是默片,还是看得哈哈大笑,前仰后合,可是从来没有深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片子出来,今天回想下去,真的觉得应该有新的卓别林把将近百年以后的中国的这些精神血汗工厂(不是我发明的,最近报纸在指责富士康的时候出现的新词)再呈现给大家,相对2、30年代的美国,现在机器化用人绝对是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所以,富士康只是中国的悲哀——甚至可以说人类的悲哀——他绝不是中国的骄傲,一点都不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