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liyang:我看富士康十二连跳

越来越乱了。打开国内新闻版面,头条一定是你不愿意看到的。

今天,富士康十二连跳了。昨天,三名农家80后“贫二代”相约自尽。不久前,恶徒冲进幼儿园大砍大杀。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无数次地在历史书中看到,为了苟活下去,逼急了的人会枉顾所有礼义廉耻,无所不用其极。生命对于人来说就是这么宝贵,无论是那些风华正茂的青年乃至那个明知必死却扔提刀冲进幼儿园的恶徒都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那究竟是什么事情是如此地令人绝望,令人放弃了生存下去的最后一丝渴望?

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只想以一个最最普通的中国人的视角来审视这一切,解释这一切。

我对《新周刊》一向不甚感冒。但是前不久它刊登的一篇文章却真真切切地指出了这所有乱像的根源:

链接:http://blog.renren.com/blog/237209562/467186687/237049117/2318457419/share

消费主义和性自由我不想多谈,那是另外一个篇幅的内容。在这篇文中,我只想好好地剖析一下“成功学”。

说 “成功学”是这个国家服下的最大一粒毒药。诚哉斯言,我们回忆一下自己的小时候,也可以问问父辈。当年国民风气的淳朴和友善。我仍然记得,那个时侯大家都住得很近,我们小孩子可以经常串门玩耍,有时候玩得晚了就在朋友家吃一顿饭然后继续玩,甚至还可以在小朋友家睡觉。大人们互相之间也很和气,有什么困难邻里能帮上忙的肯定义不容辞,即使之间有什么小矛盾也是和和气气地解决了,从来没听到过谁大吵大嚷。

那个时候的网络环境也很干净,我记得我是2000年第一次上网,那个时侯BBS上聊天的人都很有礼貌,彼此称兄道弟,讨论问题引经据典,反对别人的意见也有绅士风度,“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彼时的我啥也不懂,只知道看痞子蔡的小说,轻舞飞扬在我童贞的心灵里留下了一个似梦似幻的影。“以后一定要娶一个轻舞飞扬一样的妻子!”多少纯情少男在那个时候红着脸暗暗下了这样的决心。

如今你可难得重温童年的记忆了。人际之间小温情几乎消失不见,请客送礼喝酒吃饭则成了人们交往的主要手段(目的是什么大家也知道),人们互相谈论的话题也越来越功利,说五句话里有三句内肯定有“职称”,“钱”,“房子”,“车”,“女人”之类的词汇。无论什么时候,彼时温润如玉的眼球你是看不到了,所有的人的双眼几乎都布满血丝,行色匆匆。说话人的嗓门儿越来越尖利,言辞越来越露骨,话不投机一拍两散,time is money,my friend!中年男人的肚儿越来越圆,漂亮女孩的衣服越脱越少,脱光了美女都坐到圆圆的肚皮上去了。

网上?随便一个帖子,不出十楼肯定开骂。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大家都在追求成功,全国上下都在追求成功,每个中国人都在追求成功。白天在追求成功,晚上也在追求成功。哭着追求成功,吊着追求成功,怒着追求成功。一旦成功可就笑开颜了,香车美女,山珍海味,高品质生活,细腻感官享受,呼之即来唤之即去,春风得意车轮急,一日遍采人间花。暂时还没成功又不具备优秀素质的人心怀不忿,领着微薄薪水,干着牛马活计,人比人气死人,心中怨气陡增,暴戾勃发,无处可发泄只能骂天骂地骂社会,怨爹怨妈怨投胎。在中国这样的人数以万计,谈P个河蟹射会。

中国人是现在才开始追求成功吗?我想不是的。可是几千年来中国人都在追求成功,为什么单单现在有了这么严重的毛病呢?

是现在人追求的成功不同了。

古代王朝需要文化人阶层,但同时也为他们设立了很多要求,统治者借鉴吸收了儒家哲学,把读书人的成功的定义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除了第一条 “修身”是对读书人自身的要求外,后三点都在强调成功的内在含义是对于“家”,“国”,“天下”这由小到大三个集体的责任。“家”不能齐,“国”不能治, “天下”不能平,那么你就不能算做成功。其实,第一点“修身”也是为了让读书人能有资格做到后续三点所必须要的严格规定。古代社会为什么会那么限制商人?因为商人牟利,为了牟利就可以枉顾对他人和集体的责任和义务,商人一旦坐大,为了牟取更多的利益,就会更加猛烈地冲击现存所有的限制牟利的社会架构,关系,伦理,直到建立一个完全以“利”为圣的社会。

而我们目前就处在这样一个社会的前夜。当前我们对于成功的定义就是你挣了多少多少钱,你掌握了多少多少有利于你牟利的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核心内涵就是这样的一句话。“成功是建立在枉顾他人和集体利益,只求牟取自己利益最大化进程是否顺利的衡量标准。”

三聚氰胺奶粉,就是这一句话的最好注脚。

容我斗胆对高层说两句,虽然你不大可能听得见。

中国近代以来的确因为重农抑商导致国家缺乏活力,导致国家积贫积弱受到西方列强欺凌。我能理解任何一个中华赤子面对西方发达的物质文明时对于改革故国的迫切心情。我能理解中国人民的儿子当坐上日本新干线时回想故国那破旧不堪的铁路时的焦虑。换做任何人,面对当时的中国这个几乎病入膏肓的人,都会开出重商主义这副猛药,而且一开就是三十年。

国家开始大力鼓励商业发展,为东部沿海地区提供很多方便,画出了好多经济特区。各地地方政府也开始大力招商引资,考核干部绩效的标准开始以GDP衡量。

连国家政权自己都开始下海大举涉足商业,大批军工企业转为生产民间产品,大批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国有企业民营化。中石油,工商银行,中国移动,平安保险等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一跃成为资产不可计量的世界级大豪门。

三十年来不要命的干,中国的GDP上去了,物质繁荣初步建立起来了,中国在国际上说话的腰杆儿挺直了。但是正如前文所说,三十年来对于商业毫无任何要求的纵容,旧有伦理架构已经被侵蚀几乎无存,社会开始乱了。

当然我们的国家还没有到全国乱打乱砸乱抢的程度,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国人还保持着理智。但我很惧怕未来,因为没人知道这种“理智”能在现实不断地冲击下保持多久。我只能克制我自己,我无法约束别人。我很惧怕未来,因为我已经看到了成长起来了的商业资本开始和政权博弈,开始有法不遵,开始肆无忌惮。

是药三分毒,一副猛药连服三十年,是会死人的。前面提到的那些自杀的人,就是在这样集体追求“成功”环境下,被生生逼死的。他们因为种种原因,要么出身不好,要么身体残疾,要么性格缺陷,没办法做到“成功”,这个社会没有他们的容身地,他们只能去死。还残存善良的,就自己独自走上高楼了此一生。因为对社会对他人的恨烧灼得失去良知的,则提着菜刀,走进幼儿园,把屠刀伸向无辜的孩子。

高层如果不能拿出雷霆手段,以必死的决心来这刹住这个势头,重新提倡多元价值观,压制过分膨胀的重商主义,还想着依靠“维稳”这样软绵绵的手段来安抚(或者是敷衍)已经如此尖锐的社会矛盾,后果是必然的。从几千年跨度的历史角度来说,大不了就是几千年中国史里的社会的一次重新架构,但是对于我们每一个具体的人包括你们那些身在高位的人,这个重新架构,会是一次持续几十年的剧烈社会动荡,会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掉无数的鲜血和生命,剥夺你我一生的笑容,幸福,和快乐,侵蚀甚至彻底摧毁中华民族存在的根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