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n:前两年体制内一直有人鼓吹党内派系制衡

前两年体制内一直有人鼓吹党内派系制衡,形成类似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政治或者是日本自民党派阀政治的局面。其实这是一种危险的念头。

对体制内这些人来说,鼓吹党内派系制衡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一党制”这个标签不好看,跟不上潮流,所以总想学习美日等发达国家的经验,换一个时髦又好看的名字。这样自己在国际上也能扬眉吐气一把。

现实来讲,美国的两党或者日本自民党内派阀之间的制衡,是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的制衡。美国的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一旦被选上台,总统是美国武装力量总司令部说,同时也拥有任命内阁每一个成员的权利。可以说是胜者通吃。至于在野党的所谓制衡,其实在选举尘埃落定之后的作为并不大,除了在政府以外的舆论方面,主要还是着眼于几年之后的下一次选举。

然而中国的官僚体制下的所谓“派系制衡”与美国的两党制衡或者日本的自民党内派阀制衡,是有本质区别的。在官僚体系中,不同的派系并不存在一个台上,一个台下的情况,而是同在台上,而且在手中均有不小的权力。这样一来就不存在胜者通吃的情况。如果同在台上的多个派系达不成妥协的意见,那么政府本身就有分崩离析的可能。

中国当下的官僚体制同古代沿袭了几千年的官僚体制也是有很大不同的。古代总是有一个皇帝作为名义上最后仲裁人的,官僚体制内的派系再多,到最后还是要靠皇帝的意见来决定谁是首辅。而有皇帝在背后支撑的首辅所代表的派系其实也可以看作胜者通吃,在野的派系则只能伺机而动。然而当下没有最高权威,即使是国家主席,依然可能受到其他派系的挑战,那么在斗争中落了下风的一方就有可能放手一博铤而走险。从这一点来说,没有了最高权威或者非民主选举下的一党官僚制确实是很不稳定的。

比如说苏联八一九就是属于“同在台上”的派系之间的对立。权力的分散让体系中的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一定的能量,一旦达不成统一的意见,分散在不同派系手中的权力各行其是,就是分裂的开始。

在当前的中国,由于“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各派系的斗争多少总是有所妥协与收敛。然而如果出现极端情况时,当党内最高领导的总书记同军队思维不一致,又或者手握反腐败大权的中纪委书记执意去查总书记,那时候又当如何呢?

军队内部的思想本身都是不一致的啊

我看在现在西西河,大多数体制派甚至有少量左派在内,总是很天真地以为现在党内只有改旗派与保旗派这么个对立的两派,而且很天真地以为军队必定是坚定地站在保旗派这边的。好像只要保旗派振臂一呼,人民解放军就会大义凛然,开着无情的坦克铁骑去镇压螳臂挡车的改旗派们。。。老实说,这样的想法是荒谬的不能再荒谬了。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就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自由资本主义已经深入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如果不对社会进行大的变革或者来场革命的话,谁都不可能改变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的性质。而问题是从现在看来,当前在台上的那么多高层,不管是谁也都没有变革或者革命的能力与魄力。保旗派上台没有这个能力与魄力,习近平上台更没有这个能力与魄力。

换句话说,就算是改旗派与保旗派现在的矛盾,也根本不在走社会主义还是走资本主义的矛盾,而是在挂社会主义的羊头还是挂资本主义的狗头的矛盾。所以啊,以为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的分配就会公平的想法,纯粹就是一厢情愿罢了。至于有些人居然以为率先提出三个代表的、精英的不能再精英的老佛爷西太后江泽民同志回到宝座上后中国就会向左走,更是扯淡得不能再扯淡了—该醒醒了!

但既然中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比美国还要厉害的资本主义了,为什么党内还有这么多矛盾呢?这个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

党内一部分认为,虽然中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了,但仍然挂一个社会主义的旗帜,毕竟是不太好看的,所以要改旗。

党内一部分认为,虽然中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了,但挂一个社会主义的羊头,毕竟还可以欺骗自己嘛,所以要保旗。

党内一部分认为,虽然中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了,但资本主义太赤裸裸,比中国传统还要糟糕,实在是受不了。社会主义当然是回不去了,那么退而求其次,如果能用中国传统来代替赤裸裸的资本主义,总还是要温情一些的吧,所以要讲儒家。

党内一部分认为,既然中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了,而社会主义也回不去了,那么不能改变现状,又管那么多做什么么?只要自己的待遇不变,随他去吧。谁在台上听谁的,所以要做墙头草。

另外,还有党内一部分太子党认为,只要中国挂一个社会主义的羊头,自己就可以在名分上宣称这个国家是“我们太子党的”,我们多拿些多占些也是理所应当,为了自身利益着想,那么当然也要保旗。

党内的想法错综复杂,难道军队的想法就不错综复杂了么?军队可不是世外桃源,党内这么多想法,在军队内都有体现,一样都不会落下的。就是随便翻一翻《解放军报》,你看改旗派、保旗派、儒家(还记得“武德文化”吧?)、墙头草派、太子党利益派,那一派没有在报纸上面表达过自己的立场呢?又那里是简简单单改旗派与保旗派就可以代表的呢?

不过,毕竟中国也是现代社会了,大家谁也没胆子妄图搞出军事政变来。而军队的派系复杂,相互制约,也让军队很难只发出一种声音。最后的结果么,要说军队如果有一致的想法的话,那大概就是“谁在台上听谁的”了---党中央的那一派在台上,我们就听那一派的。没办法,既然军队内部众口难调,对外就只好随它去了。

另外,以刘亚洲、刘源、张海阳、张又侠、彭小枫这些改旗派、保旗派、或者利益派太子党们,本身可不是并不能代表军队所有想法的。军队的太子党内部有矛盾,难道军队平民出身的就与太子党没矛盾了么?这其中矛盾大着呢!

刘亚洲、刘源、张海阳、张又侠、彭小枫他们凭什么能当上将,还不是因为他们是太子党?军队平民出身的看到这些会怎么想怎么看?他们可不会像西西河的一些自以为是的大棋们以为的那样,认为刘亚洲、刘源、张海阳、张又侠、彭小枫当上将是理所当然、理应如此---你把人家军队中平民出身的上升渠道占据了,管你是改旗派、保旗派、还是利益派,管你们太子党的爹妈是哪方神圣或者哪位道貌岸然男盗女娼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人家军队平民出身的其他人能服气么?能不恨你们太子党么?能如果居然还幻想人家要坚定地支持这些军队的太子党们,忠诚地听这些军队的太子党们的话------这不是做梦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