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天翼:拿外国IP的大陆人

来源:http://hutianyi.net/?p=1850

“ 拿外国IP的大陆人”——其实指的就是那些“翻墙常态化”的大陆网民。这些人一开机就自动翻墙,有的用自由门,赛风,TOR,有的用SSH,VPN,更奢 侈点也许用VPS。这部分人占大陆网民数很少,毕竟翻墙需要成本,或许要花费时间精力,需要牺牲一部分网速,也许还要花钱。

本人在此既无意宣扬“全民翻墙时代”即将到来,也没有任何炫耀自己坐拥多个VPN的意图,更不打算骂GFW(当然,GFW永远值得痛斥),我是想说说作为一个随时都处在“翻墙状态”的人会有一种怎样奇怪的体验。

我真正意义上成为手握美国IP的大陆网民至今也就三个多星期。虽然过去翻墙也是日常体育活动,但和现在的状态仍有本质区别。过去网上看文章,视频, 脑子会自动进行分类,一类是需要翻墙的,另一类是不需翻墙的。每次遇到需要看的牛博网,新语丝,Youtube,bit.ly链接等,都先放一边,等不需 要翻墙的东西看完,再翻一次墙一次性打开。很麻烦,真的。

现在不同了,上网的一切行为都显得那么自然,要看什么就点什么,无论是Youtube,Facebook,Twitter,还是Hulu。即便出门在外,只要有Wifi,我都能用iTouch连接VPN登录以上国际著名“反动网站”。

这种畅快的体验我不多给出细节描述,免得人家觉得我在炫耀。反而,我想表达的是,即便一个拿着外国IP的大陆网民仍旧不可避免地感受到GFW对自己的影响。

在发tweet时,如果需要缩短链接,依照最自然的做法,应该用bit.ly,很多Twitter平台都默认使用这个服 务,你只需把原链接复制上去,在发布tweet时,系统会自动帮你缩短。但这个网站在大陆被封,因此为了照顾到翻墙不便的推友,我必须用is.gd等其他 “缩链接”服务。

这是一个例子,我再举个例子。WordPress系统拥有很多优秀的插件,这些插件功能强大,有的可以实时显示Twitter状态,有的可以链接 Google Friend Connect,这些东西可以大大增强网站的交互性,但因为这些东西被封,考虑到看我博客的大多数人是大陆墙内网民,只好放弃这些插件。

所以我发现,作为一个拿外国IP的中国人是一个很尴尬的身份:他的确能够非常方便地获取网络上任何内容,但他只要是中国人,其主要交流对象也是中国人,那么他就无法彻底绕开原来的行为模式。

由此我就想到最近一直让我很好奇的问题:海外华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有了VPN之后,我可以尽可能贴近国外的网络生活。每天一早起床,先把当天Rockboom的Podcast下载到iTouch,以便路上反复听 (算是练听力吧)。然后下载《纽约时报》,在上课无聊了或者吃完午饭的时候看,遇到有意思但一时没空看的文章先Email给自己,留到家里慢慢看。到家把 Youtube上订阅的视频扫一遍,再看看当天全球最热门的视频里有哪些自己感兴趣的,避免成为“凹凸曼”——咱也是听过Lady Gaga,Justin Bieber的人,虽然不觉得有多好听。如果有更多的时间,就看看Hulu上最新的美剧。

即便我出国了,国外的网络生活也不过如此吧?我猜,大陆留学生们的网络生活也未必会比我更先进到哪里,顶多再加个iPad,但不过是几百美元的差距罢了。

既然如此,那我的问题来了:他们一定也会遇到和我相似的体验,那他们怎么看这些与自己已经生活有巨大差距,但又不太容易与他们彻底断绝联系的中国人?

为了更好地观察网络,我公开了Facebook和校内(人人)。在此,我发现了三种人。

第一种的代表是一位九零后,他在英国已经读了一年半高中,只用Facebook。显而易见,他和英国同学们关系融洽,对天朝没有太多依恋,对日不落帝国充满好感,用他的话说“出国10岁都不嫌早”。

第二种是既用Facebook,又用校内的留学生。一般情况下,两个都用的话,用校内的频率总会高一些,毕竟中文是母语,交流方便,以前的朋友都在那儿。

第三种是已经在国外多年的人,英语流利,当地朋友众多,Friend List里罕有中国人。不难想象这样的人即便永不回国也不至于有大的影响。

说完这三类人,你可能就等着我得出分析结论了。其实我没什么结论,只是在想,我是或会是哪种人。

在所有去国外见过世面的人中,“世界主义者”(cosmopolitan)是我最崇拜的,这种人文化适应能力极强,语言文字风土人情气候地理的不同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艺术品,而不是障碍物。

我自知成为“世界主义者”不太可能,可愿意往那个方向看齐。钱钟书,杨宪益他们在那个时代都能做到,如今科技这等发达,料想应更容易才是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