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共发文件强调抵制西方价值观

香港——据周一有关一项政府通知的报道,中国共产党告诫官员要与“危险的”西方价值观及其他假想的意识形态威胁作斗争。分析人士称,这表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保持自上而下政治控制的决心,尽管他有意推进经济自由化。

中国的新闻网站转载了地方党委传达中共中央办公厅通知的描述,其中提到上述警告。中共中央办公厅是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领导层的行政核心。

这篇题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中央文件尚未公开发表,截至周一下午,大多数提到该文件的报道已从中国新闻网站和政府官网上消失,似乎反映了审查者对公开此类警告的胆怯。然而,地方报道的摘要所流露出来的是党对舆论控制的焦虑。

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上周发的一篇党组织会议的摘要说,自去年11月担任总书记以来,习近平进一步增强了民族凝聚力。重庆是位于中国西南部的直辖市。

该报道说,“同时,中央对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七个方面的突出问题分析深刻、态度坚定,对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尖锐性、复杂性有更加清醒的认识。”

习近平曾承诺尊重法律,这让活动人士更大胆地向中国政府提出进行民主改革的要求。近日来,一些活动人士援引小道消息称,共产党推出了“七不讲”的禁令,不许讨论当局不喜欢的问题,包括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但上述报道所提到的官方摘要不包括这些语言。

重庆的报道说,官员必须“充分认识西方宣扬的观点、理论的危害性”。报道还说,他们必须“从源头截断错误思潮和言论的传播渠道”。

报道说,“强化网络管理,加强舆论引导,净化网络环境,不给不法分子任何可趁之机。”

中国东北和西南其他地方党委网站上的报道也有对该通知的描述,但只有较少的细节。

几名分析人士说,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对统一意识形态的要求显示,虽然他们愿意探索国家放松对经济的一些控制,但他们同时也要给公众灌输不要对重大政治自由化有所期待的念头。

北京支持民主改革的著名政治评论人陈子明说,“如果说有变化的话,中国在意识形态领域似乎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倒退。我认为经济改革将向前迈进,但没有政治改革的想法。这些警告就反映了这种心态。”

中国领导人呼吁遵守正统的要求并不新鲜。但习近平所面临的矛盾日益尖锐,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政治专家裴敏欣(Minxin Pei)说,一方面他试图满足公众对更廉洁、更负责的政府,以及更均衡的财富分配的广泛期望,另一方面他需要维护中央控制。

裴敏欣提到习近平时说,“我觉得在他的头脑中有两个互相矛盾的侧重点。”

“当务之急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裴敏欣说。“但是他还急需解决另一个迫在眉睫的政治问题,也就是要展示他将结束这个停滞不前阶段的意志。但是,这两个侧重点明显是相互矛盾的。”

据一位与高级领导人有密切联系的中国商人说,习近平已下令让官员和学者对可能进行经济改革的七个领域进行研究,包括放松国家对银行利率和资源价格的控制。他的话证实了《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篇报道。这位商人要求匿名,为的是不影响自己与领导层的关系。

这位商人说,其中一些提议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中共中央委员会的会议上获得批准。

但是,伴随着这些变革信号,习近平也发出了维护中共传统和控制的信息。去年12月,他说中国必须吸取苏联解体的教训,他认为苏联解体的原因是,在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统治时期,出现了政治纪律涣散和意识形态放松。

最近,习近平对官员们说,如果中国共产党像当初苏联批斯大林那样,全盘否认了毛泽东的话,中共可能就站不住了,这些话来自党报《光明日报》上周的报道。

美国商人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说,如果习近平要推动经济自由化,他必须首先让那些潜在的反对者相信他不会损害一党专政。库恩曾为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江泽民写过一本授权传记,也见过习近平及其他高级官员。

库恩在电话采访中说,“在中国体系内,这不是一种不合理的组合。我猜测,这些说法一部分是为了巩固他的地位,让他免受极左势力的攻击。”他补充说,“人们可以随意解读习近平的话,因为他给各方机会让他们看到其所希望的东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