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山:自由派对付习近平的唯一手段

中国正在发生20多年未有之奇变,标志就是“七不讲”——将对言论和意识形态的控制深入到高校,此为自邓小平“南巡”以来所未有。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标志着习近平对他心目中现政权的最大威胁之一——西方意识形态的正式宣战。这是一场非胜即负、不成功便成仁的战斗,习近平再次显露了与其前任截然不同的执政理念和作风。在同样问题上,江、胡两位前任的选择是:回避对外战斗,只保持维持会的自我运转。他们将邓小平的“不争论”活学活用,由对内扩展到对外。既然没有战斗,当然也就无所谓胜负,做好做坏,结果差别都不太大。但今天的习近平却开启了另一种规则完全不同的游戏:成,则中国将以另一条道路开创者的身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甚至可能执其牛耳;败,中国将发生大的震荡,持续了20多年的政治稳定将告终结。这就是有作为政治家的双刃性,不是大胜,就是大败,绝没有中间道路可走;同理,相关涉与者也须作出明确回答:支持,还是反对;敌人,还是盟友——就像911后小布什所做的那样。今天的中国,正面临原来道路难以持续的危机,维持会的游戏已很难再玩下去。时代呼唤有作为的政治家进行改变,完成改变。

近20年来,自由主义稳居中国思想界的主流,在官方、民间的影响都很大、很深。但自由主义的力量,须依赖于相对宽松的思想和舆论环境。站在执政党的角度而言,以否定现行体制为基本特征的自由派的壮大,正是江、胡两任在意识形态领域“不作为”的结果。思想是强大的,当它获得充分传播之时;思想又是脆弱的,当它的传播遭到封杀之时。现在,面对在意识形态和舆论领域“敢管”的习近平,自由派的声音受到限制,思想难以传播,也就失去力量,被废武功。没了爪牙,空余头脑,自由派撼动不了习近平。因此,现在自由派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利用共产党对付共产党,联合党内一切不赞成习近平的力量,迫使习近平改弦易辙,或者干脆“倒习”。

现在,执政党内欲“倒习”的潜在力量是很强大的,只是引而不发而已。从个体看,有这样两种人。一是市场化、国际化的既得利益者,这些人大多在观念上倾向于自由主义,而且在中高层占据很大比例;二是自觉心中有鬼的贪腐分子,他们当然不希望看到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在台上,他们拥护的,是那种只在乎个人利益,不会为了公共利益而得罪人的领导人。就派系而言,胡温一系在执政理念上与习背道而驰。上述对个体和派系的划分,是从两种不同角度得出,此两部分人彼此并不重合,而是有所交叉。例如胡系的人可能未必是既得利益者,也未必是贪腐分子,只是同样具备“反习”的潜在立场。

支持习的力量也不少,就个体而言,一是“红二代”,二是大多数“老干部”,三是部分确实看重党国利益的中高级官员。就派系而言,江曾一系未必认同习的全部理念,但在权力的派系结构上站在习一边。

反对和支持的力量都不小,现在习表面上对局势的掌控,是建立在这样三个基础上的。一是由于江系的支持,习在最高权力结构(常委会)中拥有绝对多数,在体制上占了优势,人执刀刃,他执刀柄;二是他本人在军方有一定根基,并且获得“红二代”等党内潜势力的支持,声势已成;三是他现在还保持着一定的面目模糊,虽已对外意识形态开战,却没有对内开战,没有将对手逼入绝路。在官方对习以往执政经历的描述中,也有意突出了他“讲团结”的一面。从本次“两会”的人事布局看,习似乎确有“团结”之意。这一方面说明政治之复杂,习处境之微妙,选择之艰难;另一方面也进一步佐证了习现在还没有在内部摊牌的打算。他目前的策略似乎是,从意识形态入手,进一步占据正统,逐渐改变力量对比,为未来的“大决战”创造条件。

由此可见,至少在短期内,习的反腐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只会维持“打苍蝇”的格局,最多是打几只大苍蝇,到省部级即止。这一方面是为了避免“逼反”潜在对手,避免摊牌提前到来;另一方面是避免失去江系的支持,陷自己于不利局面。只有当习近平新的权力基础建立起来,不再依赖江系,而且在联合力量的对比上占据显著优势之后,决战才会到来。到那时,反腐必将是撕开决战序幕的最好道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3年5月19日02:24 | #1

    分析的都不错,就是关键性问题说反了,习干这些是为了保卫红色贵族权利不容侵犯,保卫贪腐来的巨额财富,七不讲是反人类的,即便中国底层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美国作为世界警察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恐怕会加速灭亡,一个扭转乾坤的人应有经天纬地之才,毛泽东能提出一套理论思想来把全中国人都骗倒,连美苏都蒙哄了,加之二战的世界局势才让共产党上了台,从习入政以来的表现,中国梦和七不讲连三岁小儿都不信,很难看出其有何大的才能,政治家就是骗子,能骗倒大多数的人才是好的政治家,一味的蛮横是没用的,当今世界的潮流是淘汰世袭迎来民主,反其道而行只会加速灭亡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