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银杏树

作者:郑义

许多事情本来跟政治无关,比如说植树,选择哪一个树种,本不应政治化的。但是在重庆,银杏树就成了一个奇妙的政治隐喻。近来,网上出现 一篇赞美银杏树的帖子:“如今重庆尽管树叶还没长完全,到处都是枝叶茂盛的银杏树,香樟,形成成片的翠绿,赏心悦目……因为前几年的大规模植树,重庆享受 着今天的绿色”,文章最后大赞“深林重庆,深入人心!”此帖一出,很快获得热捧,有跟帖说:“银杏树在重庆成为了一种象征,成为了重庆老百姓心中的一种情 结。”还有跟帖说:“‘树高千尺忘不了根~’……最终道出了广大重庆网民的心声。”

——这都是重庆人的“黑话”。字面上谈论的是银杏树, 背后在怀念权倾一时的“西南王”薄熙来。去年春,薄熙来被软禁,从耀眼夺目的政治聚光灯前消失了。又一个春天到来,那些怀念“唱红打黑”时代,怀念毛泽东 时代的重庆人,看见银杏树,就联想起他们的革命领头人薄熙来。因为薄熙来主政重庆,除了“唱红打黑”,还耗费巨资,疯狂种植了两千多万棵银杏树。薄熙来喜 欢银杏、香樟,所以在这个季节,连树叶都未长全,就在他的追随者眼裡“形成成片的翠绿,赏心悦目”,“成为了一种象征,成为了重庆老百姓心中的一种情 结”。对于这些已经自觉形单影只的极左残馀,我是一点也不同情的。不仅是因为他们“唱红打黑”中的疯狂,还因为他们强行种植银杏树的疯狂。

薄 熙来说重庆要种优良树种,比如银杏、香樟、水杉。于是,重庆就掀起疯狂的银杏热,把已经长成的行道树、绿化树毁掉,换种薄书记的最爱。重庆市政府把城市绿 化纳入各区县党委政府的绩效考核,也就是说,能否在银杏种植中表达出高度的热情,将决定每一位官员的仕途。而且,银杏树极贵,每棵少则一两万,多则数十 万,大有油水。重庆市水利局将大楼外原来长得枝繁叶茂的小叶榕、天竺桂挖去,换栽上11棵银杏、香樟。据一位现场施工人员称,这11棵移栽的大树总价 250万。从老百姓兜裡挖钱来买薄书记喜欢,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的是最适合重庆土质和气候,在重庆生长了千年万年的那些优秀树种,比如黄 桷树,树型高大优美,喜光耐旱,耐瘠薄,适应能力超强。它不仅是原生的优势树种,而且成了重庆一些街道、山口和渡口的地名、从而进入了文化和历史,成为一 种精神象征。1986年,重庆百姓和官方把黄桷树定为市树,薄书记一来,要树立自己的权势,黄桷树就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在薄熙来的铁血统 治下,仍然有不少的人起来质疑、抗议,特别是在网上,说骂声四起毫不夸张。反对派们提出,重庆并不适合种植银杏,生长周期长,对水肥条件要求比较高,北方 疏松深厚的砂型土壤比较适合它。重庆夏天热,是着名的“火炉”,黄桷树长得快,生命力强,叶片宽阔,树冠大,遮荫效果好,黄桷树的林荫道深受百姓喜爱,而 且黄桷树四季长青,不会像银杏树那样在冬天光秃秃的。

但是,指望着薄书记升官发财的人根本不予理会,装载着银杏树的大型卡车照样成群结队地驶入重庆。重庆对银杏树的需求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远至江苏、广西、山东的价格都被重庆抬高,甚至抬高了五六倍。也许可以这麽说:历史上恐怕还没有一个树种激起过近似银杏树的疯狂。

令人不胜感叹的是:这种因薄熙来而一哄而起的疯狂,也因薄熙来一哄而散。薄熙来下课是在2012年3月,就是在这个3月,也许前后最多只差了几分几秒,银杏树的疯狂即刻在重庆落幕。

寄语重庆家乡人:种活了的银杏树就不要再毁掉了。银杏树没有疯狂,那纯是人类的疯狂。

2013年5月14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