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每一个错误都要付出代价

这些天最热的新闻,莫过于富士康接二连三发生的不幸跳楼事件,乃至朝鲜半岛的剑拔弩张也在这样沉痛的气氛下失去了“新闻价值”。其实富士康的悲剧,归根结底还是政府的失职。

一个国家有多富,一个民族有多强,不是看它在福布斯上占据了多少席,而是看它的草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低工资、超时、超强度劳动,这是国内制造企业的普遍现象。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的血汗工作还有人前赴后继地去做?这折射的不是一个企业的良知缺失,而是政府的管理和保障体系的缺位。

这和楼市很相像──为什么城市里的白领们要掏空全家几代的积蓄去买房?因为政府的失职导致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有公租房,如果公租房的体量相当于现在的经济适用房,如果公租房可以解决落户和上学的问题,我相信人们也不是一定要买房的。保障的缺位,把所有的住房需求逼迫成了购买需求,导致了供求关系的失衡。

保障的缺位似乎成了我们经济发展中的魔咒。政府总是要在问题严重到了相当的程度,才会去做本来应该预先做好的事情。而且在纠错的过程中,政府还总是想什么代价都不付,又可疑地瞻前顾后,亡羊补牢也不肯到位。目前楼市的政策就正是如此。其中的反复、犹豫,隐约可以感觉到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

楼价依然居高不下,万科打个98折也被广泛报道。空方和多方都迫切地需要一些强心针来给自己打气。政府各部门此时却开始唱起了对台戏,今天你反驳我,明天我辟谣你,显示出决心的动摇。这份动摇又给了开发商和楼市投机资本以希望,试图用死扛来守得云开见月明。

事实上,即便中央不再出台新政,以目前的政策局面,楼市也无法上涨了。就开发商而言,融资被否、股价暴跌、销售不畅、土地款周期变短和囤地受罚等各种因素都决定了其下半年的日子不好过。尤其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这样的成绩是无法交卷的。而在购买层面,信贷收紧、门槛和利率提高,使得投机资本即便有心入场也难以运用信贷四两拨千斤。同时同城、异地限购的各种政策也挤出大宗买单,使得炒楼成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

形势已经变成了to be or not to be。在富士康的问题上,要么是企业,乃至国家付出代价,要么是工人付出代价。在楼市的问题上,同样变成“国PK民”的局面。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决策失误,管理缺位的后果?我们总是能够很容易看到国家遭受的损失,而对分散到个人身上的代价熟视无睹。但是让个体付出代价恰恰是最最威胁国本的!富士康一个员工跳楼,可能意味着三个农民家庭失去依靠!城市一个白领凑齐首付买了房子,可能就意味着四名中国老人失去了生活的保障!这样的代价如何衡量?如何承受?

错误已经犯下,纠正迫在眉睫。要解决富士康的问题,势必需要加强对工人权利的保护,加强立法和管理。这些会引起中国用工成本的上升,最终体现在产品价格上,在国际市场降低竞争力。但是,是否因此就对工人权利的损害熟视无睹,来换取光鲜的8%和时代杂志的封面?就可以忍受让流水线扼杀中国青年工人的梦想,让房价扼杀中国青年知识分子的梦想?

这是一道并不太难的选择题。

(作者青青,新闻学硕士,曾经在媒体工作三年,后进入国际机构任职至今。专业是舞笔,兴趣是看房。因为不是职业房虫,不参与房地产倒买倒卖──缺钱,所以自诩为房地产票友。看盘10年,实地踩盘不下100,买房两次,参谋购房无数。愿与各位切磋看房心得。本栏目所述仅代表她的个人观点。)

本文内容归道琼斯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