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彩:防止“连环跳”要允许工人罢工

路透中文网专栏作家 张小彩/文

中国最近悲剧很多,进步也很快。 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新36条”(here)还余音绕梁, 最近又出了广东本田工人“罢工”的事件(here), 尽管由于《宪法》和其他法律没有明确赋予中国工人罢工的权力,此 “罢工”暂时还被媒体称为“停工”。

本周初,通过对话和谈判, 美国承诺“将以合作的方式迅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而作为名正言顺德市场经济国家,笔者认为中国应该鼓励罢工, 反对跳楼。

从某种意义上说, 罢工是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特征。首先,在法律上,罢工权被认为是市场经济环境下劳动者的基本权利,也是市场经济国家普遍承认的公民权。

而且,与跳楼相比,罢工呈现的实际上是更为和谐的社会形态。因为罢工表现出来的是工人合作和对话的姿态,展示的是工人对解决问题前景的乐观态度; 相反, 跳楼表现出来的却是“我死你活”的单方面、无言的对抗,体现出来的是工人对社会解决问题能力的绝望和放弃。

“N连跳”(here)让鸿海老板郭台铭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这压力不单来自舆论, 而且还有可能的经济利益损失。如果处置不当, 他很可能会失去来自美国的订单。苹果和戴尔们要求其供货商必须履行社会责任, 比如不可以雇佣童工,不可以让工人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等等。这些协议中恐怕不会具体到对“N连跳”的情况如何处理,但可以想见的是,耸人听闻的连续自杀事件,令这些国际巨头们颇感头痛。

为了解决接二连三的工人跳楼问题, 郭台铭可谓费尽心机,既恭请了除魔消祟、超度亡灵的高僧, 又引进了既讲科学又有人文精神人文的心理咨询师大军。但几乎可以肯定, 单靠这些, 没戏!

当一个青年每天像机器一样在生产线上机械地劳作12个小时,扣除睡觉的8小时,生活每天只留给他4个小时的时间洗脸、刷牙、走路、上厕所和吃三餐, 而他每年所挣得的工资还不足以买一个三平方米的厕所的话, 再高水平的心理咨询师也没有办法让他恢复对生命的热情。

郭台铭遇到的问题,其实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普遍问题。郭台铭们也有难处,按照产业研究者的说法, 近10年间, 在整个产业链条上,制造业所获取的利润已经从20%下降到了5%。要提高或维持利润, 只有降低成本和提高售价。 提高售价, 郭台铭们说了不算;而要降低成本, 机器、能耗等固定成本是不能压缩的,甚至说不定还得加速机器折旧,那麽,富有弹性的也只有工人的工资了。由于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组织可以代表他们与资方集体协商, 也没有被赋予在协商失败的情况下罢工的权力, 工人犹如一盘散沙,因此, 工人的工资和福利被制造业最大限度地挤压就成了最为可行的解决之道。

按规律,在十年间利润率逐渐降低的行业,资本应该会自发寻求产业升级,但是, 在缺乏制衡的工资分配体系和不适当的税收、 信贷、出口等政策的支持下, 这种制造业尤其是代工行业在中国不但能够茍延残喘,反而发展得如火如荼。

这些企业除了给中国带来了毫无幸福感的就业,面无表情的GDP和日益成为负担的外汇储备外, 就是为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奉献了数以亿计的廉价商品, 消耗了中国的资源, 污染了中国的环境, 却破坏了贸易夥伴的公平竞争环境, 带来了贸易摩擦和汇率争端。

目前相关部门已经把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列入了议事日程。 在这次的中美对话成果中, 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表述:“中方将继续努力, 增加国内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中方将完善国民收入分配格局,逐渐增加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

在市场经济国家,劳动者收入水平的提高,最主要的还是要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实现。 因此,建立劳资双方的协商机制, 并赋予工人在协商不成功时罢工的权力, 应该是一个重要的途径。

罢工是工人集体表达诉求的一种方式,是劳方与资方谈判地位的一个重要砝码,也是制衡资本和促使资本进行必要的产业升级的一种市场化的手段。试想, 如果几年前,郭台铭就在工人的压力下提高工资和福利,说不定这个代工之王早已另寻出路, 找到了利润更高也能给员工幸福感的发展方式, “N连跳”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罢工并不是洪水猛兽,很多出国过的人都体验过国外的罢工,从西方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来看, 允许罢工并没有引发毫无节制的罢工潮,相反却促进了他们的产业升级、缓和了劳资关系, 提高了公民的收入、福利和消费能力, 甚至起到了“安全阀”的减压作用。

今天看到媒体报导说,富士康计划把大陆员工的薪资提高20% 。我们希望, 下一次, 工资的提高通过谈判和合法罢工来实现, 而不是“N连跳”。当然,其前提是与罢工权相关的法律、法规尽快出台。(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