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传三中全会“重大举措” 揭习李新政谜底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在2013年下半年召开。从过去经验看,一中和二中全会主要集中在人事和机构变动上,而更深层次改革政策的推出很有可能在三中全会上提出。历史上,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而中共上一任领导人胡锦涛就是在2003年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上正式提出“科学发展观”理论体系的。

  
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国高层正在起草七大领域改革方案,涵盖金融部门、财政体系、土地使用权、生产要素价格、简化行政审批程序、社会收入不公与户籍制度等领域。上述改革方案预计将提交三中全会,在审议通过后,从明年年初起改革有望在多个层面展开。此外,本届三中全会关于政治领域改革,以及意识形态领域话语体系的建立,也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三中全会确定新政大方向
  
按照中共政治周期,每届党代会后的一中全会主要是讨论党内高层人士,二中全会则审议政府人事安排,三中全会才确定新一届中央政经路线。也就是说,即将于今年秋季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会基本上敲定新一届领导集体未来十年的治国方略和施政纲领,是一次制定改革时间表和路线图的重要会议。
  
纵观1978年以来的三中全会之议事日程,始终与“改革”须臾不可分。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否定了“两个凡是”,开展了“真理问题大讨论”,并指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党的思想路线的根本原则,使中国的焦点从内部斗争及革命转为发展和开放。随后召开的十二届三中全会,确定了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走出了计划经济的沉疴;十四届三中全会,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十六届三中全会,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概念;2008年召开的十七届三中全会,认可了被称为“新土改”的土地流转制度。
  
由此观之,中共第三次全体会议最重要。中国的十年政治周期亦证明,即将拉开大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会成为习李新政的另一个关键节点。各界争论不休的政经领域的改革大方向,也将在此次会议中浮出水面,揭开谜底。
  

三中审议七大领域改革方案
  
于5月6日举行的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在部署本年度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时,确定了加大改革力度的九个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包括行政体制、财税、金融、投融资、价格、民生、统筹城乡、农业农村、科技等 。17日,有大陆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目前七个由政府高层官员及政策顾问组成的独立工作小组正在起草改革方案,并预计将提交秋季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审议通过后,2014年年初起,改革有望在多个层面展开,寻求重大突破。
  
针对消息人士透露的高层意旨,包括巴克莱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李稻葵以及分析师常健等先后表示,不管是九个重点领域还是七大领域改革,财税改革和户籍制度改革等都将是优先改革领域。与此同时,2014年中国财政改革的目标应包括调整中央与地方的责权划分,降低整体税负,控制地方政府举债,以及推开服务业增值税和房产税等。
  
与陆媒透露七大领域改革同时进入公众视野的,是习近平亲自主持起草改革计划,以重振经济的消息。提供该消息的不具名内部人士表示,改革措施将针对利率市场化、户籍制度和地方财政体制改革。而早在任职已超十年的周小川再次续任央行行长之时,就有分析人士做出“十八届三中全会或出台金融改革计划”的推测,并称众望所归的周小川是主导制定这一改革计划的合适人选。
  
诸多迹象表明,经济领域的改革将是三中全会的一大看点,甚至是最大看点。

  政治领域改革不被看好
  
早在2013年4月,被视为中共文胆的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就曾透露,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习李政府将在改革方面有“重大举措”。至于此处提及的“重大举措”中可能包含的政治领域的改革,并不被外界看好。
  
俞可平虽然没有明确表示“重大举措”之谓何,但给出了一个大致的方向,即沿着邓小平路线前进,并表示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透过像广东乌坎事件的一类管治危机来推动。针对俞可平此说法,舆论普遍认为所谓的邓小平路线其实就是只改经济不该政治。更具体地来说,没有政治体制的根本性的变化,现在所谈的改革只能局限在现有的制度框架内,比如针对政府的机构职能做些小修小补。
  
之所以俞可平围绕三中全会将会迎来“重大举措”的说法能引起如此的关注度,除了三中全会本身的众所瞩目外,也与俞可平其人的身份不可分割。据公开资料显示,俞可平被视作中共体制内的自由派和中共的“御用文人”,并因《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等着作名噪一时。但粗略分析一番不难发现,俞可平着作中所阐释的民主局限于党内民主和基层民主的范畴。比如他在《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中,既提到了“民主是在人类迄今为止所有政治制度中弊端最少的一种……给予人们平等机会,实现人类的基本价值”,但也提到了民主的局限性,“民主虽然是个好东西,但不等于说民主什么都好”、“民主决不是十全十美的,它有许多内在的不足。”所以,由俞可平言论很难推导出“三中全会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有重大举措”,无疑是牵强的。
  
美国《时代杂志》也对三中全会上就政治改革有“重大举措”持消极态度。文章指出,尽管很多人期待习近平李克强上任后,为中国带来更具包容性的政治改革,但除了嘴上说说外,“自由”仍然不见踪影。再者而言,中国网络控制即社会维稳模式不断升级,加上中国大量的劳教所与黑监狱还存在,很难期待中国会出现政治改革的蓝天。

  意识形态领域或有大动作
  
据高层内部消息人士向多维新闻透露,三中全会除了政经领域的改革外,意识形态方面也会有大动作。比如建立一套全新的且复杂的政治话语体系,以主导社会意识形态和媒体舆论,进一步强化对民众特别是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的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教育。
  
此种论断有源可寻。就在高校盛传的“七讲七不讲”引发风声鹤唳猜想之际,重庆城乡委员会官方网站随即披露了一份正式名称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中办发【2013】9号)的通知,其中描述“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七个方面”。随后有关报道显示,该“通报”已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并已在中共内部进行大范围(据称为已下达至基层县团级)通报学习,包括重庆江津区、西藏广电系统、吉林辽源市委组织部(《辽源日报》)、河南安阳政协(《安阳日报》13日消息)、江苏省委等等。虽然类似消息链接很快失效,但还是被普遍看作是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前奏和试探性动作。而更大的动作,将在三中全会上开启。
  
除了中办文件中提到的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七个问题外,三中全会在建立中共政治话语体系的问题上或将更多地着墨于对毛泽东的评价,以及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的理解方面。一方面,习近平曾在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论述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有过言之凿凿的“两个不能否定”之说,随后迎来了带着中央议程设置的《光明日报》和《红旗文稿》的进一步强化。接下来,习近平或将借由三中全会的契机更系统地规范在这一问题上的官方腔调,以消解由毛泽东而起的诸多口角和派系之争。另一方面,中共愈加严厉的舆论管控将矛头对准了微博大V们,给出的说法也等同于“不合乎中共话语体系”。如何才算是合乎中共话语逻辑,只待三中全会逐一揭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