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万应届生面临最难就业季 多行业不景气减员

 就业难

  甘民可到现在还没有跟任何一家企业签约,这个高中时就已经有国家级发明专利的小伙子,是武汉工程大学高分子材料与工程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他实在不甘心随便找一家就把自己送出去了,尤其不想找到工作后不满意还要跳槽。

  他最近参加了两场招聘会,校内和校外各一场。校内招聘没有几家是适合高分子材料专业的,而校外的只招聘管理层和项目经理,要5年以上工作经验,他这样的本科生只能“望企兴叹”。

  甘民可的同班同学一大半都找到了工作,多是去做武汉周边工厂或者江浙、广东一些中小企业的技术人员。他的师兄师姐有一小半选择了考研,剩余的甚至改行去北京跑起了销售。

  甘民可说,他们专业相对好找工作,但是找到称心的还是难,自己是因为感兴趣才选择了高分子材料专业,现在如果为了就业就改行,他实在不愿意。他要在保证本专业不变的情况下,希望找到精细加工或者研究新材料这样的单位,他的梦想是去企业研发部门和研究所。

  2008年高中即将毕业时,他发明的一种裤子就拿过国家颁发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大学二年级时,他跟同学一起创办了大学首个发明创新协会,并担任技术部长。现在他还在构思两个要申请专利的项目,一个是类似气球能伸缩便携的水袋或者水桶,另一个是类似泡沫塑料的合金板材,适合航空航天领域耐高温需求。

  可是现在临近毕业,他已经来不及完善它们并申请专利了,他必须面对就业问题,但首先看到的却是各家企业裁员的计划。2012年公布年报的1662家A股上市公司,减员的公司有548家,占比为32.97%。其中,15家企业裁员幅度超过50%,减员超过万人的不在少数。最近,奇瑞、华润涂料、新浪等他熟悉的公司也被爆出了裁员计划。“产业不景气,就业就没有基础了。小企业早就开始裁员,只是不被关注,大企业现在也有减员的需求,但是因为太受关注都谨慎行事。”中国三星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刘金贺说。

  李华所在的山东轻工学院虽然是金蓝领基地,但是今年的经济形势和企业形势也不那么乐观。李华说,集装箱生产企业往年都是焊接专业的接收大户,今年却招聘很少,今年很大的变化就是每个来招聘的物流企业都设定了人数的上限,仅仅需要补充20个名额。“原来有多少要多少,这是非常大的变化。出口型的企业尤其不好,需求很少。”李华说。

  不景气

  不景气不仅仅是跟山东轻工学校合作企业的焦虑。国家近期公布的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已经是连续第14个月大幅下滑,4月份PPI下降2.4%,创去年10月份以来最大降幅,金属和化工行业降幅尤其大。

  中国三星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刘金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PPI持续下降说明生产不活跃,生产制造链条萎缩,工业品和大宗商品生产商盈利、偿还债务以及按时向供应商付款的难度加大。表现在钢铁、煤炭、玻璃、铝、光伏、水泥这一系列中国主要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

  “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需求不旺,7月份到了大学生毕业的时点,企业虽然没有减员,国有企业有社会责任在这,不可能减员,但是他们的工资已经受到影响。”山东钢铁(1.99,0.03,1.53%)董秘办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原来效益好的时候,可以全额拿到绩效工资,但是现在生产销售指标完成不好,就要扣绩效工资了。等于现在大家工资被稀释了,因为要养活更多的员工,下属集团公司虽有招聘计划,但是要的人不多。

  马钢股份(1.92,0.02,1.05%)证券事务代表胡顺良也表示了相同的观点,目前大的经济形势不好,企业目前也是两难,一方面产能过剩,企业效益不好,另一方面物价在不断上涨。作为国企,不能减员。兖州煤业(15.12,0.73,5.07%)证券部工作人员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近期不仅工资降了,不同岗位降低的幅度不同,而且能够明显感觉到的,是企业正在“控费提效”,比原来严格多了。

  煤炭专业是山东科技大学的特色专业,往年都非常好分配,煤炭企业原来照单全收,但是今年企业也开始精挑细选。山东科技大学主管就业的副校长王志刚说,今年确实是毕业生最多的一年,山东科技大学也增加了数百人,青岛9万多毕业生比去年增加1.5%左右,“山东能源集团、兖矿集团等煤炭企业,今年变得挑挑拣拣的。铁路、建筑类的专业也受到影响,要的人数减少”。

  王志刚说,订单培养的学生,受到非订单学生的竞争,面临饭碗被抢掉的风险。今年经济形势不好,企业给出的起步工资不高。往年行情好时起步工资在3000元左右,今年一般只有2500元左右,文科不到2000元,所以学校今年特别强调,毕业生降低就业期望值,先就业再择业。

  择业与跳槽

  不过,在人力资源公司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青岛汉太林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聂忌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大学生还没毕业,就已经埋下跳槽的伏笔,就是为了就业而先就业。在他看来,除了国家机关公务员、事业单位、大型国企,相对比较稳定外,民企企业员工跳槽率都比较高。“目前毕业生就业有两个严重的问题,一个是到底月薪是拿1500元还是2500元的问题,一个就是签约率数据水分的问题。”英讯总经理初殿松认为,以青岛为例,2500元的工作不好找,1500元的工作很多,但是不愿就业,因为高物价和高房价,这样的薪资水平不能让毕业生觉得有保障。

  另外,毕业生头三个月是否在职与后三个月是否在职是两码事。真实情况是,目前1/3就业的毕业生,很多处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情形,毕业工作一年后还在一个单位呆着的,比例不会超过40%。“往往是就业时感觉2000元的工作还可以,但是工作之后,对2000元钱不满意,就又跳槽了。”初殿松说,这是他们做过调查后得出的结论。

  不过,来自企业人事经理的消息显示,大学生就业的服务业领域多是中小企业,跳槽率是非常高的,经常能看到一个企业在一段时期不断招聘同一个岗位的情形。

  较高的跳槽率,让企业很受伤。初殿松说,100个老板你问他最头疼的事情,肯定是人员的问题,目前职工与股东之间,没有共苦的想法,涨500元就会吸引人跳槽。“中国企业的跳槽率远远高于日本和欧美,这是对于经济的最大伤害”。

  但初殿松也指出,毕业生选择跳槽,要求工资提高,并不是因为自身的能力问题,而是现实问题,即拿不到这个工资怎么活的问题,这是社会让个人面对的生存压力,现在却都让企业承担了。“矛盾都给到了企业,如果养老医疗、子女上学和住房问题这些基本公共服务问题,政府和社会都解决好了,企业就会轻松多了。”他认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