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滨:改革为什么总是让人如此心寒

三十年前,改革曾一度让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举国欢腾。这三十年,尽管我们党和政府的每次重大会议都在向人民向世界昭示着改革的伟大成果,昭示着改革的伟大胜利。但回过头来看,我们的人民对改革又是怎样的一个心路历程呢?人民对改革从最初的热烈拥护到反映平淡,再到人民对改革噤若寒蝉。这样的改革算成功吗?我想,这千秋功罪,后人自有评说。

正像民坊间所流传的那样:“房改让老百姓住不起房,医改让老百姓看不起病,教改让孩子上不起学”。其实,对于改革,它给人民带来的影响远不止这些。企业改革还让工人下了岗,变成了游民,工资改革让老百姓喝了汤,物价改革让老百姓瘪了口袋。可以说,三十年前时髦的“改革”口号,已经成为盘剥和掠夺老百姓的遮羞布。从某种意义上讲,如今的改革,不但已经变成专制的代名词,也已成为权贵盘剥和掠夺的工具,它使强取豪夺合法化,让人民有苦无处诉,有泪无处流。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我们的当政者没有很好地从政治制度上反思给人民带来的一次又一次灾难,不是把人民的苦难归咎于自然灾害,就是将国家运行管理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归咎于某些领导者。在计划经济时代,当政者没有认识到自身在经济管理上的不成熟,甚至不能客观地承认自身在经济管理上的无能,更没有认识到经济管理上的规律性和科学性。各级执政者,在经济管理工作中过于迷信上一级的指示精神,把这些指示,简单地运用到经济管理工作中,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圣旨,坚决地服从和执行。这种所谓的执行力,由信奉到崇拜再到依靠依赖的工作理念,不去钻研具体问题,而是一层压一层,成为我们政府工作中的庸人信条。这也就是我们常常在重大问题或困难时看到听到的:“只要坚定地跟着党,依靠党,就一定会取得伟大胜利……”表面上看来是党和政府在处理问题和困难时的决心,但实际上也使经济管理工作简单化,忽略了经济管理和经营中的地域所形成的自然差别和人际差别,把经济工作、经济管理仅仅是当作一项政治任务在执行,唯上级指示精神是从,从而给国家的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从而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我们常看到,上级领导到哪考察,看某种经济作物好,不管其它地方的自然条件是否允许,四处推广;看到某个企业的管理模式比较好,有效果有效益,也不管这种管理模式架构历史渊源等是否与其它企业的生产经营相适应,一律要求推而广之。久而久之,这种逆规律而作的行为,导致了各地经济和企业经营普遍地举步维艰,效益无从谈起,更别谈发展。从而产生了惰性,出现了人们所说的大锅饭。无疑,这种体制这种管理模式是难以为继的。问题出现了,又把责任归咎于个别的一些领导者身上,而后果则由广大的人民来承担。

改革是精英掠夺的工具和代名词

我们的人民曾热情洋溢地欢迎着改革开放,但不久便发现,这些改革,都是利益的博弈。作为老百姓,因为没有话语权,所以这改革的种种板斧,永远都是砍到自己身上的,痛是需要自己承受的。没曾想到的,却是此没完没了。

改革,使我们的人民群众赖以生存的工作没有了。由于政制和体制性的原因,导致了我国大面积的工厂经营不善,更由于管理者的懒惰和无能、技术落后、设备陈旧等等,造成了产品质量不合格、产品积压等一系列问题都归咎于计划经济,根本就不了解导致亏损的深层的原因,更加不敢一针见血指出当前的社会问题是政策性、结构性的错误,而是简单归咎于工人,最终归咎于广大民众。于是改革开始了,什么兼并,什么重组,城头不断变换“大王旗”,原有的政府和工厂管理者们,干得好不好都是社会主义的“功臣”,或升或迁,一个个都养了起来。而工人,则纷纷下了岗,不但失去了生活保障,也失去了医疗保障,退养保障等,许多人甚至连一点微薄的破产补偿都得不到,都让那些官僚们以各种借口瓜分了。那些下岗工人们,也就只能如那那个短片中所描绘的那样,在风雨中悲情地唱着:“看人生豪迈”,然后一切“从头再来”。

这几年绝大部分国有企业的改革,将原来的职工视作改革对象扫地出门,几十年的辛勤工作、默默奉献竟然全部打水漂,视而不见,很多为企业奉献几十年的企业干部无可奈何地感叹:“工作岗位就是稀缺资源,即使你有再好的业绩、再好的群众基础都是白搭!你把企业经营好后,利益集团一定要把你撤掉,让他们的皇亲国戚来捞一把!如果你干不好,更要换你。相反,利益集团的皇亲国戚如何亏损也无所谓,反正捞一把就走”,话语权掌握在利益集团手上,无论干好干坏都要撵你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些年“招聘”进来、担任要职的都是权贵利益集团的皇亲国戚!

世界各国领导人都以解决国民的就业岗位作为自己的责任,他们的国情报告都以增加国民就业岗位作为政绩显耀,而我们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自称代表人民最根本利益的政府竟然不顾我国的最根本国情,提出“减员增效”的方针,于是乎,过去十多年,中国社会的改革推行的“减员增效”,实际上“减员”的都是普通劳动者、其中不乏默默地忠诚奉献的老实人,留下来“增效”的很多都是利益权贵、或其皇亲国戚!这些所谓“改革”从来不提“以人为本、实事求是”,各地区、各单位张口解放思想、闭口改变思路,几乎无一例外地以“改革”为名将异己推出单位大门、推卸包袱,以利于自己收入最大化,或者腾出岗位安排自己的皇亲国戚!如此的改革将巨大社会矛盾推给我们的社会!我们不禁要问:如此改革,我们减什么员?增谁的效?最终受到损害的是人们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损害的是我们社会的安宁!

不可否认,在改革的初期,我们老百姓也感受到了改革带来的一些好处,比如说住房医疗教育等一系列方面的条件得到改善了。但很快成了过眼云烟,社会福利成了一部分人的福利,社会发展的成果成为一部分人专享的特权。

如果说计划经济时代,人们住不上房,或者说住不上好房子。那么,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市场经济了,人们依然住不起好房子或者说住不起房。因为,现今的房子,早已失去了安居的功用,成为有钱人投机炒作的商品,成为空中楼阁。杜甫一句:“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多少年来一直成为天下所有寒士们梦寐以求的向往。今天,我们不得不对此重新注解。因为,今天我们才知道才懂得,即便有了广厦千万间,天下寒士也未必住得起,只能望房兴叹。计划经济时代,人们看病还能报销或者能报销一部分,即便自费,医药费用也比较低。那时,我们虽然不富有,但少有因医而致穷的。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大部分人都进入了医保系统,但看病仍是件艰难的事,因为在琳琅满目的药品架上,能报销的只是很少一部分,大部分药都成了自费药,且有些药品和用具不但是暴利,简直就是天价。再由于医疗系统经营的功利性,以及医生道德水平的普遍下降,医药之间相互勾结,让老百姓无法承受现今的医疗保障。

计划经济时代,人们上不上大学“无所谓”,全在个人意愿,在个人对知识的需求。谁都知道,知识的学习也是需要天分的,尤其是对那些专业性很强的高精尖的知识,并不是谁都能掌握的。我们大部分人,也只能掌握或具备一些基础的专业知识,“术业有专攻”理也在此。一句科教兴国使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从过去的一味地否认文化教育到现在一味的把文化教育当做兴国“万金油”,不能不说是一种民族悲哀。过去,即便我们当工人,虽然是辛苦一点,工作生活也还能过得去,也不会感觉低人一等。从许多资料上看,即便是现今发达的欧美,当个工人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当好了一样可以衣食无忧一样,一样可以和那些白领们平等地共享社会福利,共享社会进步成果。而现今的体制,现今的教育,一方面大学生们找不到工作,另一方面用工单位找不到人,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不管哪个单位,许多在职职工,本来就不过初中小学文化程度,非要去弄个大专本科文凭,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将民众往疯里逼的体制。现在的社会,不管你有没有对知识认知的天赋,好的赖的都上学了,可结果又怎么样呢?我们花费了大量的钱财送孩子上大学,换回来的一纸文凭,却连当工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即便工作了,连个身份都没有,连个最起码的社会保障都没有!

人们猛然发现,种种改革所带来的好处不仅与自己无缘,甚至成了权贵们掠夺的工具,使掠夺合法化。

改革难道只是喂饱了一群权贵?

那些权贵,不但房子占据着一套又一套,就连经济适用房、廉租房也不放过,而真正需要住的老百姓是很难住得上,大都被那些权贵们用来养情妇,或倒卖套利。报章、网络爆料的许多宝马奔驰在经济适用房廉租房住宅区进进出出还少吗?那些权贵们,一边成天介的泡在酒店舞厅等娱乐场所,一边又长期包住着干部病房保养着。而老百姓依旧是病不起,甚至是死不起!那些权贵,不学无术,却借着教改的春风,一个个泡在会议上,酒店里,却上了大学,变成了大学生,戴上了硕士、博士的帽子!

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分化。这种分化,不只在于贫富,更在于权贵们对收入分配对社会福利和保障的种种特权。一些政府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的管理人员、工作人员,都按照职位享受着不同层次的社会保障和退养保障,且享受着各种各样的特权。

90年代,我在银行前台,多年不见的原市委书记来到银行,拿出一沓子存折来,让我区分一下是哪个折子是什么单位发的工资折。我说怎么这么多折子,怎么不将不用的消掉。他说:都有用,这是不同单位发的工资奖金等折子。看我纳闷,他解释道:当年他从企业的党委书记调至市委担任市委书记,当时有个政策,为鼓励一些企业人员管理人员到政府或一些其它单位工作,凡副处级以上企业管理人员调至政府或其它单位后,仍可享受原单位的工资奖金及福利待遇。而当他调至省人大担任财经委副主任时,也按此政策享受了原企业和政府的各项工资奖金和津贴等福利待遇。也就是说,从企业到地方政府再到省政府,他同时享受着三份工资奖金和各种津贴。 这是厅局级领导的工资福利待遇,那么省部级,总理副总理级以上的呢?从一些资料上看,他们享受的各种福利待遇,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欧美国家的那些政府官员恐怕自愧不如。

我们的权贵们,为了搞特权专享特权,操纵人大,胁迫政府,借助于改革,巧妙地经济生活中搞起了所谓的双轨制或多轨制。住房,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依旧享受着福利分房或以极低的价格买入,成为私产。那些口口声声执政为民廉洁行政的官老爷们哪个不占据着几套豪宅。而我们老百姓呢,只能到房产市场上让他们宰割的份了。收入,每次工资调整,那些权贵们一涨就是数百数千,而老百姓只是区区几十元而已,就这,还得看你所在的单位有没有能力给你,社会上所谓的“空调”一说也在此。即便涨上了,也很快就会被市场上的通货膨胀所淹没,甚至入不敷出。福利和特权的消费,则更是权贵特权阶层巧取豪夺的代名词了。

欧美国家的政府官员们,社会是不能允许他们利用手中权力给自己涨工资涨福利的,我们的官老爷们想给自己涨就给自己涨了。无疑,他们就是当今社会收入分配不公的始作俑者。

前几年,车改轰轰烈烈,自从数年前大庆的车改开了先河,各地的车改便如火如荼地开展了起来。那些有单位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的老百姓一月车改补助一二百元,那些县处级领导一月的车改补助则三五千元。对于县处级以上的领导们,那就更别说了。从一些资料上看,他们的福利待遇和特权消费,看了的,恐怕只恨青烟怎么只冒在他家祖坟上了!他们所享受的福利和特权,让欧美发达国家的官员们也汗颜!欧美国家官员享受的福利和特权只到他在位之时,而我们这些官员的福利和特权不仅可以享受到他死,有些甚至可以传给子孙。他们享受的福利和特权来自于哪?还不是广大人民群众税收吗。这就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党?这就是口口声声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党?

三十年的改革,我们老百姓的工资有多少呢,最低生活保障又是多少,最低工资又是多少呢?前些年,人们给改革的评价是分赃,现在则给改革的评价是抢!是掠夺!并且让你看起来合理又合法,让你无话可说!

有说,那是你不幸,没呆到好单位,那些呆到一个好单位不就很好嘛。前几年网传某地电力部门抄表员,年收入十多万,一些银行员工平均收入三十万,某地石油企业过年过节发奖数万等等,舆论哗然。于是,也由此兴起了一系列对电力、银行、石油、电讯、移动等行业收入过高,社会分配不公现象的声讨。但不久就引起这些热门行业众多员工的晒工资行动,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工资收入远没有社会上传的那么高。事实上,网上流传的这些国有垄断或热门行业过高的平均工资,也绝不是空穴来风,也不会是杜撰,是一些“有心人”根据单位的总工资支出平均而得出的,员工们纷纷喊冤,那钱到哪去了呢。

机构臃肿,人浮于事

最近,各大网站公布我国的行业收入差距达15倍。那些被称为高收入行业的员工们再一次哗然。

现今社会,大凡热门一点的单位,无不表现出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的状况。前几天一篇文章爆料,说现在的大学,整个一个官僚系统的翻版。校长一走廊,院长一礼堂,科长一操场。这,也就是当今社会许多政府部门热门行业官僚系统的写照。我们工行也无出其右。我所在的工行是一个二级市分行,许多部门,一个部门六个人,就会有五个是经理副经理,一个部门四个人,最起码有三个是经理副经理。什么经理,副经理,正经理级的副经理,副经理级的检查员、辅导员、巡视员、科员,凡此种种名目繁多。海宁市工商银行(处级),员工不过二百来号人,行长副经理级管理人员达80来号人。而我们临近的一个市分行(处级),员工不过三十来号人,行长副经理级管理人员达二十来号人。 听朋友说起省分行营业部(处级),说每次全行开大会,办公室主任都非常头疼,偌大的主席台,一排坐不下,两排又不知道把谁安排在第二排好。老说要干部能上能下,这也就是当前社会,这就是我们一次次精简机构的结果。

07年的工资改革,从总行到基层员工分二十五个级次。工行的董事长年度总收入为130万元人民币;工行总行行长级的年度总收入为100万元左右,总行长长杨凯生的年薪为125万元人民币;工行各地省市的分行行长(相当于公务员的局长级)年度总收入为70万左右;工行一级支行行长年度总收入在40万元左右,(相当于公务员的处级);工行二级分行、一级支行行长年度总收入在40万元左右,(相当于公务员的处级);工行的2级支行行长原各分理处的主任(相当于公务员的科级)年度总收入在20万元左右; 工行的基层部门的小组长年度总收入在10万元左右;一般员工的工资年收入也就五到六万元左右;而许多处于银行一线的所谓的劳务派遣工年收入也就在一万五到两万元左右,极个别也只能在三万左右。

工资改革初期,由于将基层员工的级别档次定得过低,一些员工纷纷找领导们论理,但由于这种改革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加之这些基层管理者软硬兼施以及按人事部门给每个人出具的改革后工资绩效多少也涨了一点点,极个别老员工或连续几年先进工作者的工资加绩效在改革后也可以和副经理们拿得差不多了,人们一看带头的人不吱声了,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但没过多久就发现,员工们发现除了工资有了一点微小变化,总体还是没有增加多少,即便那些个别的老员工或连续几年先进工作者,原来想自己会拿得和副经理一样,后来发现者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你作为员工只能参加员工的绩效考核。原来他们在工资改革后,在省分行备案的是一套工资绩效分配方案,然而在下面仍然沿用工资改革以前的绩效考核办法。这样,工资改革后省分行给增加的部分全都落到了这些管理者身上!那些管理者的收入自然而然地成倍地增加了。一个经理副经理,比一般员工高出0.8-0.9的系数,发放的绩效尽然比员工高出2到3倍!那些管理者们,他们的考核永远是满分。而员工,不管是你的工作性质能不能反映出绩效,总能以这样那样的办法考核让你少一块。即便这样,许多员工到账的绩效仍不都是自己的,一些管理者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借口,让员工吐出一大块!

一次,我听说海宁工行各项任务指标完成情况不错,绩效发放也还不错。有一天,遇到该支行一同事,我开玩笑说:“听说你们的绩效发了不少,请客吧?”该同事不悦地说:“什么呀,忙死忙活,听起来不少,实际上发的要少得多,机关科室协作部门帮着完成任务的要扣去一大块,机关一些‘有脸面的’的任务,打个电话,我们就得给人开单子,帮人家完成任务,考核了还得把这一块扣掉。就这样,考核完的钱打到卡上,支行长还得扣一部分回去。不是说那个任务是他单独完成的,需要提出来,就是说为完成任务花了不少钱,要大家摊,或者说要为今后的任务完成提留经费。总之,名目很多。”银行系统的人都知道,现在的银行,为完成各种任务指标,每年给的各种名头的费用、礼品或纪念品等不少,可以说已成为当今社会腐败的黑洞之一。就这样,这些管理者还要在员工身上榨,基层员工的境遇可想而知!

这是工商银行公开的工资改革方案,也是工商银行07年工资改革实施的员工收入分配方案。从一些资料看,欧美企业的最高管理人员的工资与员工工资收入差距在5倍左右,我们达到了多少呢,近三十倍!这还是公开的收入,不算黑色收入。可笑的是,我们的工资改革方案恰恰来源于美国某人力资源公司的运作!而从一些资料看,我们有些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与员工收入差距近100倍!总有些不良的专家,一次次地抛出行业收入差距这个炸弹来混淆视听。从一些资料看,各行业一般员工的收入差距相差不多。当今社会的差距重要表现在哪?在企业管理人员与一般员工的差别!

近期,工行嘉兴市分行因一些业务的上收下划,又一次进行机构改革,动员机关一些员工到基层担任支行副行长等职务,但报名者寥寥无几,我问一即将无岗位的同事:怎么不报名参加支行副行长竞聘?她说:去干什么?去加一层盘剥?你看那些支行长有几个“好东西”,既要给市分行领导们请吃请喝和送礼,还要给客户吃喝送礼,他们自己身上又多少沾染着吃喝嫖赌的恶习,钱不从你身上扣,从谁身上扣!这种现象,与社会上看好的石油、电力、电信、移动等热门行业的朋友们聊起来,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如此矛盾是我们社会体制性问题

改革,不但使老百姓对社会生活和工作失去了信心,也毁掉了一代人。由于各行业为了加强成本控制,几乎扎紧了进人这个口袋,招工也成为了特权。80后的青年,可以说生不逢时,他(她)们除极个别因出类拔萃者或家庭背景因素有幸成为公务员,或成为企业事业单位的正式在册员工,大多数人则学校毕业就遇上企业改制,就不再招正式工,他(她)们起初被招为临时工,后来因社会保障等一系列问题的出现引发《劳动法》的修改。这样,我们的企事业单位又变着花样将他(她)们转为劳务派遣工了。

他(她)们虽然也是各行业就业的职工,但由于身份原因,不能停直腰杆做人做事,稍有不慎便成为单位的替罪羊。近几年媒体曝光的一些诸如城管打人、钓鱼执法、非法羁押以及企业一些重大责任事故等等,种种不光彩事件,最后责任全都推到了这些所谓的临时工或劳务派遣工身上。事实上,他(她)们的境遇是非常可怜的,干一样的工作,甚至干最累最脏的活,有的还被当枪使着,拿的却是最少的钱,享受的是最低的福利保障,甚至有些干脆连没有保障(许多单位在缴纳三金是让员工自己交)。即便这样,一年到头兢兢业业地工作,别说连晋升的机会都没有,常常连先进工作者都轮不到自己头上。

年初,工行的一位劳务派遣工与我聊起来,说自己吃苦耐劳,完成的工作量和各项任务指标在市分行都是领先的,本以为今年的先进工作者是自己的,没想到支行领导为平衡关系,给了别人,心里面沮丧极了。许多在生产企业工作的80后女性,她们的境遇更是令人悲哀,缺乏最起码的人性尊严。我市是一个以皮革经编为主的新兴城市,企业内正式女职工都因为年龄或减员因素回家了,补充进去的都是一些80后女性,常听说一些工段长甚至班长要哪位女性“加班”就得“加班”,如果不听话不服从,小则马上更换到脏苦累的工作岗位上,大则要不了几天就会找借口让你走人。其实这种现象,各行各业普遍存在。近期媒体曝光的政府、事业等单位几起女性陪酒死亡事件,几乎也都是80后。

工商银行虽说是国有大型企业,在世界排名也居前,但在用工方面也和其它企业是一样的。总行出于成本考虑,十多年来所进正式在册员工屈指可数,基层行出于营运的需要,不得不自行从社会上招收一部分人,这些人,大部分为80后。她们虽为独生子女,但大多也还勤奋好学积极肯干进取心强。但她们又由于从小在独生子女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加之当今社会舆论导向的影响,不可避免地追求着享受型的生活。古人云:“无恒产者无恒心”、“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他(她)们别说没有恒产,连最起码的工作保障都没有,除个别靠关系在比较轻松的岗位,大多常年奋斗在一线柜台,干的是最累的活,拿的是最少的钱,三金自己交,福利时有时无。这种境遇,在现今的体制下,在现今的舆论导向下,怎么去知礼节、知荣辱!

这种改革,给社会带来的不良后果也逐步显现,近期媒体频频报道民工荒,招工难,报道我们的产品出口是贱卖,是欧美国家对我们的掠夺,还有报道黄赌现象屡禁不绝现象。如此等等,无不透视出改革带来的种种无奈。

试想,如果企业给了那些“民工”一个合理的身份,他们还会像盲流一样到处找工作,企业还需要像流水的营盘一样到处招工找人吗?欧美国家,一件产品,在企业可以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潜心生产,他们的产品能不是精品吗?他们的商品能没贵的理由吗?我们知道,社会的安定源自人们在社会中的被认可,礼义廉耻源自于衣食足,也就是社会保障的完善,我们的政府给了吗?

我常想,那些一个个在电视媒体前表现出爱民怜民的父母官们难道对此一点不知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3年5月20日10:02 | #1

    共匪集团就是一堆臭狗屎,他们等着最终的命运吧

  2. fish
    2013年5月20日10:08 | #2

    一堆巧取豪夺,罔顾国民利益的臭狗屎的最终命运可想而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