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渔霸这个问题短期内无解

跟朝鲜谈一点意义也没有
这事得和丹东的老板谈

朝鲜?那不是海盗,而是家贼,和中国黑社会渔霸勾结的家贼。
朝鲜方面的海上执法力量,和中国丹东的黑社会渔霸勾结,拿本国的渔业资源卖钱。
丹东的渔霸负责给其拉客户,垄断这一海域的海上捕捞权,双方构成利益共同体。
作为交换,朝鲜执法人员充当了丹东黑社会的打手,帮助其收拾不服从现状的渔船。
朝鲜海上执法人员甚至会把本国的一段海岸戒严,然后让中国渔船过来作业,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
上次也是扣押了不听话的一艘大连渔船(骑线作业),事情闹大了,丹东的渔霸出面沟通,朝鲜方面放船放人(没交赎金),这次事件如果不出意外,大体上也会照此办理。

如果把丹东渔霸打掉了,丹东当地的渔船也就没了越境捕捞这个生计。
因为渔船数量太多、捕捞强度过大,中方一侧海域渔业资源基本上完蛋了。
这也是丹东的渔霸赖以生存的资本和保护伞。

这就是黑社会的生存之道,不是级别问题
他们让你觉得很恶心,但是又不是完全没有存在的价值,就是这样
直到某一天,他们赖以生存的利益格局被打破了、或者消失了
有的黑社会醒悟得早,金盆洗手、洗白了当良民
剩下还没开窍的,就被当成典型、打掉

你放心,这种根深蒂固、能够和朝鲜方面勾结的黑社会,脑子清楚得很
他们本质上是生意人,只是在捞偏门罢了
事情闹大了,他们很清楚问题的严重性,他们甚至有可能自己掏钱捞人
万一事情真的不可收拾,这门生意也就完蛋了,对他们没好处

朝鲜边防早就把手里各种职权当发财手段了
陆地是收受越界的贿赂,甚至越境偷窃抢劫
吃不饱是没有所谓尊严和荣誉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 把事情闹大了 是怎么闹大的
如果不想交保护费的 “渔船刁民”越来越多
都学会了把事情闹大
这个黑社会勾结朝鲜军人的链条也就断掉了
然后就是朝鲜的鱼烂在海里
中国的船也不能过去捞
在家里没活干
大家都没有好处了
不知道现在 三家怎么 分好处的
如果过去打一船鱼 能挣100块 打鱼的 黑社会 朝鲜军人 三家各分多少?

现在的局面,最好的结果是中朝两国政府能签一个渔业协定,把这种捕捞作业规范化管理。
但是,以朝鲜内部的情况,这是做不到的,根本摆不平各方的小团体利益。
对于中方来说:政府层面,以朝鲜糟糕到极点的信誉度,脑子坏掉的人才相信朝鲜官方;民间层面,如果签署了渔业协定,也就没法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地在朝方海域甚至滩涂捕捞,也不爽。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种灰色状态运作会持续下去,丹东的黑社会渔霸继续和朝鲜的执法人员勾结捞钱,直到某一天发生了某种极为重大的变故,终结了这门生意为止。

你端掉一个渔霸,利益链条依然存在,还会出现新的渔霸,因为中国政府是不可能自己出面去和朝鲜执法人员合作、继续维持和管理现有的灰色捕捞秩序的。
你觉得是一个已经做了20年“生意”、在中朝两国树立起“品牌效应”、做事情有所顾忌、还算守“规矩”的渔霸好,还是冒出一个新的愣头青好?
说得难听点,老渔霸已经差不多赚足了、喂饱了,吃相还不算太难看,做事情也还算有分寸;换成一个饿得嗷嗷叫的愣头青,勒索渔民更甚、这片海域也将变得更不安全,出事情了、责任算谁的?

没响枪、没死人,事情闹大了以后渔霸自己居中调停促使事件和平解决,朝方无条件放人——你觉得呢?
换一个新渔霸上台,你觉得能做到这个水平?
换成中国政府自己赤膊上阵,你觉得能够在维持该海域现有灰色捕捞秩序的前提下,做到这个水平?
纵然是政府自己赤膊上阵可以做到,其中蕴含的政治风险和腐败风险又该如何评估?
如果禁绝了现有的灰色捕捞秩序,你觉得丹东乃至大连的渔民能答应?

为什么渔霸都能在朝鲜树立威信
为什么中国政府就不能在朝鲜树立威信
为什么朝鲜敢对中国政府玩流氓却不敢对渔霸不讲信用

因为中国政府还没有烂透,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做起来很不划算。请你记住一点:“体面人”和流氓打交道总是有很多顾忌的,所以不得不默许白手套的存在。

你说说朝鲜水域的捕捞权卖出去之后钱哪去了

出卖渔权的收益?被朝方的小团体和个人私分了。
按照小道消息,向中方黑社会出卖渔权的是朝鲜人民军的三产部门,直接听命于金家,别说朝鲜地方党政机关,就连朝鲜中央政府都管不了他们。作为回报,这些人会向金家上供所谓的“爱国基金”(也有说叫“忠诚基金”的,称谓不统一),直接给美元或者人民币,这笔钱同样不在朝鲜政府的监管范围内。

供给不足需求旺盛,要么鱼涨价,要么出现黑市
现在这个黑市出现在供给市场上了,影响面小非常隐蔽,这次算是露馅了
端掉了渔霸,要么鱼价暴涨,要么会出现新的渔霸,要么就是先暴涨然后出现新的渔霸
所以说黑社会这种现象自有他的经济规律

上次类似的事件,各种记者就已经报道过了,不算啥隐蔽事件。报案的渔民显然也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反正那边朝鲜临时工也是黑吃黑,这边就干脆报被绑架,反正媒体一报道个别记者一煽情,肯定得有人来买单。

老婆说丹东近海的水产很少,难补到,都要到朝鲜那边才能补到

越境捕捞不是一天两天了
大黄蚬子只能朝鲜那边捕到

朝鲜人为啥不去捞呢?

捞了能卖到中国来?朝鲜普通人穷,搞不起船来捞,国家组织的,咱就不清楚了

朝鲜人穷,前几天在丹东坐船到朝鲜边上转一下,淘汰的东风、拖拉机在干活,一般都是自行车。碰到一辆金杯车,船主说是朝鲜的较高级官员在江边视察。江边有所谓“将军别墅群”,围栏是秸杆。

有个技术问题,按照朝鲜这种让人随便捞的态度,朝鲜那边的鱼几年可以赶尽杀绝?

鱼又没有国界,朝鲜的鱼没了,韩国的鱼可以游过去
天朝是太狠了,游过去一只就被灭一只,搞的鱼都进化成不去天朝经济区的习惯。

我们威海那边的渔民,我认识的就有被扣的,去了一般给钱就行,不过船回来基本就剩下空壳了,值钱的设备和渔网,全部被那帮孙子收缴了。不过话说回来,哪帮人确实是去人家海域偷鱼。

中方管理部门巴不得能够和朝方就这片海域的捕捞秩序问题作出正式安排。
问题在于,朝鲜方面摆不平内部的利益团体,中方政府对朝鲜官方没有信任,中方民间并不望把渔权问题搞得清清楚楚、打破现有的“灰色”捕捞格局。
希——所以,这个问题短期内无解。

怎么让他下次不再敢这么来。

那估计中国人自己上了,前两年浙江来丹东几条船搞走私加捕鱼,船主差点没把命交代在丹东。

有一个片叫战争之王,看了之后你就能理解有些事情政府不能出面,只能让一些“不法分子”代之出面

这次玩大了,估计这个黑社会要被打掉了
否则tg的面子上不好办,也正好把责任推给了黑社会身上
至于以后有没有类似的黑社会,那以后再说

很多时候思考一件事得先学会假设:渔霸很可能就是政府的代言人。在中国人要活的明白点才能出来混,黑社会如果没有政府背景,扫黄打黑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前面几个人,包括我所说的鱼霸是一个社会现象或者经济现象,而非特指某一个团体
就像明朝的汪直、禁酒令时代的美国黑帮等等
你打掉一个,经过一段时间又会成长起一个,在当前这种价格与供需关系下,黑市是不可避免的

因为渔霸这事是四家都赢、中、朝、渔民、渔霸
打掉渔霸,四家都输

渔霸这种东西其实就是政府的一个分支而已,以政府的控制力,根本没有四家这么一说,
实际上就是中、朝、渔民三家。三者利益有共同点,也有不一致,所以才经常扣船。

我在大连长大,多少见过一些渔民
绝大多数渔民(个体渔民)都很穷,破船一艘柴油数着用
文化程度低,工作量大,风险极高,作业方式原始
有出海遇见11级大风回不来的;有被20万吨油轮压到海里的……
出近海,没有鱼;出远海,没有命

去年8月1日到汕尾的红海湾玩
当天休渔期结束,没见到什么船,救生员说要过两天回来的船才多
目光所及处,只看得到几条小船在作业
说明大多数渔船不是小舢板,可以在海上过夜
第二天就起风了,不大,但不许游人下海
好多海产品还是广州一德路批发市场买过去卖高价的。。。

朝鲜是穷疯了。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还有一种情况是,中国渔船跑到人家那边去偷鱼,被人逮了。
去海边码头多呆呆,这种新闻多了是。这是被报道的,还有很多没报道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3年5月20日20:46 | #1

    这是典型的“政治经济学”案例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