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中国梦”真伪的一个五年

习近平的“中国梦”在“七不讲”及“九号文件”的意识形态风波中陷入“迷雾”,历史学家章立凡认为中国意识形态的管控反映出高层的博弈,博弈是否能出结果,在习的第一个任期就会体现,而年轻群体是政策的重心:“五年内不改,就不大会再改了。”

5月中旬,中国几家媒体报道称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中办发【2013】9号),吉林《辽源日报》、河南《安阳日报》都曾发文报道,但报道中并没有给出具体内容。而后,“九号文件”的相关报道全部消失,相关搜索结果也全部无法显示。有消息称该文件仅传达至县团级以上干部,由领导把关执行。而在新浪微博上掀起风浪的高校“七不讲”和“九号文件”在同一时间段传出,中国近代历史学家章立凡在荷兰在线的采访中表示两者或多或少有联系。“虽然“七不讲”的真实性无法证实,但“九号文件”的存在表明“七不讲”并非空穴来风,相关部门针对意识形态领域试探性地出台政策,见风向不对便马上撤回。”

目前网络上流传的“七不讲”版本最初由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和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在新浪微博发出,具体为“普世价值、新闻自由、 公民社会、 公民权利、 党的历史错误、 权贵资产阶级、 司法独立”这七个不能讲。但“七不讲”的内容似乎并未传达至每个省的高校,山东高校领导向荷兰在线记者透露并未接到相关通知。目前“七不讲”在新浪微博搜索页面被屏蔽,有关“七不讲”关键字的搜索结果也无法显示。

虽无法证实“七不讲”的真假,也不知“九号文件”的具体内容,但章立凡指出中国目前经历着一场意识形态控制领域的博弈:“这不仅是民间与官方的博弈,也是高层之间的博弈,这是意识形态控制的试探性阶段。”谈及意识形态下习的“中国梦”,章立凡认为现在还不是对习的态度下结论的时候,有很多地方仍值得玩味:“习刚上台时没有去延安、西柏坡,而是去了深圳,这传达出改革开放的信号;而后习又显示出一些保守的信息,所以究竟如何还需观察。习如果真想改革,一定会遭遇抵抗,选择不对就会重蹈‘前辈’的覆辙,所以如何实行,结果如何都是个问题。”

然而章立凡认为,判断习的“中国梦”真伪,有一个期限。“现在能确定的是,红二代内部出现分化,一部分人不同意现在的路线,内部的争论很激烈,争论是走向‘中国梦’的可能。然而这种争论不会一直持续,内部的争论是否能出结果就看习的第一个任期,五年内不改,就不大会再改了,然后就只能看历史的洪流带中国走向哪里。”

“不稳定”的中国年轻群体
一个有五年观察期限的“中国梦”也好,“七不讲”或“九号文件”也罢,这些意识形态领域信息的传达究竟会在中国民众间起到什么效果?在章立凡看来,中共高层渗透官方意识形态会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中国的年轻一代:“中国的年轻一代是在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而不是看新闻联播长大的一代,意识形态的灌输对这些年轻人并没有多大效果,习清楚这一点,所以习很重视年轻群体的动向。”

据中国媒体报道称,2012-2013年是中国“史上最难的就业季”。2013年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达699万,而截至今年3月,本科生的签约率仅为38%,比上届同期低8%。章立凡认为年轻人就业的无法保障很容易成为一个“不稳定”因素。“年轻人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接受度本来就低,一旦生活出现问题,就会走上街头,习意识到了这点,我猜想这也是他近日到天津考察就业市场的原因。”

“习的‘中国梦’是‘美国梦’的翻版,‘美国梦’中,只要个人肯奋斗,每个人都有机会;习想为中国的农民工、都市一族和90后打造一个‘中国梦’,梦中每个人都有机会,前提是共产党的领导和集体主义,”章立凡这样评价习的“中国梦”,“然而现实的境遇让‘中国梦’难梦,‘中国梦’的概念百年之前洪秀全提过,梁启超也提过,不同的是,现在的中国老百姓更现实了,梦,更容易醒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