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看不懂:困兽犹斗的人民币(1-4)

央行副行长易纲讲:扩大人民币汇率交易波动区间。我来翻译一下,易纲想说:“加快人民币升值幅度”。先引用我4月6日博文《资本逆差及最近东亚局势预估》中的一段话:

贸易逆差到资本逆差的转变是决定人民币生死的关键要素。

先说结论。人民币今年可能迎来一波升值泡沫,就像09年后的楼市泡沫一样的格局。为什么在09年后产生了严重的楼市泡沫,就是中国央行加快了所谓的汇率改革,这本质上是用全中国人民上升的生活成本来填补了美国人民资产负债表上的窟窿。如果中国今年继续快速提升人民币的升值速度,还会填补上美国国家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上的窟窿,其结构就是我在上篇文章中所说的美国要追求贸易顺差。

把这段话稍作解释:

09年后人民币快速升值,托起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价格,中国吹起了前所未有的大泡沫。中国老百姓生活在通货膨胀之中。我是学过财务的,财务上讲:“有借必有贷,借贷比相等”,中国老百姓承受的通涨之苦,泡沫之痛,其结果上看是给美国老百姓谋了福利。因为美国人的资产泡沫保住了,美国老百姓的家庭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修复了。

如此,你可以很清楚的知道。目前美国国家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还需要有人来配合修复。这个大头非中国莫属。所以我说中国还要进一步的加速升值人民币,在资产泡沫之后,再来一个人民币泡沫。有人要问,中国继续升值人民币,外贸岂不是要糟糕?这正是美国所需要的,美国需要贸易顺差,所以中国对美国出口要降下来,而我们配合的多好。易纲说人民币继续升值,还不如直接说抑制中国出口更好。

这样一来,中国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经常项目逆差和资本项目顺差同时出现。因为人民币利率差+汇率升值幅度=外资无风险套利机会(看看一季度热钱进来的速度)。这也是预防美元加息的手段,或者说是中国人民银行的恐惧。因为一旦美元加息,中美利差缩小,外资无风险套利机会消失,资本也会同时流出中国。所以只有强硬升值人民币才是不得已采取的方法。本质上,这依然是一种补贴,用中国全民的利益去修正美国国家部门的资产负债表。

这让我想起了虎门硝烟,1840年,为什么英国人发动了鸦片战争?因为在那时,如果中国禁止鸦片贸易,大英帝国将无可避免的面临贸易逆差,贸易逆差造成资本外流,利率飙升,通货紧缩。所以中英《南京条约》主要围绕的内容就是鸦片自由贸易,和中国开放内地港口。今天也是如此,为什么在全世界所有主要贸易体都在贬值货币的时候,我们要升值货币,难道人家都是SB?

这次的黄金暴跌可以看做是一种试探,是对中国国家新的决策层的试探,如果新的中国国家决策层不理会这种试探,坚决调整。那么可以说,黄金还会面临着下一次暴跌。但可是,如易纲之辈所云,中国继续快速升值人民币(目前来看,央行确实也控制在他们手里),那么黄金和其它金属将会迎来一次超跌反弹。

黄金崩溃的事,中国经济主管部门也没想到。3件事为证:

1,有人跳楼了。

2,人民币迅速升值了。

3,银监会示意金融机构放宽贷款条件了。

先说一。有些性格刚烈的人会选择死在战场上,这个比较合理。从人的心理来讲,个人原因的自杀不会选择在工作场所。

再说二。怎么就在黄金崩溃后,人民币大幅度跳升了呢?怎么就在人民币跳升之后,易纲讲话了呢?用我的利差分析法,就是中国央行要用人民币升值来挽救经济的迅速崩溃。大家记住这个公式:

人民币套利利差=人民币与外币的存款利差 + 人民币升值幅度 + α(阿尔法) 。

1,人民币与外币的存款利差。很明显如果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比如下调利率,就会收窄这个利差。实际上这里还有一个实际利率的问题。这个实际利率是要减去通货膨胀率的。如果通胀大幅度上升,而中国央行不加息的话,不仅会进一步的推高资产泡沫,而且会造成实际利率【差额】缩小,资本同样外流的情况。2011年底时经济状况就是这样,当时在2012年初已经显现出来了资本流出的迹象(印象),所以中国央行不得不迅速的开始了2012年上半年的经济紧缩(代表性的事件就是钢贸企业跑路,和江浙中小企业联保问题)。而这个问题在去年夏天爆发后,中国政府实施了财政转移支付,通过央企买地推高了土地泡沫的同时,也拖延了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爆发时间。同时在2012年底利用舆论,金融政策,和行政手段开始极力的打压农产品价格。这一系列的手段的目的是什么呢?简而言之,都是为了人民币和外币之间的实际利差不至于看起来那么小。我们打个比方,很多老外在2012年离开了北京,为什么呢?因为他感觉到在北京生活不划算。资本也像这个老外一样,当他觉着不划算的时候就会离开。所以打压CPI指数,让人民币看起来貌似没有贬值那么快,就是中国央行不得不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2,人民币升值幅度。

黄金暴跌和人民币升值之间是什么关系呢?我重复了很多遍的话,你不相信人民币才会去换美元,你不相信美元才会去买黄金。这句话有一个主体就是【我】,你也可以把他想象为【资本】,那么相信美元或者人民币什么呢?很简单,相信这个货币的购买力。而购买力是什么呢?说白了就是使用该货币的集团资产负债表的收益水平的高低。美国资产负债表状况转好,黄金自然gameover。中国资产负债表状况不好,自然买不起那么多东西。所以XI总讲:未来5年采购10万亿美元的东西,本质上这是一个预算表,或者可以说是一个空头支票。这个和HU总他们当时讲的:“控制通货膨胀预期”,本质上是说的一件事。从这句话的分析上,我们知道,今天的XI总仍然沿用着前任的经济团队。也许从个人情感角度和当今老大的作风上看,我们好像能有一丝期盼。但是你从上述逻辑分析上看,XI总依然是一个傀儡。

黄金暴跌,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中国经济进入通缩,实际利率大幅度飙升,资产泡沫破灭,将导致资本疯狂外逃。因为资本不仅仅是热钱,还有很多是以资产的形式存在于中国。我们知道2013年一季度有大量热钱进入中国,而迟迟不见中国政府放水货币,反而开始严控金融风险。那这些热钱来干什么呢?所以短期内,中国政府在无法为热钱提供标的物的无奈情况下,只能强行在广交会之前升值人民币。

但是我们看到,控制金融风险和升值人民币泡沫之间的政策是前后矛盾的。如果不控制金融风险,今年中国的CPI涨幅会再次失控,但是控制金融风险又会引发由于投资不足而导致的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在目前情况下,迫不得已大幅度升值人民币币值貌似是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

3,α(阿尔法) 。

资本利得。资本利得分两类。第一种是在经济涨潮时分享你的增长红利。第二种是在经济退潮时,由于沙滩上暴露出一群裸泳者,他会趁机卖给你裤衩(并购)。很明显,从各项指标来看,中国经济正常增长的红利不但是被分享了,而且还被严重透支了,代价就是对于广义国民福利的让渡。第二种资本利得暂时机会还未成熟,先不讨论。

再说三。所以,前一阵,哭着喊着要查理财产品的银监会,怎么就在黄金暴跌后吐口了呢?就是因为一旦中国经济确认拐点,将面对短期内无法应对的局面。

结论:我们最近应该看伦铜。在黄金稳定的情况下,伦铜也许还会面临进一步的逼宫,但是人民币的升值和银监会的态度决定了,伦铜大限未到。有一个很值得注意的细节,2011年秋,伦铜暴跌的时候,貌似中国是卖了美债的,这次从美长债的波动幅度来看,没有看到卖出美债的迹象。也许存在着如下可能。

1,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流动性已经不足。

2,流动负债/流动资产=流动比率上升,影响了央行的短期支付能力。

3,卖出了日债。

不管怎么说,2011年秋伦铜暴跌后,人民币加快了升值步伐。这次黄金暴跌后,人民币可能会进一步加快升值的速度,和加大升值的幅度。而中国经济的危机也将是更加空前绝后的。有研究表明,蟒蛇在缠绕住对手之后,只在对手呼气时勒紧对手,从而造成对手最后因为无法呼入新的空气而死亡。

每个人都应该注意到这个奇怪的现象。翻开两年前中国商务部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报道,当时的中国政府是强烈反对人民币快速升值的,而今天,当美国没有强烈要求中国升值人民币的时候,我们却着急忙慌的快速升值了。

我们要研究中国央行的想法,还是要从周小川童鞋的只言片语中去寻找蛛丝马迹。小川童鞋云:“2013年中国的M2增速保持在13%。”这句话中有很大的学问。我们要注意是M2增速(派生货币=基础货币*货币周转速度),而不是把央行的货币供给目标锁定在M1(基础货币)上。我们可以将这句话做如下分解:

1,中国政府无意在2013年改变货币的发行方式和经济的发展方式。小川童鞋一直以来的另外一句话是:中国人民的储蓄率太高了,所以只能通过政府的手把这部分钱“弄”出来,经济才能发展。这也意味着如下事实:中国已贷款来增加存款的金融结构,在2013年是不会改变的。或者也可以说中国以投资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方式不会改变。

2,但是这里小川童鞋面临着一个困境。随着无效投资的扩大,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规模不断庞大化,【有效货币周转速度】是在不断下降的,市场中形成了【货币空转】的问题,因为新的贷款马上被要求去偿还旧的贷款了,贷款规模以及由于新增贷款派生出的存款无法进入实体产业,整个社会的经济系统指标失灵。我们看到过去几个月的中国经济数据充满了矛盾。外贸快速增长工业用电量却在快速下降(看看煤炭价格就知道了);M2余额快速增长而大宗商品价格却在迅速滑坡(看看伦铜或者橡胶价格就一目了然了)。

3,所以我们看一下小川童鞋的M2目标,在货币空转的情况下,小川童鞋只能靠增加“基础货币M1的供给”,才能解决中国经济不至于马上失血的问题。而如何增加基础货币的供给呢?提供人民币升值利差就好了,说白了就是给现在流入中国的“热钱”一些回报,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中国政府在并没有人逼迫的情况下,快速升值人民币汇率的真实原因。

而美国(美联储的最新发言)和欧洲的降息,及日本持续的量化宽松都貌似在支持人民币泡沫的成长。

前几日在网上看到一篇商务部某研究员的文章,中心思想是驳斥中国经济崩溃论的官方文章,大意是说看空中国经济怎么怎么不合理,整篇文章前面大部分都是假话,但是最后写的两句话显示出了这位研究员的水平和良心。大意是这样的,只要不发生如下两个错配,中国经济就不会崩溃(呵呵,这两句关键的话愿意去深入思考的人就不多了)。

1,只要长短期债务之间不发生错配(用短期债务去支撑长期投资)。

2,只要不发生外债结构上的错配(用短期外债去支撑长期投资)。

中国经济就不会出现大的问题。大意如此吧,我在网上浏览到的。但可是,恰恰中国经济在这两个方面都出现了问题,只是这两个问题都被掩盖在了错综复杂的经济现象之中了。这个问题我下次再解释。

这些天在山上春耕(扩大土地规模了,目前有不到10亩地的样子,雇了两个农民帮忙),可能还要忙一阵子。

关于人民币的话题可能还要分几篇文章逐渐来写,下一篇写“两个错配的问题”,最终目的是要找出人民币的结局。请大家耐心等待一下,我也在边写边思考。

上次写到两个风险。

1,用短期贷款支持长期投资。

2,用短期外债支持长期投资。

我记得我以前说过货币的两个属性。

1,利率是货币的价格。

2,长期利率是货币的批发价格,短期利率是货币的零售价格。

我们观察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出现利率本末倒置的现象?为什么非得用短期贷款来支持长期投资?这些问题从哪几个方面体现出来的?

首先我们观察一个事实。中国政府的货币政策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所谓的积极的财政政策说白了就是用投资来拉动经济,所谓稳健的货币政策实际上是一种数量性的,或者可以说是计划性的金融政策。所以这个政策可以简单的概括为:用计划来支持投资的货币,金融政策。中国政府提倡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什么呢?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不知道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是否真的能对立统一起来?但是最少在所有的投资领域,我们都能看到,贪污和浪费无处不在。期待一个没有投资主体人格的人对他的所谓投资负责简直如同胡闹一般,这种情况只存在与你真的认为共产党已经超脱人类范畴的条件之下了,这也是我曾反复批判儒家文化虚伪性的一面:当了婊子还要立个贞洁牌坊。用经济学的语言来解释上述现象就是【寻租】,在计划和市场中间寻租,在权力和利益当中寻租。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在于:有租可循。

那么市场还会提供这样的寻租机会吗?答案是当货币的批发价格和零售价格倒挂现象出现,这样的寻租机会就会消失,那么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模式也将终结。我上次博文提到了一个词【货币空转】,实际上已经是在说这样的问题了。从中央银行释放出来的货币,大部分进入了各级政府的长期贷款支持上面(以新还旧),这里大家需要注意了:在以新债还旧债的过程中,各级政府的存量隐性债务成本是不断增加的,因为不但旧债的本金要还,而且旧债的利息也要还(车挂不上档了,再怎么加大油门都没有用)。如果中国房地产泡沫崩溃,各级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土地隐性损失是巨大的,这个临界的时间点正在悄悄的到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传统的经济药方是降低利率水平,来重新理顺货币的批发价格和零售价格之间的关系,但是中国在此处又要面对另外一个棘手的问题了。

一旦降息,人民币咋整?我之前的几篇文章中写过:人民币利差+人民币升值(包括预期)+ 阿尔法 = 资本流入水平。而其中的基础就是人民币利差,我们看到最近全世界都在降息(或者量化宽松),只有中国央行,连存款准备金率都不敢动,为什么?就是怕资本走人。我们看一下日元对人民币最近的贬值幅度吧。我只能用【惊恐】两个字来形容,日元对人民币的迅速贬值,是日本央行为日元产业资本安排的后撤道路?短期热钱进入中国难道不是这样的接应?中国央行的存款准备金难道不是为了应对短期外债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在降息的同时加大人民币升值幅度来挽留资本,但是呢?人民币的升值,在产业资本撤退的背景下,将进一步扩大中国的出口扩张难度,造成一般贸易项下的逆差扩大。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恶性循环,人民币泡沫可能会越吹越大,直到某一天我们会发现一场噩梦正要到来。

未完待续。下一篇可能会插播一篇关于【黄金】的分析文章。正在酝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