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平壤“鸦雀无声”的足球赛

BBC蒂姆·哈特利,平壤

1

金日成体育场能容纳五万观众

在朝鲜的外国游客可以在陪同的带领下前往观看体育比赛。BBC记者哈特利不久前去看足球。他发现,在这个神秘的国家,足球赛也很诡异。5万观众没有加油呐喊、只有窃窃私语,有人望天发呆、有人低头看书。

本场比赛,门票全部售罄。但是,你可能根本猜不到这种情况。

在“永远的领导人”、“伟大领袖”(金日成)以及他的儿子、“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注视下,我们走近拥有50,000座位的金日成体育场,居然一个人也看不到。

没人排队、没有旋转门,当然更没有卖热狗的摊档,也没有人在吆喝着兜售节目单。

不过,进了体育场,就是另外一码事了。看台上座无虚席,一排一排的男人,穿着一模一样的深色制服、打着红领带,鸦雀无声地坐在座位上。

每个人的左胸前都别着一枚小胸针。别瞎想了,这可不是平壤足球队的徽章,而是伟大领袖的纪念章。

春日,初升晨阳的照耀下,精心修剪的人造草坪熠熠生辉。开哨时间是早上九点半。

也许是因为比赛时间太早?球场内听不到欢呼声,看不到彩旗、球迷的围巾,一排排黑乎乎的座位间,只能听到窃窃私语。

许多来看球的都是身穿绿军装、头戴大檐帽的军人。

我不知道人家是不是受到上级指令来看球的,但是,其中有些人在专心看书,对球赛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

对手是隶属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的“鸭绿江队”。上半场,客方表现更好。但是,这是一场斗志旺盛的比赛。平壤全力反击,终于拿到一次点球机会。

但是,从球迷身上,你可能根本看不出球场上的变数。因为,看台上,没有反应。

2

朝鲜国家队前任主帅金正勋曾经说,经常收到最高领导人的战术指导。

“有点儿怪”?

和我一起来看球的人觉得,何不制造一点传统的看台气氛?所以,我们开始高呼,“1比0,裁判,1比0,裁判。”

和我们一起坐在贵宾包厢的西方人笑了起来。贵宾票每张30欧元,只能用“硬通货”才买得到。

我们胆子越来越大,扯着嗓子喊,“平壤队,ooh!平壤队,ooh!”贵宾包厢里有一两个人决定加入我们行列,但是,当地人只是茫然地盯着我们看。

在这样一个看上去要先申请批准才能开口说话的国家,像我们这样表述个性、即应发挥并没有被看作粗鲁、气盛,他们不过是茫然地盯着我们。我想,人家可能觉得我们……有点儿怪!

看球赛,我们一伙人受到密切“监视”。打头的是两个陪同,压阵的是神秘的“L先生”,他几乎永远一言不发。

我们从来就没有搞清楚,这位L先生是在看管我们,还是在监视陪同严格执行党的路线—-这个社会主义的乌托邦,一切都是美好的。

隐形手机?

朝鲜国家队使用朝鲜的正式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足球队。

这支球队最显赫的一个历史瞬间,是1966年世界杯赛期间2比0击败意大利队,成为四强之一。

朝鲜国家队还闯入2010年世界杯决赛圈。上届世界杯赛期间,朝鲜队的主帅金正勋告诉记者,他“比赛期间定期受到金正日的战术指导”。他还说,金正日用的是裸眼看不见的“隐形手机”,据说,这款手机是“最高领导人”亲自开发的。

但是,朝鲜队近来表现欠佳,没有打入明年巴西世界杯决赛圈。

朝鲜队上一次出场是与来自社会主义盟友的古巴队的一场友谊赛,双方以零比零言和。

3

看上去北朝鲜足球看台上的气氛和英国球场内大有不同

和边线商量?

返回金日成体育场再说眼前这场比赛。鸭绿江对也攻下一城。

平壤队又获得一个点球。但是,我们猜不透,为什么裁判要去和边线商量呢?平壤队的前锋是在禁区内五码被绊倒的。

平壤队又进了一球,观众席间仍是鸦雀无声。双方教练谁也没有跳出教练席,没有人击掌欢呼,也没有球员排拍肩膀表示祝贺。

当然了,我喜欢看有控制的足球比赛,但是,不能控制到这个地步吧。

令人吃惊的是,中场居然有娱乐!

球门后,一支铜管乐队开始演奏。立刻,对方球门后也出现了一支乐队。两支乐队演奏不同的曲目,但是,好像谁也不在意。

比赛进入补时期。平壤队展开激烈攻势。还有可能进球,观众好像总算兴奋起来了,不过,兴奋也只是一点点。

最后,几次技艺还算娴熟的传球之后,平壤队一记低射,又攻入一球。

这是我所看过的最诡异的一场比赛,这一脚,也是整场比赛的最后一脚:第94分钟。

也许,裁判受到了上级指令,必须保证主队在伟大领袖体育场获胜?

我希望,看完球,观众都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但是,士兵们、忠诚的党员们“鸦雀无声”地离开足球场,脸上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沮丧。我无法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