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习近平的执政蓝图

(一)以毛式铁腕捍卫权贵资本主义

习近平执政已逾半年,给出的执政蓝图已经非常清晰:他以做“红色政权守护者”为自己的政治使命。面对事实,再顽强的造梦者也难以继续讴歌习近平将从事所谓“政治民主化改革大业”。

9号文件展示习近平政治蓝图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在网上流传,因其文件编号为(中办发【2013】9号),简称为“9号文件”。据传,该文件已下发至县团级,重庆、吉林等省市已有学习9号文件的相关报导。这一通报指出:宣扬“普世价值”的核心目的是排除党的领导,逼党让步;“公民社会”主张的要害是,在基层党组织之外建立新的政治势力;“新自由主义”理念反对国家进行宏观调控;提倡“西方新闻观念”,是反对党一贯坚持的“喉舌论”,要摆脱党对媒体的领导,搞苏联当年改革时推行的“公开化”,用搞乱舆论来搞乱党、搞乱社会;“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针对党领导下的历史问题,否认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其突出表现是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目的是削弱甚至推翻党的领导的合法性;歪曲改革开放的种种说法则认为,改革中出现了官僚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认为中国改革不彻底,只有进行政治改革才能完善经济改革,等等。

网上轰传一时并经几位知识分子证实的“七不讲”,实际上就是上述“9号文件”精神的浓缩。中央要求高校教师在课堂上“七个不能讲”,其中包括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围绕“9号文件”精神,《光明日报》发表“‘两个不能否定’的重大政治意义”,该文除了强调习近平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之外,还特别强调习另一说法,“如果当时否定了毛泽东,我们的党还站得住吗?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准备以各种形式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

至此,习近平的执政蓝图已清晰显现,只待按步就班实施落实了。这张执政蓝图表明,习尊毛、邓已成定局。习以毛为宗师,学的是毛将权威定于一尊的强权统治;他师法邓小平,则是继承邓小平的“国家机会主义”精神,保存并发扬邓时代的“改革硕果”,即官僚资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以及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实际上主要是中共对国家资源的掌控能力)。

很明显,面对国内民众对权贵资本主义的高度不满甚至仇恨,习近平并不打算采取措施化解;相反,他正准备以毛式铁腕统治,来保护邓江胡以来形成的利益分配格局。这就是习近平政治蓝图的主调。

习近平重建毛式铁腕愚民统治有无可能?

我从来就不怀疑习近平想做“红色政权守护者”的决心,只是对其运势与能力颇有怀疑。

先说其运势,即习近平是否能够重建毛时代闭关锁国条件下的愚民政治。

毛统治最大的特色就是依靠“枪杆子”与“笔杆子”,形成“三个垄断”,即垄断权力、垄断资源、垄断真理”(邓以后变成“垄断舆论”)。但毛统治时期,“枪杆子”的作用主要在于威慑,不象胡温统治时期那样经常刀枪出鞘,形成警民对峙之局。毛之所以能够对内不轻启兵戈,前提是严密控制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思想,让国人自觉服从。毛之所以能够建成这种铁腕愚民统治,在中共党内,是挟其建政之功以及党内等级制的利益分享;在全国,则是依靠当时那种闭关锁国的封闭式社会环境。仅以信息传播而言,毛时代全国主要是“两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红旗》杂志),加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这些喉舌的主要功能是“传达毛主席与党中央的声音”,干部们的信息来源多一些,按级别可阅读参考消息、各种内参或内部读物。胆大的民众收听美国之音、莫斯科的和平与进步广播电台,以及台湾及香港电台,都被定为“偷听敌台”,一旦查获便处以三年乃至更重的刑期。即使是青年人自发组织的马列学习小组,也属于“犯罪“,我的熟人当中就有人因此被以”反革命罪“判十年重刑者。

可以说,严密的政治社会控制、严格的信息封锁,再加上政治高压和民智未开,造就了毛愚民统治成功的条件。

习近平今天虽然成为中共掌门人,却并不具备毛泽东实施铁腕统治的诸项条件。首先,闭关锁国的封闭社会环境不复存在。对外开放政策与信息封锁及思想控制之间高度不兼容。当年邓小平只想品尝经济对外开放的成果,曾试图把西方的文化价值拒之门外,但无论是“清除精神污染”还是“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最后都功亏一篑。江胡两朝,尽管中共一直竭尽全力控管媒体,但世界已进入互联网时代,技术时时更新的互联网实难驾驭。甚至在传统媒体中,中共也难以维持将党的声音定于一尊的格局。尽管在互联网时代出现了“知性裂沟”,即国人对世界的认知因其消息来源的不同而差别甚大,是否上网、是否能翻墙,决定了人们掌握信息的深度与广度。但各种信息如洪水一般四处渗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共再也不可能维持全国人民只信奉主流思想、党内外一种声音的愚民统治。

毛泽东到了晚年,其实已知道腹诽者绝非少数,他那神的地位早已如流沙之塔。他死后不足一个月,便发生了针对其妻子江青等“四人帮”的高层政变,毛的不可一世的地位从此崩塌。习近平接受掌大位之时,毛时代建立的红色信仰早已荡然无存,中共党内全靠利益分赃来维系统治,统治者与老百姓之间的“面包契约”的涵盖范围则越来越小。刚性“维稳”体系的出现,说明中共统驭国民早已不依靠百姓的信从,只能依靠暴力压服。

习的地位由其党政军三项最高领导职位赋予,并非源自其功绩或能力。早在他接班前夕,就有外媒记者提出疑问说,习近平除了在地方逐级上升的履历之外,其政绩记录主要是跑遍下属各县市,并无其它治绩可言,如此何以服众?《中国新闻周刊》曾发表一篇 “乾隆为何把皇位传给资质平庸的嘉庆?”,文中谈到,嘉庆帝“品格端方、为政勤勉”,但“在治理国家方面毫无建树,身上最明显的标记就是乏术和平庸。”这篇发表于2012年7月13日的旧文,在微博上被翻炒,不少人干脆说,此文影射的就是当今皇上。

人类历史上,独裁者依靠暴力与谎言统治,结局都不美妙,齐奥塞斯库与卡扎菲是其中下场最悲惨者。习近平想用毛式铁腕愚民统治维护邓江胡三代形成的权贵资本主义,恐怕只是一厢情愿。他崇拜毛泽东,却无毛的威望与时代条件;他仰慕普京,但缺乏普京赖以扩张权势的自然资源基础(加上国际能源价格上升之机会)。在此背景下,习近平只能依靠暴力与谎言来维护中共的权力,在各种社会冲突日益激烈的今日中国,他这一“政治宏图”究竟能有多少成功机率?

(二)谁支持“铁腕+特权”统治?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分析了习近平实施其政治蓝图将遇到的主客观条件限制。本文将分析中国社会各阶层当中,谁会拥戴习近平的“铁腕+特权”统治。

拥护习氏铁腕统治有哪些人?

任何权势者都会拥有追随者,中国这块土地更是盛产这类善于依附权力的人。庞大的公务员系统及各种国企高管本来就属于同一个利益集团,自然追随习总,本文只分析文化帮闲,这类人其实无所谓“左”或“右”的理论倾向,他们其实惯于揣摹上意而已。“9号文件”及“七不讲”流传开后,著名的网络幽灵“冼岩”立刻兴奋不已的发表“习近平的面目已经清晰”(后又更名为“看山”)。该文盛赞习近平那“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责任心”,即“自己不但必须保护政权不失,而且必须保证政权对于江山社稷的掌控力,主动粉碎一切颠覆和破坏行为,”他将是自邓小平以后首个敢于对思想界、舆论界‘动真格’的国家领导者”。“冼岩”幸灾乐祸地表示:“这种做法或许是国家之福——中国现在既然走不到另一条道路上,就应该专心致志走自己的路,最忌讳三心二意、左顾右盼”。至于习近平的“自信”有无现实基础,不是“冼岩”考虑的问题;在他眼中,权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只要有了权力,世界上任何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与“冼岩”属于同类项的还有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他立刻嗅到“不许谈党的历史错误”于他是个好机会,写了一篇《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称所谓“斯大林在肃反中杀了三千万,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饿死三千万,都是有人刻意编造的虚假数据。”

毛左当然也是中共总书记最积极的拥护者。毛左的特点是崇拜权力,相信权力无所不能,亟盼依附于权力的骥尾。习近平成了最高领导人,自然成为他们眼中的救星与领袖。此刻毛左或许还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调整“理论思路”,因为他们的特点是不反权力只反资本,不反皇权只反贪官,将社会不公、环境污染等所有罪过全部归罪于资本与贪官,尤其是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这种立场既为当局所容忍,又获得一帮愚民喝彩。如今,“9号文件”与“七不讲”出台了,毛左们一片欢呼,认为从此中国不会再有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等的生存之地了。但他们发现,虽然借习总的“铁扫帚”将所有“敌人”——比如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等统统“扫除”了,但“七不讲”也明确指出,不准批评权贵资本主义,当局也借打击张宏良警告毛左:别拿什么毛爱护底层人民的话语说事,权贵资本主义在天朝根本不存在。因此,要想让习总允许毛左加入摇旗呐喊之行列,毛左们还得调整一下以往的立场。既然“七不讲”说“权贵资本主义”是别有用心者诬蔑改革的话,以后他们只谈西方资本主义与中国的民间资本如何剥削人民就行了。至于红二代、红三代的政治经济特权,毛左们从无异议:“老子打江山、儿子来接班”天经地义。

“七不讲”部分治愈政改期待症

没有毛左情结的底层民众及中产阶层对待习氏“铁腕+特权”,则另有立场。

先说社会底层。薄熙来在重庆的主题不是发展经济,而是“唱红打黑”,据说很受底层民众拥护。但那拥护其实是购买而来,据一些资料披露,一是下岗者只要参与唱红歌就发钱,二是给小学生提供免费午餐。薄在重庆主政4年,唱红歌与举办各种晚会研讨会,出版各种书籍并赞助有关重庆模式的研究,那钱是从哪里来的呢?有人说是打黑没收来的民间资产,但那点钱撑不起薄督西南那片天。后来终于看到确实消息,原来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掌门人陈元贷了数百亿元支持其问鼎大业。

习总当然无法象薄督那样撒钱,因为两人位置不同。薄督当时处在“夺龙椅”的“投资”阶段,赢了,成了一国之主,还愁买不起单?输了,所有债务一风吹。现在,习总已经坐在“龙椅”上,天下之大,处处要钱。中国央行的印钞机连轴转,各地政府还是嗷嗷待哺,哪有余钱购买民众唱红歌?
习总当然不是小气舍不得花钱,而是无钱可花。他接过来的摊子实在太破,既无法模仿邓小平重新调整社会利益分配格局,也不能象胡温那样吃环境资源。邓时代通过放松政府管制、放权让利,让权贵阶层大获其利,民众也捡到了一些面包碎屑;江时代则释放国家资源,硬的有土地,软的有各种经营特权,留给民众的面包碎屑已经不多了;胡时代沿袭江的老路,但已经将家当兜底儿翻,弄得金木水土不是消耗殆尽,就是悉数污染。如今习李上台,再也找不到“发展经济的道路”,只得重走开发房地产、引进高污染企业的老路,这些不是与民争利,就是夺民之命。这十来年中国人也学乖了,他们明白,就算不问政治制度好坏,不争取新闻自由,但土地是农民最后的一点活命资本,环保则涉及到所有人能不能健康存活,你不争,政府决不关心。于是,被征地的农民以命相搏,高污染项目如PX先后遇到各大城市市民的集体抵制。

这些无权无势的中产阶层与底层,本来就面临住房、医疗、子女教育、养老等各种问题的煎熬(至少是其中两至三项),日子过得不轻松。他们对胡温放纵权贵资本主义肆虐早就严重不满,更何况习近平要勒住民众喉咙,以铁腕保卫伤害他们的权贵资本主义?

知识阶层是不是支持习总的“毛式铁腕+特权”?这里要作区分,一类是意识形态专家,即依靠研究教学马恩及毛邓三科的意识形态谋生的人。他们的兴衰荣辱与习近平的主张有关,表面基本持支持态度,但毕竟能够上《求是》、《党建》等杂志发文章的只是少数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者,大多数人只是端了这只饭碗;二是一些脑袋上安了轴承的灵活者,即不管习总说什么,总是无条件拥护,并想出一套“理论”来。除了这两类之外,我想,大多数知识阶层绝对不会拥护习近平以铁腕保护权贵资本主义。部分一直在尽言责的公知们,这次对“七不讲”就做出强烈反应,率先在互联网上放出这条消息,从而引发海外舆论对9号文件及“七不讲”大规模的批评。

中产阶级与知识阶层这两大类人,是希望中国和平转型、不要发生暴力革命的主体。他们盼望中共出一个开明领导人,接受“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创造条件让中国走向司法独立,还权于民。但是,9号文件与“七不讲”让他们深感绝望。

习近平要恢复毛式统治,与当年袁世凯恢复帝制之情境相仿佛。中国此刻虽无护国讨袁之蔡锷,但山河破碎、人心离散已成定局,没有民意支撑的政权,这局险棋,又能玩多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