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刊载文称宪政不属于社会主义 有批评者认为宪政理念适合各国

其实它说的从道理上讲没有错啊。

政体分成两种一种是宪政,也就是各个阶级因为不能彼此消灭或者不愿彼此消灭而在政治上互相妥协,达成一个共识并且共同捍卫互相监督,“一切公法和私法的渊源”的十二表法就是罗马平民和贵族互相缔结的条约,宪政的宪法也是这种条约。条约之所以至高无上或者说之所以法律至高无上是因为他得到了社会各个阶级的共同捍卫。但是马克思主义或者布朗基-马克思主义从根本上就不承认这种条约是可能的。

布朗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是阶级斗争,这个理论认为一切政府一切法律都是统治阶级的暴力工具,也就是说它从根本上就不承认法律、国家、暴力机关可能同时服务于各个阶级,也不认为在社会问题上有各个阶级妥协的可能。这个理论下催生出来的苏联和中国的宪法就是一张废纸。

它的全部内容一句话就能概括,就是统治阶级为所欲为。当然在窒息了各个阶级的民主机制之后,统治阶级的为所欲为就变成了无产阶级先锋队为所欲为,当党内民主也成了笑话的时候,就成了政治局委员为所欲为了。

所以你们跟第三国际派的政府谈法制、谈宪政根本就是胡闹,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就不承认存在所谓宪政。

布尔什维克主义者只承认一种权力就是武力,只服从一种声音就是炮声,你们要么把他们全驱赶到一起然后用炮轰,要么就别谈什么宪政。

——————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属下的《红旗文稿》近期刊登署名文章,批评中国民间的“宪政梦”,称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引起民间强烈反弹。中国前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认为,宪政是几百年来人类追求的政治制度模式,适合于各个国家。

《红旗文稿》周二刊发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晓青的理论文章,题目是《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该文的导言对近期民间追求的“宪政梦”,归咎为“政治问题”。她写道,“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和学界有关“宪政”的呼声抬头。有人认为,西方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有人借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时,打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旗号,提出在中国实行西方宪政的基本理念和基本主张,认为“中国梦即宪政梦”;还有人论述了“社会主义宪政”的概念。可见,宪政话题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论题,而是必须回答的现实的政治问题”。杨晓青认为,“宪政”不属于中国共产党推行的“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

被杨晓青批评“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首倡者、北京学者陈子明星期三对本台表示:

“这个话是针对我的,我在微博上针对此事已经发了好几个微博了。我是说跟她对话也好,辩论也好,你不要在那里自说自话,你应该针对我的文章进行讨论,这个微博发了后就被删了”。

意识形态与宪政

党刊上该篇约一万字的文章,对中西方两种基本制度架构进行比较,认为“作为西方现代政治基本的制度架构,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而人民民主制度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并存为经济基础”、“而人民民主制度下的人民军队接受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又称,“主张将“社会主义宪政”入宪客观上迎合了宪政的政治强权和话语霸权。宪政之所以有这种政治强权和话语霸权,是因为宪政的背后有资产阶级的财产统治”。

陈子明认为,在当前学者及民间努力追求公民和宪政社会的情况下,作者的意图很明显:

“他们现在是主动的在这些问题上,向现代民众挑衅,现在他们在落实什么九号文件吧”。

不久前,北京等地的媒体界热传一份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的“中央九号文件”,题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提醒各级党政军机关重视意识形态领域近年来出现的七个问题,但至今秘而未宣。

元旦以来,先有《南方周末》元旦献词《中国梦、宪政梦》被删改,后是《新京报》社论《有请春天》提到“中国梦”与“宪政”,受到中宣部的压力。

宪政是人类的追求

曾长期主管意识形态的前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星期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

“她作为个人发表自己的观点,批评宪政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她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但是我和我周围的朋友,有不同的看法。宪政民主作为几百年来人类追求的一种模式、理念,基本道理适合各个国家,哪个国家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国情不同而不能接受这个东西”。

杜导正说,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一直遵循马克思主义,但它不是法律: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有思想上指导地位,并不是法律、不是命令。所以她那个文章把它绝对化地提出来,是不对的”。

学者网民驳斥作者

北京宪政学者刘军宁说,没有仔细看杨晓青的这篇文章,社会主义和宪政历来是矛盾的:

“她讲的话一点不新鲜,没有社会主义宪政,社会主义跟宪政是自相矛盾的,中国的宪法里就是这么写的,中国的教科书从来就是这么写的,只是大家忘了,她现在完全是重申中国宪法(内容)、重申中国的政治教科书”。

记者:那您认为她在这个时候,发表这篇文章是因为什么?
回答:可能是希望这个(中国不适合搞宪政),有人需要这个。

网民“贝贝淘蒋爱民”写道,“如果没有独立和优异的司法体制,宪法赋予公民的所有权利都是空的。”另一位“老学生911”写道,“杨教授你不要再用这主义那主义来说教了,这一招己不新鲜,老百姓没谁相信了。你摸着良心说假话,会伤你的身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