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不讲”否定“三个自信”

作者: 林保华

胡锦涛在18大的政治报告,提到中国共产党的“三个自信”,即“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实际上就是“习近平思想”。这个提法来自当时是中央编译局局长的衣俊卿,因此即使衣被情人常艳揭出难看的贪腐案,习近平还是“用人唯才”,罢了官位,却保留专家的禄位。

问题是如果真正有这三个自信,也就是有这个“铁三角”撑着,共产党就应该风雨不动安如山,泰山压顶不弯腰,任凭风吹浪打,稳坐钓鱼船。

然而情况绝非如此,根据来自不同渠道的消息,今年中共中央的第9号文件,也就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规定了“七不讲”,即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而且是偷偷摸摸的传达,显见他们知道这个文件并不光彩,然而危机缠身,非这样做不可。

这七个不讲,可以概括到三个自信中的理论、道路、制度内容里。例如普世价值可以列入“理论”之中,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司法独立包括在“制度”里,而党的历史错误与权贵资产阶级则关系到走什么道路的问题。因此“七个不讲”的规定,恰恰说明了“三个不信”。也就是九号文件否定了18大的政治报告。18大到现在还不到半年,衣俊卿犯错误都没有被否定,可是“三个自信”变为“三个不信”,难免就使人纳闷,到底中央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这“七个不讲”不是讲讲而已,在宣布以前,早已经有不准讲的警告与行动。例如习近平已经讲不能否定毛泽东,那就是不准讲“党的历史错误”,于是批毛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出去讲课,毛左们就纠众不许他讲话,不管他宣讲什么主题。所以他的演讲会不是被迫换地方,就是被迫取消。警察没有出来保护公民权利,因为不许讲公民权利,又怎么保护?

雅安发生强震,努力建设公民社会的一些NGO组织到灾区赈灾,黄琦被扣,不许他去;对赈灾做出贡献的李承鹏,则被五毛们丑化,否定他们的努力与成绩。被丑闻缠身的中国红十字会在被十万人喊“滚”后,表示要改革之意,但是马上被否定。据说来头不小的郭美美扬言要公布某些视频,大概因此吓坏某些领导人,可见中国社会离开公民社会还有多远。

至于司法独立,当然也不能说,在一党专政下,任何“独立”都不可以说,因为独立意味着摆脱党的领导。因此政法委虽然降格了,劳教制度似乎也考虑取消,但是面对社会危机带来的各种抗争与社会秩序的混乱,当政者还是“维稳”当先,所以上访人士与维权人士仍然纷纷被拘押。连异议人士张林的10岁女儿张安妮也难逃一劫,成为中国最小的良心犯!这居然发生在“习李新政”一开始的时代。

习李虽然不谈政治改革了,但是还在说要反腐败,习近平亲自说,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但是至今为止,还只是打苍蝇,未见老虎。本来传说会动到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但是他的名字马上出现在军报上,至少还可以有一阵子的“平安”,可见反腐的阻力。而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民众立即被捕。可见当局反腐也没有诚意,因为目前中国所走是“权贵资本主义”道路,又岂能侵犯到那些权贵利益?为此只能禁止“权贵资本主义”字眼的出现,免得揭穿“社会主义”的假面具。

现在谈“三个自信”或许也陈义太高,因为在大陆人到香港抢购奶粉后,现在又开始抢购大米。共产党号称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先让人民对奶粉与大米有自信,是否比空谈理论、道路、制度,更符合人民的需要?

其实所谓“三个自信”早就是“三个破产”。毛泽东说的“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它不但是“西化”邪路的产物,也早就破产,否则何必改革开放?社会主义道路也已破产,早就“走资”了,共产权贵成为官僚资产阶级。

唯一还没有破产的是一党专政的制度,只是这个“共产”是挂羊头、卖狗肉。但是这个专制制度迟早必然破产,这就是他们非要推出“七不讲”的原因。只要七不讲松口,中国的专制制度就要土崩瓦解。中共领导人及毛左们以为搬出毛泽东,就可以红色江山万代传?别做梦了。互联网是我们大讲特讲的武器,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