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宪政之争趋向白热化:向左还是向右?

中国官媒《红旗文稿》和《环球时报》5月21日和22日发表的两篇有关宪政的文章,几日来在学术界和互联网上引发了大规模的争论,有关宪政“姓资姓社”之争日趋白热化。

知名学者张千帆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宪政属资论”系官方御用文人和无良媒体在策划“造反”,挑战民间正在形成的宪政民主共识。中国当前的最大危险是缺乏体制共识,宪政改革的希望不在官方在民间。

“我们信仰的主义是宇宙的真理”
5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晓青在党媒《红旗文稿》上发表《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一文,称“宪政不符合中国国情”、“宪政的制度元素和理念并不适合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民主制度绝不可以称为‘社会主义宪政’”、“中国没有必要为资产阶级的‘宪政事业’做贡献”等。

仅一日后的5月22日,人民日报社下属的《环球时报》刊登名为《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该文指出,这两年宪政概念突然走进舆论场,是中国主流政治发展之外的一个枝杈,它是从西方的话语体系出发,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宪政主张在深层上是与中国现行宪法对立,误导了部分知识分子,在互联网上引来一些追随者,但它对中国社会的真实影响不大。

无独有偶,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同日也发表了该报总编辑孙临平《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的文章。孙临平指出,共产党人要始终同心坚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仰,笃信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在党的引领下,我们靠中国精神战胜过千难万险,今天,也一定能靠中国精神成功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最终实现中国梦。

“官方御用文人策划‘造反’”
上述三篇文章一经发布,立即在互联网上引发了大规模的争论,在学术界大批知名人士集体批判的同时,网友也纷纷吐槽,各种以“宇宙真理”为题的恶搞段子在微博、论坛等平台疯转,“宇宙的真理”一词甚至一度挺入新浪微博的时事热搜榜。

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在接受本网采访时表示,上述几篇文章是公然对民间宪政共识的挑战,更是对习近平2012年12月4日在纪念宪法颁布30周年大会讲话的否定。“半年不到,就有人跳出来大张旗鼓攻击宪政,分明是有人在策动‘造反’”,张千帆对记者说。

张千帆指出,宪政简言之就是实施宪法,宪法获得了实施,宪法规定都得到了落实,宪政就实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12月4日大会上曾说“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这就是宪政。而近日某些御用文人和无良媒体打着“学者”的旗号,操着“文革”的腔调,攻击“宪政属于资本主义”,是“兜圈子否定发展之路”,这些人呼吸着浓重的PM2.5,喝着遭到污染的水,吃着含有农药毒素的食品,却在昧着良心地粉饰中国式“发展”,只能说明其道德人格已彻底变异。

张千帆还表示,中国当前的最大危险是缺乏体制共识,左派和右派之间打得不可开交,意识形态严重分裂,几乎可以说是“不共戴天”,这种共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价值立场,而是关于基本游戏规则的底线共识,尤其是关于这个国家的基本体制的共识。中国应该借鉴西方的宪政民主构建政府,而不是拒斥宪政文明。“中国今后至少需要达成党内民主化、选举规范化、言论自由、经济市场化、司法职业化和宪法实用化六点共识,只有形成这样的体制共识,中国社会才能避免大动乱的危险。”

在左右派“不共戴天”的当前,如何达成这种共识呢?对此,张千帆把希望寄托在民间,而非官方。他指出,改革的生命、希望和动力在民间,通过自由言论或全面讨论达成共识当然最好,但是官方和左派从来不是这么做事,他们总是喜欢抱政府大腿,中国右派也有这种倾向,官方的路基本上死了,如果没有民间触动,官方宪政是不会启动的。但中国民间现在这种状况是万万不行的,没有基本共识的改革肯定是要失败的。在中国,有三支推动改革的主要力量,律师、学者和媒体,三支力量能够联合起来,对一些基本问题促成强大的社会共识,中国才有希望。“现在官方用左派御用学者挑战民间宪政共识,这种做法当然很拙劣,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现象和人民没有太大关系,而是说明官民裂痕越来越大。官方宣传部门的思维越来越不靠谱,还以为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却激发了民间的热烈反弹,当然这也不失为另一种共识对话。”张千帆最后对荷兰在线记者说。

“极左势力是执政党最致命风险”
除张千帆外,许崇德、徐昕等大批知名学者也纷纷通过微博、博客等平台反驳杨晓青等人的论调。

与杨晓青同属人大的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宪政网”21日连续发表许崇德和李林两篇文章,被网友称之为是对杨晓青言论的回应。有“宪法泰斗”之称的许崇德在《宪法是法治国家应有之义》中指出,(有人)以极其革命的面目出现、打着反“西化”的旗帜的极左思潮,先悄然歼灭宪政这个提法,以便架空宪法,使宪法边缘化。这种故意撇开社会主义宪法,片面地把“宪政”定义为资本主义,然后编造出“宪政”提法会招致西化的神话,误导典论,欺蒙领导,其意欲挥舞大棒重启反右派运动的作派很不合时宜。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马长山则在微博中表示,反宪政逆流除了政治逻辑,就是“文革”口号;他们自命“匡时济世”,实乃祸国殃民。如果说执政党当下面临着很多风险和考验的话,那么基于垄断利益集团的极左势力,就是最致命的风险,他们高举“革命本色“的大旗,一步步把中国推入重蹈苏联覆辙的深渊。只有力行宪政与法治,才能赢得民心。

中国人民大学张志铭教授指出,我们已经有了宪法,岂可没有宪政!对于宪政概念的理解,对于宪政之于当今中国的具体含义,可以有不同的认识,需要探讨澄清,但是宪政犹如人权、法治、民主、科学等等,皆属当今人类的共同话语和实践,今日中国绝不可、也无可能弃之如敝屣,请当局者明鉴!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范忠信同样通过微博对杨晓青等文章提出批评,他指出,宪政是什么?就是宪法兑现的政治,就是宪法至上的政治,就是限制政府权力的政治,就是任何组织和个人受宪法约束的政治,就是人民权利不受任何法外限制的政治!一句话,宪政就是民主政治,就是现代文明政治!反对宪政,实质上就是恢复封建君主专制体制!

徐昕对此表示,环球时报社评及胡锡进,称宪政最终是要削弱否定中国既定的发展道路,在深层上是与中国现行宪法对立的,逻辑错乱,是其一贯手法。宪政,简言之,即落实宪法,保障公民自由,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正如习总反复强调的那样。

网友精彩点评:中国刮起“朝鲜风”
网友“木子老龙”:杨晓青教授的雄文刊发后,《阴曹日报》迅速予以转载。慈禧太后读完文章,抚报大哭:“哀家早就说过,宪政不适合中国道路,偏你们不听,要革命、要起义、要民主、要立宪,热热闹闹折腾了一百多年,死了几千万,如今你们明白了,哀家说话是有道理的。这杨晓青是谁?知己啊,快过来陪哀家。”

网友“北京崔卫平”:说个实话吧。一听见“宇宙的真理”,就觉得欢乐得不行,笑得弯下了腰。因为有人知道自己在地球上已经找不到同道了。

网友“童大焕”:宪政其实对中国各个阶层都有利,而且也已是当下中国的当务之急。它像清洁的水和清新的空气一样,是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的必须。威权春梦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环球”风,故国不堪回首雾霾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海蜃罢?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指缝流。

网友“海天纯蓝”: 宪政姓资而不姓社,这些人说的理由可能自己都不认可。所谓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政治自信乃真不自信。君何时听到老美称其自信过啥,自信其实自己意淫而已。

网友“海伦民”:似乎又来到清末那个关口:维新还是守旧,立宪还是保皇,改良还是革命,冲突已白热化,必须做出选择。

网友“荒堂省三”:杨晓青通篇文革语言令人油然想起“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造反有理十年浩劫。刘少奇手持《宪法》衰叹,没有宪法,连国家主席的人身权利都得不到保障。这是老一辈含胡耀邦邓小平习仲勋等的呐喊,所以才有那一轮民主法治启蒙。不过三十年光景,就被忘得如此干净吗。

网友“温文尔雅哥”: 我怀疑朝鲜崔大使是来我国传授他们主体思想的学习心得的……从他落地那天开始,我国陆续就有了“宇宙的真理”和“无德无信美国人”……简直就是刮起了一阵子朝鲜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