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环球时报遇上南都评论

5月26日,@环球时报评论 在新浪微博发表了如下感慨:

1

环球时报评论:偶尔会遇到一些人,说,我不给环球时报写稿,云云,神情很骄傲,仿佛一下子就站到了道德高地。他不知道,他这样说,反倒让我们松了一口气。心胸狭隘,必然限制视野,限制思维,多半是写不出什么好文章的,也就不用惋惜了。

引来同行 @南都评论 前来吐槽:

2

南都评论:经常遇到一些人,说,我再也不给南都写稿了,云云,神情很气愤,仿佛一下子站到了什么高地。他不知道,他这样说,让我们很是惭愧。说这种话的人,多半是文章总是被我们枪毙,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太猛的文章确实没办法发出来,实在是让人惋惜啊!

另附网民自创两则,来自新浪微博:

松月夜听雨:偶尔会遇到一些人,说,我从不吃地上的大便,云云,神情很骄傲,仿佛一下子就显得极有品位。他不知道,他这样说,反倒让我们松了一口气。心胸狭隘,必然限制视野,限制思维,多半是不知道新鲜热辣的大便是多么美味,也就不用惋惜了。

学舌给你听异见:经常会遇到一些人,说,我总给环球时报写稿,云云,神情很猥琐,仿佛一下子就叼到了极速飞盘。他不知道,他这样说,反倒让我们闷了一口气。一心飞扑,必然耗费体力,暴露思维,多半是叼不住什么好飞盘的,也就不用再叼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