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9号文件是习近平的政治灾难

中共中央办公听一个月前发出9号文件,试图发起对西方意识形态的一次全面“反击”,即提出所谓的“七不讲”。现在看来,这个文件给习近平带来上台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说这个危机非常严重,最重要的标志就表现在,此举几乎让所有支持习近平的人都大失所望,甚至是绝望。就连那些完全认同习近平主张的人都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习近平很可能完全没有能力担当大任。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9号文件的始作俑者就是习近平,而“七不讲”正是他本人的主张。此举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从京城的精英到海外的观察家,都在分析和猜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论习近平的目的是什么,此举都暴露了他最致命的弱点-愚蠢。因为习近平在此时,以如此低能的方式向所谓"西方意识形态"发动全面攻击,不可能达到任何政治目的,而只能充分暴露自己的弱点。

在我看来,此次事件的要害并不在于习近平该不该防范西方意识形态,即便是在西方国家之间,也不是没有意识形态之争。任何一个有能力的国家领导人,都必须明确提出一套既体现自己政治理想,又反映国家独特传统的意识形态。在这个意义上,都不可避免对其他意识形态有所排斥,有所取舍。

挑战在于,政治领导人的意识形态表述,要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展现出对本国人民的号召力,否则,说的不好还不如不说。江泽民和胡锦涛没有这个本事,他们选择不说或少说,更重要的是,选择了官方与民间各说各话,形成一种官方话语与社会现实完全分离的格局。这种格局必然导致精英没有是非,社会道德沦丧,对整个国家是非常有害的。但这种格局对于机会主义的政治和知识精英们则未必有害,他们可以混水摸鱼,名利双收。

习近平似乎想结束中国的这样一种混乱局面,而他的愚蠢就在于,他不明白如果自己能力不足,说的不好还不如不说。或许他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以保密文件的方式,试图用权力的高压让所有人,或者让所有吃共产党饭的人“七不讲”。

习近平可能是这样想的,你们不能天天吃我共产党的,喝我共产党的,还要天天骂我共产党。习近平没有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用高压手段是否能够改变这种局面?

自六四以来,一边骂中共一边还能名利双收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共政权的意识形态已经完全破产,其政权的正当性完全不靠旧的意识形态,除了恭喜发财,也没有新的意识形态。

当然,骂中共还能有饭吃,还能有名有利,太蠢了也不行,大家都要懂规矩。做奴才的要懂,做主子的也要懂,这样就可以相安无事。那么,这个规矩的界线设在那里呢?这就要看主子是谁了。江泽民的底色本非红色,且当时又有“韬光养晦”的圣瑜,因此他逐渐放开了尺度,尤其是对中共历史的尺度。对西方的普世价值,江也是向往的,于是,这方面的言论尺度越来越宽。

胡锦涛有一个粉红的底色,但是他只敢在内部讲要向朝鲜和古巴的同志们学习。虽然毛左们一直想哄著胡锦涛支持他们发动对自由派的全面攻击,并且精心策划了一次对社会民主主义的围剿,但胡锦涛没有上当。不过,据说当时身为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倒是在浙江党校组织文章批判谢涛的文章。这说明,习近平以及一些红二代的言论尺度,与江泽民和胡锦涛这种看家奴才,在内心中是不一样的。

因此,对此次9号文件的一种解释,就是习近平以为,既然我红二代做了主子,就应该立新规矩了,至少可以让你不讲我不乐意听到的东西。

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政治判断,因为习近平不喜欢听的这些东西,不仅是人类的普世价值,而且,七不讲的内容,既是共产党自己打江山时的口号,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官方不得不说的东西。他要公然颠覆这套话语,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诚然,这些政治正确的东西是空洞而模糊的,但习近平不喜欢这些大字眼,难道是他对普世价值有更好的表达吗?当然不是。尤其是那些为习近平吹喇叭抬轿子的奴才们,他们在这次配合9号文件的宣传中表现出来的愚蠢、傲慢,无知和无能,正在给习近平带来一场巨大的政治灾难。

习近平能否从这场灾难中生存下来,已经成为中国政治面临的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2013年,或许会成为中共生死挣扎的又一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