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记者维权遭同行拒绝引热议 胡编被开刷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下属的《环球时报》因其赤裸裸为中共专制政府唱赞歌,不但引起民众的厌恶与鄙视,也遭到同行的白眼,被民众戏称“混球报”或“环球屎报”。日前环球的记者家人有事要维权,遭到同行拒绝援手,引发网络热议,很多人觉得这是环球毫无底线的缘故,更有不少人拿环球的总编胡锡进开刷,称其一个电话、一篇赞扬的文章就能搞定。还有不少民众干脆点明这就是报应。

维权被同行拒绝环球记者诉苦反遭网络讥讽

今天环球时报记者在网络上披露自己父母被车撞伤,他回到延安洛川县,向当地同行发出求援遭到拒绝,觉得失望,并将此事在微博上披露出来,称“希望王记者摒弃意识形态斗争,谨慎消费他人痛苦”。

不过令他没有料到的事,他的遭遇非但没有得到同情,反而招来网络上更大的“幸灾乐祸”与讽刺,用“环球”整天唱赞歌的语系,纷纷劝他多看光明一面忍忍就过去了。很多评论都认为这实在是记者所从事的这份媒体平时没有底线,引起公愤所致。

湖南长沙的“波浪大叔叔”质问表示:“啥叫摒弃意识形态斗争?难道你们环球时报不是干这个的吗,准备放弃党交给你们的神圣使命了?”江苏的“落雨弗愁”也说,天天反对普世价值,时时强调阶级斗争。临到自己,却要求别人忘却价值观的分歧,摒弃意识形态斗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昆明作协理事的“边民微博”感叹表示,这个时候,混球报的人就想到“普世记者——天下记者是一家”了,好分裂啊。

江苏苏州的一位民众用环球体搞笑用题“含泪劝环球时报张治龙书”说:“现在,国家形势非常好。全国人民做着中国梦。西方敌对势力很久没有找到话题抹黑党和国家形象了,你现在把这件小事拿出来炒作,会被敌对势力找到藉口的。含泪劝告,忍忍吧。为了我们的事业!”

自由撰稿人卫庄也建议环球的那位记者,“多看看社会光明的一面,忍忍就过去了!”

浙江的民众“heiyo”也用环球体恶搞该报记者说:“中国正处在高速发展期,难免会出现一些车祸,要相信执政者的智慧和眼光,要相信当地政府处理这类事件的能力。有些人搬出西方那一套,一点小事就想利用媒体推波助澜,这样的人内心不是想解决问题,只是想中国乱,这样的阴谋人民不会上当。”

作家再讥环球胡编:“一个电话,绝对搞定”

作家天佑认为很能理解同行为什么不帮他,理由很简单,环球整天无底线地为这个体制唱赞歌,这个体制应该对他们网开一面才对。他还说:“这事儿不用找同行,打电话给他们的胡编,一个电话,绝对搞定。然后,发一篇新闻,赞扬这个地方政府执政为民就好了”。

北京市民廖半仙表示唱赞歌不是问题,攻击南方周末,置同行与死地,这是新闻界的公敌。

四川成都一位民众“rusteel”回应说:“胡编忙着叼飞盘,没空,就算有空,也不会为了这事给领导添乱”。编剧赵冬苓也继续开刷说,“很可能打过(电话),然后被胡锡进主编和颜悦色地教育了一番:‘小张同学啊,不要给政府添乱’”。

总经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中国自古就有善恶有报之说,因此新浪的“在不路”干脆点明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海南作家亦忱也说:“我历来相信报应。恕我境界不高。”广东某企业总经理孔智勇也表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新浪的“养育男孩儿”则表示,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些为虎作伥,做吹鼓手的人要当心了。自己作恶,祸延父母、妻女。

对有作家担忧环球的编辑、记者出来找工作会不会有人接收的问题,上海市民“两轮自行车”出主意,就说自己是不愿意同流合污所以出来另寻东家。

山东济南一位作家“狼心苍苍”更是“高级黑”,他借批评继续挪揄环球说:“不准你们黑《环球时报》的工作人员。《环球时报》是什么媒体?你们不知道吗?它就是党的看门狗。党的看门狗的家人被主人揍了,那是应该的,俺们《环球时报》从业人员素质这么高,怎么会向什么媒体求援?俺们首先要做的是告诉世人,自己家人没有出事。这才符合看门狗的要求,忠心为党,自己算吊。”

面对网络的一片非议,上海市民“下里秦人-交易者”感叹道:“环球时报啊,难道贵报的员工也是过街老鼠了?”

胡锡进称环球英文版的都是小青年,认为江湖险恶,并用阿Q式的精神说:“没啥呵,环球时报发行量如此之大,环球网是报纸所办网站中除人民网外规模最大的,自信更能帮助人保持涵养。”有民众反讥说,胡编的N个自信之一?

知名时评人王石川也回敬胡编说:“不是江湖险恶,是飞盘胡太险恶,人家都那样不幸了,这货还惺惺作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1. 南辰墨
    2013年5月31日02:58 | #1

    礼尚往来,应有之义。王歪也并没有批评张记者的言辞,只不过在环球日报主张的淫威下,表示爱莫能助而已。而张记者的反诘之词,上来就以“放下意识形态斗争”的话来给对方扣“意识形态斗争”的帽子,等于在说王歪是阶级敌人,如此罗织罪名,思图陷人于罪,居心险恶,很有讼棍之风,这样的人,这样的作为,居然向自己正在攻击陷害的人求助?匪夷所思。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