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说历史:赵紫阳倒台的真正原因

牛泪按:准备写四篇短文,主要谈谈热点政治人物的历史问题。第一篇先谈赵紫阳,说说他是怎么倒台的;第二篇谈李鹏,主要聚焦在“六四”给李鹏带来的收益和损失;第三篇告诉各位温家宝能登临总理宝座的真正原因,以及温任总理期间遭遇的两次政治危机;第四篇则综合内部资料和公开信息,集中谈谈江泽民和胡锦涛的关系。以下是第一篇。

赵紫阳是先被李鹏戴上“分裂党”和“支持动乱”的帽子,后来又被中共轰下台惨遭软禁的。中共官方的正式决议,并没有支持李鹏提出的两大罪名。老牛也认为,赵紫阳倒台,和“分裂党”、“支持动乱”没一毛钱关系。

赵紫阳下台的原因很偶然,即他在5月16日会见戈尔巴乔夫时,拍邓小平的马屁拍在了马蹄上。在和戈尔巴乔夫的会面中,赵紫阳透露:我们所有重大决定都要请示小平同志,邓小平虽然退休了,但他在中共党内的决策地位不变,遇到最重大的事情,我们需要向他请教。

赵紫阳说的是大实话,但在当时的社会氛围下,这样的说法就很容易引起误解。据说邓小平从家人那里听到这个谈话,先是错愕,接着大怒。邓小平女儿更是恼怒,立刻打电话给赵紫阳,指责赵紫阳企图把大学生们的注意力,转向邓小平。赵紫阳进行了解释,但邓家拒不接受。

其他几位老人,加上李鹏等人,很快从邓家和邓办得知了邓小平的态度。这些人对赵紫阳本来就无甚好感,一看邓小平发怒,就顺水推舟,落井下石。邓小平对此持欢迎态度,因为赵紫阳此举不仅惹恼了邓,对于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也需要有人来承担责任,赵紫阳是自己跳出来当了牺牲品,这不能怪邓小平手狠。

事实上,在当年4月24日-29日访问朝鲜之前,邓小平对赵紫阳还极为信任。访朝之前,邓小平在位于景山后街的家中和赵紫阳还有过一个私人谈话,邓小平提出,要在合适的时候,把军委主席也让给赵紫阳担任。赵紫阳当时还极力推辞,说我们现在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时刻,国内外形势复杂多变,需要您老的智慧经验来统筹大局,指导判断等等。

赵紫阳和党内左派如李鹏等,对运动性质持不同看法的确是有的。不过在运动兴起之初,和左派持不同观点的绝非赵紫阳一人,连邓小平自己也这样认为。胡耀邦追悼会结束不久,赵紫阳对学潮运动提出的对策包括劝导学生复课,对学生要疏导,展开对话,避免流血,若有打砸抢等违法行为,要依法处理,邓小平还同意了赵紫阳的处理对策。所以,诱发赵紫阳倒台的真正原因,绝不是因为他对动乱的支持和同情。

赵紫阳倒霉的拐点出现在4月26日。这期间,赵紫阳正在朝鲜访问,《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即“四.二六社论”。这个社论对事件定性,和赵紫阳出国前与李鹏达成的一致意见有很大出入。外界有分析认为,这个社论是李鹏的阴谋,这其实是扯淡,该社论出台是党内左派的一次合谋,李鹏只是这个社论的始作俑者之一。另外,李鹏自己也在党内各个场合说这个社论体现的是邓小平的指使精神,这也是扯淡,因为至少在社会发表前后,邓小平从来未置一词,李鹏请出邓小平这个老虎,为的是给自己打气壮声威。

社论出台后,邓小平对事件定性不置可否,对社论本身也不置一词,赵紫阳也不了解邓小平态度有无变化。邓小平是个实用主义者,在邓小平看来,稳定和保持共产党继续执政是目的,其他都是手段,只要能够实现目的,使用什么手段我都可以考虑。所以,不管你改革派赵紫阳还是左派的李鹏,你们怎么搞都可以,我只要两条:稳定与执政。手段你们自己选,但谁要动摇到这两条,谁就没有好果子。

这就好像当前中国的形势,左派又是“新三反”、又是“七不讲”,右派也跳着要否定毛泽东检讨邓小平。习近平现在还有闲情逸致缝合左右两派、平衡左右冲突,哪天等他失去耐心,或者是这种冲突动摇到他的执政地位了,哪一派要倒霉还真难说。就好像前阵子,胡德平乱说话惹恼了习近平,习近平就往左偏一阵子,左派现在也像打了鸡血一样欢实得很,兴奋得紧。左派只要这样再闹下去,说不定一年不到,这板子还要打回来,再打在左派屁股上,就好像邓小平在端掉赵紫阳后又回身一枪搞南巡讲话警告江泽民一样。

因为在事件初期和邓小平交换过意见并获得了邓小平对事件柔性处理的认可,赵紫阳认为他自己对事件的定性认识才是对的,才是符合邓小平圣意的。所以,在5月3日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讲话,和5月4日会见亚洲银行理事时,赵紫阳都继续坚持原来立场,肯定学生的爱国热情,强调使用民主和法制的手段解决问题,并认为应当通过协商和对话,在理性和秩序的氣氛中解決。

应该说,这是赵紫阳走的第一步错棋,因为邓小平重视党内团结,中国人都喜欢家丑不外扬,而赵紫阳和“四二六社论”的立场定性有着明显不同的两次谈话,就等于是向老外们宣扬了中共内部对运动的分裂立场。但到底是左派透过“四二六社论”分裂了赵紫阳,还是赵紫阳透过这两次讲话分裂了左派呢?老牛认为这个都很难说,因为赵紫阳和党内左派的李鹏等人都在押注投保,在等邓小平拍板,邓小平说谁分裂,谁就是分裂,赵紫阳的错误在于找错了倾诉对象,公开了分裂立场。

在这种胶着状态下,赵紫阳又出了最臭的一招。5月16日,在接见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时,赵紫阳一巴掌拍在邓小平的马蹄上,这下彻底惹恼了邓小平。

邓小平认为赵紫阳是在关键时刻把自己抛了出去,其实要说抛出邓小平,李鹏才是第一个抛出邓小平的。“四二六社论”出台后,李鹏在党内高层四处造势,说社论体现的是邓小平的精神。只是李鹏这人比较聪明,他的宣传造势都是在高层内部,而赵紫阳却是在接见戈尔巴乔夫时透露了邓小平的掌门人地位,并被中央电视台做了公开报道。其后,有人开始冲击邓小平位于景山后街的住宅,并在天安门广场上出现了打倒邓小平的口号。邓小平遂决定把巴掌拍在赵紫阳的天灵盖上。

5月17日,邓小平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时任政治局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和姚依林出席,政治局委员兼国家主席杨尚昆列席,邓小平秘书王瑞林记录。会上,针对学生运动问题李鹏和赵紫阳激烈交锋。乔石,姚依林和杨尚昆支持李鹏,胡启立则支持赵紫阳。邓小平最终表态反对“自由化”,要求党内保持一致。在此次会议上,邓小平还提出宣布“戒严”,打算使用军队镇压学生运动。

中共政治有个特点是墙倒众人推,邓小平一旦亮明立场,赵紫阳的政治生命就进入倒计时。

5月18日,赵紫阳、乔石及胡启立到医院探望绝食送院的学生。5月19日,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陪同赵紫阳与凌晨前往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讲话。这些作秀,都是安排后事的表现,说明赵紫阳已很清楚自己要被怎样处理,他想在失去权力的情况下多少捞取一些党外的虚名。

19日晚,李鹏宣布了可以实施武力清场的戒严令,赵紫阳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能通知在北美访问的万里回国,召开人大常委会,从而利用宪法的形式,透过人大机构来达到阻止使用武力清场和实现人大实权化的双重目的,这只能说是赵紫阳的最后一博,不过被温家宝劝阻。

天安门清场以后,政治局扩大会议于1989年6月19日-6月21日召开,会议以批判赵紫阳为主,李鹏在报告中指责赵“分裂党”和“支持动乱”。6月23日-6月24日召开的中共十三屆四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李鹏代表中央政治局提出的《关于赵紫阳同志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中所犯错误的报告》,因消极对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方针,严重忽视党的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和思想政治工作,给党的事业造成了严重的损失,赵紫阳被撤销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和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职务。

从此,赵紫阳成为过去时。不过,李鹏指责赵紫阳的两大错误,“分裂党”和“支持动乱”并未列入会议报告,也就是说,李鹏打算扔向赵紫阳的两块石头还被迫握在自己手里,至于李鹏在这场事件中收获了什么,是老牛下篇要讨论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