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女儿的上海人开始恐慌了

在上海,生女儿的家庭向来是有点骄傲的。
原因一,上海是全国重男轻女旧习惯最少的地区之一,女孩子从小到大从家庭到社会很少受歧视;
原因二,嫁女儿比娶媳妇开销少很多,爹妈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
原因三,出嫁后的女儿依然名正言顺地做父母的“贴身小棉袄”,而且还捎带着女婿一起来做,十分实惠。
亲戚甲,(女,三十奔四),只要是家人聚会便是她滔滔不绝地开讲“成功女儿推广会”、“成功家教介绍会”的时机,从女儿三岁上幼儿园初露神童端倪到一举轻松保送名牌大学,期间钢琴考级、奥数加分、英语托福,桩桩件件大事小情翻个透,一朝如愿的自豪令在座育有儿子的爸妈没有不胸闷的,谁叫自家儿子们天生顽劣,不用功向学,除了踢球电玩,真没有什么可以比过人家女孩子的。
后来终有一智慧人士破解此迷局,批评谓,如今中国的应试教育只适合擅长死记硬背的女生,于有独创精神的男孩格格不入,至此,儿子们的父母略挺了挺腰背,不过还是有点自欺欺人的不爽。
朋友乙,(男,四十有五)在谈到买不买房子的问题时,诡异地向我窃笑道,这个嘛,就不用我考虑了,女儿嘛,难道还要买套房子做陪嫁?说时,那种占到便宜的欣欣笑意在斯文的眼镜后面藏都藏不住。
这个善于理财的男人,早就算透了这笔投入和产出是多么地不成比例。上海的房价像恶性肿瘤般地疯长,几日不见就大出一圈,令养着个独生儿子的家庭惴惴不安,天晓得这只肿瘤还会不会再长,会长到什么地步?
即使买了房,又出来众多新花样,不能有贷款,却要有名份,《上海新老娘舅》的电视节目里老是上演着这类又恶俗又现实的家庭闹剧,家有儿子们的看了又看,看不出什么好结果,却是不会看出什么好心情。
同事丙,(女,五十出头),每逢休后上班,必炫家事,凡家里去商场购货、装修搬场、外地扫墓,节日全家集体出游等等,一概用“阿拉女婿”为前缀,彼时伊声音嘹亮,笑意吟吟,女婿既是免费的司机,又是勤恳的劳务工,再加五好服务生,关键的,还是慷慨的买单者,听得我真为那个女婿的亲姆妈心酸,自己生养的儿子不舍得用,天生便宜了人家姆妈。
可是,可是,如今突然形势大变,那些内心有点小得意的父母变得恐慌起来了。
周日,与一众亲友聚会,席将散未散之际,表弟媳妇,一位家有女儿的姆妈,郑重地向与会人员宣布,我要开始为女儿找婆家了,请大家广开思路,并付诸行动,思想可以解放一点,步子可以迈大一点,心肠可以再热一点,众人愕然,随之大笑,侬女儿大学刚刚读了几学期,好像也太急了吧。
能不急吗?这位忧心忡忡的姆妈说,现在上海什么都稀奇,就是剩女不稀奇,我可不想等我家女儿熬成剩女再来求你们扶贫帮因,找女婿就像挑苹果,下手要趁早,出手要果断,好苹果就那么几只,稍微打个瞌睡,就被人家眼头活络的挑走了。
妈妈是真急,女儿年方二十,做妈的已经数次去过“人民的公园”,就是传说中的上海最牛相亲大市场。那里人山人海,到处挂满制作精良的儿女广告,而且一眼望去,女性的广告远远多于男性,据非官方统计约为七八比一,更有危言耸听的说是十比一。她们的父母躲在树荫下,只要见有人对他们的广告表示兴趣,便羞答答地前来搭话。看得这位没经验的姆妈心里一抽一紧的,那些挂出来的女儿们都有好学历好工作好收入,不晓得为什么还要逼得父母出如此下策。
于是大家开始分析,发现问题根源在于,上海就和北京一样,是个太牛的城市,人太牛一点没什么关系,城市太牛就不好,生态立马不平衡,人心顿时有躁动,把日子过得好一点的愿望无可厚非,于是从前的男婚女嫁的潮流发生了质的变化:
人群中本来优秀分子就只有那么一小撮,去掉一半女孩,男孩已无多,按照甲男可配甲女亦可配乙女,也可配丙女丁女的游戏规则,这么一搭配,完了,一搭四;再余下乙男可以一搭三,丙男一搭二。丁男一搭一。但是问题是国人之女性总想搭那高一阶梯的男性,尤其是上海的女性,经常做做一嫁重投胎的美梦也不是什么错事。
于是上海的男性只好无比务实,人家一思忖,我娶不起你,总还躲得起嘛!这样一来,上海的丁男甚至丙男乙男,甚或甲男,娶了外来的女孩,从外来的女金领,到外来的女保姆,有娶无类,充分体现了男人天生就比女人强劲得多的抗挫折优势。
某些外来的男孩一看,这个太牛B的城市里地贵人更贵,没我什么戏,有在这里受势利女人的白眼,不如打道回府,好好混就是个不错的爷。又完了,流失了一大批适龄适婚的男孩。
大家最后无比感慨,清醒地认识到,改革开放三十年,只有婚姻才是我们国家最早也是最彻底市场化的一部份,充分自由竞争,完全市场调节,不需要红头文件开路,也不用行政命令监管,风险自负,盈利自取,不需舞弊,不怕贪污,几番较量后,各自摆正自己的位置,听到过向政府讨地讨房讨钱讨名誉讨说法的,从没听过向政府讨结婚的。
经过热烈讨论,大家回过头来一想,发现表弟媳的着急一点不可笑,这正是千真万确的、不折不扣的市场思维和市场行为,大家一致肯定,只有嗅觉灵敏的人才能永远走在市场的前列。众人愿意挖掘潜力,广开门路,与目前比较恶劣的市场环境做个搏斗,为表弟媳早日觅得如意女婿。
其实婚姻的这种尴尬不仅发生在上海,只是在上海反映得更具体一些更夸张一些。对想结婚的女性来说,在严酷的市场变化面前可以灵活定位自己的目标,以应付有些混乱的人口危机,对那些吵吵一个人过也蛮好的女性朋友而言,这里面的行情起落于她们就没有什么利害冲突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