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文革再现,不是危言耸听

在习近平掌权的这半年中,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习当局的观察和期盼,从谨慎乐观迅速转为悲观。其中政治观察家,微博笔名为冬眠熊的李伟东的转变,最为典型。

笔者对李伟东的时局评论和政治观察一直在关注,这是因为,第一,他长期和国内的左中右派有较深入的接触,因而了解各派的思想主张及其冲突所在;第二,他对可能影响习近平执政的各种主张有较深入的分析;第三,他半年前作的推测,即关于习近平会在执政初期持中左立场,权力巩固后会向中右转,很有意思。

笔者仔细阅读了李伟东于过去7个多月发在微博上的“午夜政治观察”,以及另外几个演讲,认为他的转变具有警世作用。而他提出的文革会再现的警告,特别值得关注。

李伟东曾发过两个长博,记录了自2012年11月中到2013年1月底以来的时评和由谨慎乐观到比较悲观的心路历程,而笔者认为,他真正悲观的心路实际上反映在他后来写的微博里。

去年12月底,李伟东对习近平执政的预期尚属谨慎乐观,他说:“回顾2012,最欣慰的是大趋势总体上仍向民主化的方向演变,虽然进展缓慢,但遏制了倒退,形成了‘温和中左’的局面,并为进一步改革或光荣革命性的变革留下了空间”,“但还看不出宪政的可能”,“时局尚不明朗”,还需“再观察”,“还剩最后一次改邪归正的机会”。

但是没过几天,2013年年初,南方周末和炎黄春秋相继被关闭;习近平在军委接班会上说,他承接的是从毛邓江胡四位主席传下来的指挥棒,又说,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由此,李伟东预言:“不会政改了但会经改”;“有三大自信就不会真改革的,反腐会有的,但开明专制体制下是难有大作为”。

而李伟东在5月9日发出的“午夜观察”则已完全逆转了他早先的谨慎乐观。他说,“时局变化之快超乎想像,我用了最大善意和难以消除的疑虑混合分析新政,不想影响人家‘万一真改革’的可能,批评也只是警示而已。悲哀的是批评的都应验了,新威权、党的孩子、无薄之薄路线、深度毛粉和中国模式”。李伟东发出这样的感叹:“什么时候最黑?被乌云笼罩的黎明前啊!”5月27日,李伟东言语中甚至透出一种绝望。他说“今晚不发什么了,要给这个帐号准备后事了。如果哪天诸位朋友见不到老熊了,就是离开这污浊的人间回到银白的北极了”。看来新一轮言论紧缩即将到来。

以笔者之见,李伟东悲观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习近平拒绝宪政改革,而按照习现在的这种搞法,文革会再现。对此,李在他的微博里屡次发出警告。他说,大家现在陷入一种民主潮流幻觉中的文革麻痹症,以为文革不会再来了,理由是:1、灾难深重有目共睹;2、中共有决议;3、世界民主潮流推动,不可能反动;4、新权贵也害怕搞文革,定会压制。现在看全错了!因为,1、毛的祖宗牌位要一直举著;2、新贵也能搞文革,薄已证明可以剥夺民营;3、可以利用两级分化搞崇毛。

他还说:有人怀疑文革重来时质问:现在还能踢开党委闹革命吗?现在还能砸烂公检法吗?你这是被文革的具体形式蒙蔽了。文革就是当代法西斯,就是一个领袖(如希毛薄)、一个主义、舆论一律、一个专政,一支党卫军、领袖或党指哪打哪,排除一切异己,唯一不同就是希魔打世界,老毛窝里斗。

李伟东再三警告那些以为“文革已死不会再来”的朋友,他说,一年前重庆已经上演了一回文革复辟,你们怎么这么健忘?他们不批重庆模式就是要等著今天再来一次。刚被整的灰头土脸的W(指温家宝)甚至公开警告文革回潮危险,这一定是他在朝中的真实感受,你以为他是忽悠吗?文革前被整死的那些书呆子都是你们今天这副傻样!

大家都知道,这几个月发生了一连串事件。南方周末和炎黄春秋被封网被整肃,中宣部门传达“新三反”、“七不讲”、“十六条”,官媒充斥著吓唬人的大帽子“宪政姓资”、“宇宙真理”等,一股似曾相识的逆流,甚嚣尘上。现在甚至有人主张公开否定《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为文革翻案,声称不再来一次文革,中国就没戏。从这些迹像看,李伟东的警告,绝不是危言耸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6月2日20:44 | #1

    恩,快六四了多发点东西赚些钱,好儿女全家移民西方呗,文革?假文革真封建权贵吧,习用毛泽东的手段保卫的是红色权贵资本主义,连法西斯主义都不配,法西斯是对本国人民的肯定,为了给本国人民带来实惠和利益才对外扩张的,红色权贵资本主义与之相反,剥削本国人民再用捞来的钱把后代移民西方,习的家属有多少在国外?他还想打全世界?江胡两朝通过贪污腐败环境污染权利寻租低社保等等手段积攒了百万亿的家底,让习大大折腾呗,花呗,不是号称宇宙真理嘛,那就连火星太阳全宇宙一起打,吃老本能吃几年?说鬼话耍流氓经济必然下滑,毛泽东那套无法无天的玩法必然饿死人,习整了个四大不要脸理论七不讲,半年来经济指标触底就是铁证,老百姓绝望的心理就是盼着赶快崩溃早死早超生,一条黑路做吃等死,谁还正经工作?经济不崩溃才怪!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