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触的印度商人以及韩国商人,民族特性啊!

我公司经常有印度公司询价洽商
没有几回能谈成!!

小公司就是廉价西装,乱糟糟的头发,沾灰的皮鞋,还带有强烈廉价香水味!
洽谈起来,罗里把锁,却报很大的量,说他们公司在全印度如何如何多的分销商,巴拉巴拉一堆
然后,要极其极其低的价格;
双方让步妥协后,几个拼柜说是购买样板;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公司就更拽了,服饰考究,胡须裁剪整齐,标准英式英文,淡淡的法国幽香
数量上更是一报就每月500柜起步;我们报出的价格木有竞争力云云;
下回再谈,直接向我方报出他们接受的价格,意思这价位干活的有戏
可是,他有戏了,中方根本就是直接没戏
成本都比他的报价高好多!

老板揭谜底:印度大公司挣钱多,不代表印度人民钱多,消费水品高;
其实印度人大部分真的很穷;但总量还是非常大的;
所以,这些大公司就在印度大量倾销廉价劣质商品,既打压竞争对手,又收刮印度穷苦老百姓的钱
所以,老板拍板我可以全都不接,老板点头,完全没有压力哦!

公司其他同事,以及其他同行,也多有同感。

实事求是地说,印度公司在本行业采购确实横多;
其实我们也会销售低端产品,价格在中部非洲尼日利亚等部分客户均可以轻松拿下,南非就不用说了,但印度人不行!
可以坑定,他们大部分采购了廉价的山寨产品以及处理品,他们比我们的低端产品都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质量不均衡,很多指标很不稳定,基本没有表尊了;
但有一项,他们可以完爆我们所有,那就是——-价格。

总结一下:
业务做久了,对印度的业务比较麻木(或是有经验了);
无论他们如何介绍公司销售网络及销售业绩如哈如哈,均喝茶、喝茶
协议内容到最后,按我方要求的,明确数量,就明确价格,可以做,一定欢饮的;
印度人就这样的德行,老爱夸夸其谈!

无论生意上,还是——国防;

韩国客户不多,但接触的表现擦不多,形式不一样而已。
几个比较熟的韩国客户,业务和产品上他们也比较熟悉,老油条,经常来中国;
业务量中等但不稳定,是工程材料供应商;
每回来了,以熟卖熟,都要到老板办公室里座;
开口就说这回接了首尔那那的大工程,还问,那工程大,你不会没有听说吧,还一脸鄙夷状;
来多了,老板清楚对方什么水平,大部分不用说我们自会赶紧招呼接待他们出门;
一出门,棒子就不谈工程了,就是说上回那那好吃,上上回哪个工厂和他去了那那,直接给了下一场的去处!
去了就龙虾,象拔蚌,帝皇蟹,也不管吃不吃得完;
红酒还看年份,不够再加一双;
还解释说这些首尔好贵的,中国便宜!
下一句没有再说了,就是不是无故吃你的。
有时候,真的是无法理解棒子的思维概念!!
个人对此感觉不太好,感觉他们好像是不吃白不吃的一副姿态;
他要嫌价格不好,服务不到位,完全可以和其他工厂合作;
既然大家合作了,就不要那么小家子,好像能把别人的钱吃回来一样。
鄙视!
而业务,总是有的,还是老样子,吃完你的,再谈;摊开了,然后又说那家那家工厂产品如何好,价格如何底,靠,就知道会这样;
然后,然后他们给面子,按原来的价格,做了;
当然,仅仅就是一个小case的量,说,则师要求的,一定要先把mock up做了,放心,工程一定有的;
按他们最后的说法,大家比较熟了,生意还是熟人好,下回来首尔啊,一定啊!
然后,然后预计他们还会经常来为设计师做mock up(实体模型)

小商人都这样吧,哪国都有啊,能省为什么不省呢;

说说我带的印度和韩国学生吧。

有些实验技术出于成本考虑往往都是手工而不是自动化的,印度学生不耐烦了:“如果有个机械手填料,一个压力感应器,再加一个摄像头,然后来套远程遥控系统,我就可以在家做了“,”如果有个机械臂,带个旋转机构,然后加个液压杆,我就可以不动手了。”总是如果,到最后什么都做不好,直接被开。

韩国学生扶了扶眼镜:“老师,我发现什么技术都可以问你哦……听你的名字,你是韩国人吧……那你家里一定有韩国人……那你祖上一定是韩国迁过去的。”我打开一罐老干妈,他一下凑过来:“啊,这是我们发明的豆豉……”

韩国那段,不会是真的吧!
窃以为,笑话?
请告知,好奇心强

是真的,已经在我这里被奉为经典段子了。那韩国学生来进修两年就回去,其实他比我年龄大,死要面子,手脑配合水平很差,不过比印度学生好点。

还有个关于日本人的段子,我有个朋友2012年去里斯本开会,遇到个日本教授,一些人调侃日本辐射,那个鬼子就强要了很多人的邮箱。一个月后,包括我朋友在内,那些调侃辐射的人都收到了该教授发来的照片,地点是福岛,背景是那个反应堆,他一家人全在照片上,注解是:你们看,我们没事了……没事了(萌大奶)

跟从韩国回来的兄弟聊,那哥们恨的牙痒,多数棒子整天抱着七块论意淫,还动不动就政治制度要我兄弟表态拥护皿煮,当面就说你们应该再分裂一下。他喵的果然大恩似仇。其实直到三年前我都不讨厌南棒,我的专业外交还是个韩国人对我也不错,许多东西文化差异也能理解,但现在我完全被南棒恶心到了

正常,有棒子很严肃的问我高句丽属于棒子,还是属于中国。我嘴上说不讨论历史问题,心里说去你妈的!

至少鬼子比阿三和棒子有骨气是不是果然鬼子是真的死脑筋

挺哏儿的,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么欢乐的事。鬼子较真,棒子无知,阿三懒惰。

看看各类比赛就知道鬼子厚道多了

脚盆啊,关键时候玩阴的还是会的,不过平时不管是装的也好,总之还是过得去
棒子和阿三就是真正的极品了
当年金融危机,棒子在大陆的企业大量直接跑路的,脚盆的很多都是给工人结算工资再走人

迪拜的大贸易商都是沙特的,要价也非常狠。
但是他们确实可以做大量。而且谈生意就是生意,很少吃拿卡要。所以还是比阿三要好的。

中东工程规模大得令人发指,不过只要自己工厂水平过关,还是很有机会打入注册。目前他们对中国产品还是非常谨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