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北京,6月4日仍旧是个敏感的日子

北京——官方为极力避免公众纪念1989年遭到镇压的学生民主运动,会采取更加严格的安检、在工作场所下达特殊的命令,这些措施会对北京的一些市民产生影响。因此6月初的北京总是会气氛紧张。

今年也并不例外。

周二是那场运动遭到镇压的纪念日。北京高校的消息人士称,从周日早晨开始,一直到周二晚,北京高校的行政人员及党员要24小时全天候待命,以防校内发生骚动。中国其他地区的大学也受到影响。位于美国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报道,中国南方的深圳大学似乎也下达了相似的命令。报道说,命令还指示学校的党员和职工,“维稳工作”一定要“内紧外松”。

在北京其他地方,也部署了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及便衣警察,特别是在天安门广场周边。天安门广场是1989年抗议的中心区域,在1989年6月3日夜间6月4日凌晨,军队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造成数百人,可能达到几千人死亡,抗议随之终止。

一名公交车乘客透露,周日下午,她看到天安门广场前的另一辆公交车上,有个人向窗外撒出了一沓沓似乎是传单的东西。几张照片显示,交通暂停,警察在捡拾街上的白色纸张。这位目击乘客在接受采访时说,坐在她身旁的乘客说了句“六四”但不愿再多说。在街上,一些行人拍下了这个场面,有人还捡起了一些纸张。但是纸上书写的是什么内容,我们并不知道。过去,在敏感政治事件的纪念日,传单会被用于传播政治信息。在去年共产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期间,途经天安门广场的公交车都被要求封紧车窗,防止这种事件。

在24年前,17岁的蒋捷连被军队枪杀。每过一年,他的母亲丁子霖就会在北京西部的家中,修改一次为纪念儿子悬挂的纪念横幅上的年数。

今年76岁的丁子霖曾经是哲学教授,她成立了“天安门母亲”组织。今年,该组织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尽管已经被政府忽视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但是他们不会放弃寻求公正。

有123名仍然在世的成员在该声明上签了名,而33名已经过世的成员过去曾签署过这种声明,他们的签名也附在了声明上。声明中写道,“天安门母亲定将绝处逢生。”

该组织称,自1989年开始,他们已经给政府写了36封公开信,要求对话,解释这场悲剧,并惩处对悲剧负有责任的人。他们写道,“至今石沉大海,没有一句回应。”

他们也不认为事情会很快改变:“事实表明,在已经过去的将近四分之一世纪里,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家,江泽民不是,胡锦涛不是,今天刚上台的习近平也不是。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像走马灯似的,越走越远,越走越离谱,一种弥漫着的绝望感正从四面八方向国人袭来。”

该组织指责习近平让中国倒退到了毛泽东时代。他们还说,“我们看不到他对前三十年毛式共产主义原罪有过任何一点反思与忏悔,我们也看不到他对后三十年邓式‘跛脚改革’有过任何一点批评和问责。”他们指的是前领导人邓小平发起的经济改革。

北京另外一个呼吁清算六四的著名声音来自鲍彤。他曾担任改革派领导人赵紫阳的秘书,在天安门抗议遭镇压后,赵紫阳被罢黜。

香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写道,鲍彤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中国要进步,就必须对这一悲剧“彻底平反”。

该报写道,“前改革派领导人赵紫阳的秘书称,全体中国人,包括领导人,都不应再保护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政治遗产,应该反思1989年6月4日的事件。”

周末,对于美国政府呼吁中国全面清算这场悲剧的声明,中国政府作出了愤怒的回应,称其为“偏见”。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对于该事件,中国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中国曾宣布这场民主运动是反革命暴乱。不过就像洪磊的措辞一样,今天提及该事件更常见的说法是“政治风波”。

洪磊说,美国政府应该“正确地看待中国的发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