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楼市相当于美国股市–由底特律想到的

原因在于,中国是政府(政治领导人)主导的社会,美国由大企业(大资本家)主导。在中国,城市权力大于企业权力,而美国相反,城市权力小,企业权力大。

中国人在一座城市,在政府机构、学校、商家建立了人脉,然后安家,然后有了小孩,就离不开一座城市,离开了就相当于把这个家连根拔起。中国人依附于城市。

美国人则依附于行业。如果一个人一直是医生,那他不太可能再转行做其他,因为师长、校友、同事朋友圈子都干这个。如果不做这行了,人脉积累和信息渠道都没有了。美国人依附于行业,而行业由大企业主导。

中国政府主导,可以把基础设施、基础资源相关的商务要素成本压到极低的水平。比如水、电、交通基建等等很多,如果企业破产了,没关系,腾笼换鸟就是;如果换成功,市民在新工厂上班,政府有了新税源。中国各城市,支柱型企业破产的多了,没听说城市因此挂掉。

美国由大企业主导,政府权力有限,基础设施、基础资源相关的商务要素仍然由企业而不是政府提供,市场化定价。如果商务成本高了,企业会自发转移;如果一座城市主要支柱企业破产,则会因为失去就业和税源而迅速衰败。比如现在的底特律。美国城市挂掉,不代表大企业会挂。

中国政府掌握的资产是多的。比如重庆市政府,经营性国有资产总量接近2万亿,加上土地储备20多万亩合5000亿左右;还不包括各政府机关、国有事业单位掌握的房产价值。全部加起来,重庆市政府总资产恐怕得至少3万亿,不比XOM/BP一类的巨无霸企业少。即使国有成份少的深圳市政府,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占据了黄金地段,新闻报导称房产市值超过8000亿。

中央政府更不用说了,仅国资委掌握的央企总资产得接近30万亿。

美国政府掌握的资产是少的,似乎除了一栋办公楼和财政资金,就没有什么资产了。

中国企业的资产是少的。不包括政府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外,大企业,比如联想这样的500强,总资产不过千亿,似乎最多相当于一座三线城市政府的总资产(经营性国资+房地产+土地储备)。其他纯粹的企业,总资产都少。

美国企业的总资产是多的,比如intel公司,总资产达4000亿人民币,几乎相当于中国二线城市政府的总资产。因为各种资源、商业要素、金融资源,是控制在企业而不是政府手中。

所以中国财富的池子是房地产,美国财富的池子是股市。中国买什么地段,好比拥有了城市的股票,相当于在巨型企业里排到了什么位置。

中国各地房产价值,长期看来,和城市经济总量、地位成正比。短期受供求关系和炒作影响。中国更类似于农耕社会的现代版,美国更类似于游牧社会的现代版。

根子还是城市和企业,谁更能束缚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