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不对 吴邦国丑闻频传大为恐慌

【大纪元2013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综合报导)近日,已经退休的常委、江派吴邦国的丑闻频传。从上海“两梅案”,到其家族的腐败丑闻都被曝光。王岐山前一阵刚刚将反腐升级为“战争”,吴邦国的丑闻就频发,引发关注。

吴邦国的“清廉”传说被戳破

曾经挟人大对抗温家宝,发布“五不搞”的吴邦国,向来以“廉洁著称”,不少官方媒体曾经报导过他如何“清廉”的故事,包括当了上海市委常委之后,一家五口人依然挤在天潼路一问狭窄的西厢房裹,夏天家裹没冷气,便搬把藤椅在街边与邻居聊天乘凉,睡到后半夜才回屋。

其 实,这和官方大力宣传吴官正一样,都是骗人的鬼话。《新维月刊》称,吴邦国的夫人章瑞珍本是上海无线电11 厂一名普通女工,随着丈夫地位不断上升,当上了上海飞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其乘龙快婿冯绍东,先是担任美林投资银行中国区主席,如今出任总资产达100 亿人民币的国有产业投资基金一一中广核产业投资基金总裁,而且身兼超级商业航母上海百联集团外部董事。

他的哥哥吴邦杰和弟弟吴邦胜,本来都是平头百姓,现在却成了上海滩呼风唤雨的大亨。这其中,自然和吴邦国的权势有关。

吴 邦国的大哥吴邦杰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从医院退休之后,在商界大放异彩,挂了很多的头衔,如上海开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亚太健康协会副理事长、 上海恒寿堂药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常州市文邦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香港三九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国燃气非执行董事等等。

据上海高层传闻,吴邦杰是个混吃混喝、哪裹都沾的贪财老头。但是因为他是委员长的哥哥,因此每天都有应酬的酒席。按照上海滩大亨圈子裹的规矩,吴邦杰只要一入座,喝几杯酒,离开时宴席的主人就要包一个两万元钱的红包给他。

吴邦国的弟弟吴邦胜,更是实实在在的上海滩大亨,涉足房地产和建筑业两大块,身家雄厚。

他成立了上海三峡实业公司,在吴邦国弟子黄奇帆的鼎力之助下,发展迅速。三峡实业公司旗下又变化出多家公司,例如上海申峡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锦峡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三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申峡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上海申峡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等,令人眼花缭乱。

黄奇帆担任重庆常务副市长、市长之后,吴邦胜和重庆房地产大鳄、重庆市政协委员汤宏伟打得火热。重庆市新开的楼盘后面,比如联众家园等,大都带有吴邦胜的影子。

也有人认为,吴邦胜也是草包,真正操纵上海三峡实业公司,以及相关联的众多企业的,是吴邦国的夫人章瑞珍和儿子吴韬。

吴邦国与“两梅”案

据《动向》近期披露,江泽民1993年回了一趟上海,期间,与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吴邦国商谈吴进京之事,以及吴本人对接任者的人选考虑。吴谈到了自己的铁杆搭档黄菊在他走后升任书记无多大问题,但人望太低,何时能离开上海成了其最头疼的问题。

当时,已得江好感且身为上海市委常委的朱达人,向吴黄建议在上海开展不公开的严打,藉此来缓解市民对黄菊的不满情绪。

报导说,正是在“吴走黄升”的背景下,上海开始低调严打。黄菊在上海基本稳住局面后,江泽民借鉴所谓黄菊经验,布置全国大规模严打。在这次大规模严打中,上海有先期经验,因而得到赏识。

上 海“梅氏兄弟杀人案”发生于1995年7月,次年2月提起公诉,97年2月作出一审判决,同年十一月终审。在上海市政法委写给中央政法委的汇报材料中,该 案被写成“严打的重要成果”。为此,上海社科杂志《探索与争鸣》1996年第12期刊出对朱达人的专访,大肆宣扬严打政绩。

“两梅”冤案被媒体热炒 吴邦国恐慌

当时,作为上海市的大案,市委书记黄菊亲自过问并限期破案,孟建柱在其“联系公安局”的副市长分工内督办,公安局长朱达人亲临一线指挥。

报导说,“两梅”大案当时被上海电视台当作法制节目播出,而梅吉扬在节目中痛哭流涕,否认自己杀人。公诉机关有人发现此案的嫌疑人“无作案动机,无作案时间,无作案证据”,但是最终对“两梅”兄弟有利的证词仍完全被模糊化。

报导称,吴邦国听取有工作人员汇报,知道“两梅”冤案被媒体热炒,指责“一些人让死人不安,让退下来的老同志心烦”。

吴邦国的身边人还放风说:“纠正冤案固然好,但要小心被国内外敌对势力所利用。”很显然,吴邦国只有力保朱达人无事,他与黄菊的名誉才不会受到影响。

报导透露,目前,周强已经关注了上海“两梅”案,指令将该案全部卷宗调最高院“详细研究,以求复现原来的整个审理过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