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追问倪发科造假骗总理:事发后为何能升迁

此公背景: 有个好丈母娘,上海烟厂厂长,和吴人大关系好,吴人大退下来了,一个个痛打落水狗

———–

“粮库满仓骗总理”事件已过去多年,现在民众之所以还如此关注,实际上也说明一个道理,在民众心目中,一个官员必须为他仕途中的每一段履历负责。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与此同时,有舆论质疑倪发科曾涉嫌“粮库满仓骗总理”事件。据报道,《朱镕基讲话实录》曾提到安徽南陵县“粮库满仓骗总理”这一事件,但并未明确谁是主要责任人。

作为十八大以来,继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后,第三个因涉严重违纪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倪发科落马折射着反腐的力度和态势,自然引人关注。倪发科究竟涉嫌哪些违纪问题,现在还未可知。很多人将其与“骗总理”联系起来,其实是想追问当时是否存在“带病提拔”的问题,值得相关部门在调查时重视。

以公开信息而言,倪发科在“骗总理”一事中,到底扮演什么角色,仍不明晰。1998年5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前往安徽南陵县视察落实国家粮食收购政策情况。同年9月,央视《焦点访谈》报道,为了应对朱镕基的视察,当地政府从外地调运粮食,“人造”出粮食满仓的景象。这一事件,在《朱镕基讲话实录》中也曾提及。

事件经曝光后,震惊全国。芜湖方面特地给央视寄送整改意见,“南陵县的主要领导做了检查,主管副县长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粮食局长被撤职”。倪发科是否牵涉其中或知晓内情,并无确切信息。如今看来,这样的追责无疑偏轻,当地粮仓不足、借粮“骗总理”,性质如此恶劣的事,更高层级的官员,就都无责任吗?

据《羊城晚报》1999年2月8日的一篇文章称,在朱镕基视察前一天,作为前任南陵县委书记、时任芜湖市委副书记,倪发科还曾去粮库验收。从常理推断,倪在南陵多年,对当地情形应该较为熟悉,而突击调运粮食这么大的动静,他岂能不知?即便不知,作为“验收”官员,他是否存在失察失职?

当然,不管怎样,至少到目前,倪发科是否属于“造假后升迁”,还无定论。“粮库满仓骗总理”,是否属于其严重违纪的被调查范围,还有待权威认定。如果此事本来就在调查范围之内,在公布调查结果之日理应一并公布;如果不在原来调查范围之内,下一步是否应该纳入调查,也应该给公众一个明确答案。

不可否认,虽然倪发科是否“骗总理”仍无定论,但很多网民还是觉得其难逃嫌疑,并由此追问其为何能在骗局曝光后继续升迁。不能不说,一些地方在官员提拔当中存在着透明度不够、藐视程序等现象,构成了人们质问倪发科“造假升迁”的心理背景。

“粮库满仓骗总理”事件已过去多年,现在民众之所以还如此关注,实际上也说明一个道理,在民众心目中,一个官员必须为他仕途中的每一段履历负责。不管过去多少时间,只要过往的问题一经曝光,追责就仍有必要。对这种陈年旧事追查与反思,也是对官员问责制度的检视。

新闻回顾:

59岁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1998年5月,朱镕基前往南陵县视察该县落实国家粮食收购政策的情况。为了应对朱镕基的视察,当地政府从外地调运1031吨粮食到南陵县峨岭粮站,“人造”出粮食满仓的景象。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倪发科时任芜湖市委副书记,事发的前一天,他还领着一大帮人赶去验收粮仓,准备应对朱镕基的视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