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赛萌:城管之恶源于制度之恶

对于一个每天都浸染在微博之上的互联网爱好者,我的神经早已被天朝的各种神奇刺激得近乎麻木和冷漠。然而,当我看到延安城管跳起踩踏倒地市民的视频时,我胸中怒火再一次被点燃。我相信,但凡稍有良知的人看到该视频都不会平静,光天化日之下,一群打着“执法”旗号的执法人员竟然群殴一个手无寸铁的市民,其手段之凶狠,令人发指;其场面之惨烈,让人不忍直视。这就是天朝,也就是世人眼中的中国,这里发生的一切再次挑战了人们的视觉极限与道德底线。

该视频在互联网上曝光后,借助于微博的力量,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在群情激愤的声讨之下,延安市城管局终于发布回应,称“5月31日执法当中的所有相关人员,一律予以停职、待岗调查。”延安警方的官方微博@延安公安也发微博称,当地公安局已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调查核实。

至此,延安地方政府算是就此事对广大网民一个交代,然而,或许因为视频中的城管太过恶劣,或许由于城管这个群体积怨太深,许多网民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们以互联网时代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与不满。首先,被曝光的是延安城管局修建的城管大厦,该楼高达30层,霸气外露;随后,延安城管局的电话被打爆,该局一负责人称:“每天都有很多网民打电话过来骂我们,严重影响到正常工作”;接下来,说不定延安城管局局长的手表会被曝光……

除了众多无名网友在不懈逼问真相之外,许多意见领袖、知名大v甚至官方党报也纷纷就此事表态,@薛蛮子斥之“令人发指”,@徐小平怒言“太残暴”,而新浪重点扶植的微博红人@作业本则在微博上悲愤地写道“这不叫挨揍,叫羞辱性殴打、临时性攻击、自主性跺人、空降式压顶、跳跃式砸头、跳高性执法、执法性谋杀。”极富争议的媒体人@胡锡进称,“看到延安城管粗暴踩人的场面,悲。它是权力治民而非服务于民这一传统观念的基层反应。”网易新闻客户端更是请来@大尸凶的漫画创作出《城管世界》,将“城管践踏重击”描绘成电子游戏中的必杀技,称其“新副本、新技能,震撼登场”!

作为城市管理中负责综合行政执法的部门,随着社会的发展,城管的职能日益增加,权力剧增。目前,中国执政党中共在城管组织中设有政治委员,城管也逐渐被纳入各地方的行政编制,成为行政机构“城管局”,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职权。在“执法”过程中,由于没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城管普遍存在执法违规现象,如收费、罚款不合理,处分被没收物品,暴力、便衣执法,打砸抢等现象严重。除了针对流动小贩的暴力执法外,还出现多起城管暴力殴打围观群众致伤致残致死的恶性事件。在一些地方,城管成为暴力拆迁的先锋队,城管的汉语拼音“chengguan”也由于城管暴力执法而成了英语单词“暴力”的同义词。

近年来,由于媒体的报道和网友的努力,城管几乎已经成为恶势力和黑社会的代名词,可谓臭名昭著,其斑斑劣迹也被记录在网。然而,城管作为一个政府部门,一个行政执法机构,其背后无疑闪烁着公权力的幽灵。简言之,城管之恶,源于制度之恶,即公权力不受制约和监督的恶果,是社会公器被利益集团所窃取的直接表现。

城管之所以被屡屡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内媒体的选择性报道。其实,在这个制度之下,所有跟公权力相关的机构或部门,都是另一个城管,如监狱、警察、部队等等,只不过城管面对的是小摊小贩等相对弱势的群体,容易引起公众的同情,而且城管涉及的事件多为平常社会性纠纷与冲突,不像警察(包括国保和国安)与军队,所涉及的很多事件与政治稳定挂钩,一般不会被媒体报道,更不会被公众所了解。比如薄王主政时期,重庆警方在打黑过程中的诸多做法堪称惨无人道、令人发指,但这些情况也只是在薄王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才被曝光。由此推之,全国各地还有多少残忍的黑幕是不为你我所知的。

因此,我们在愤慨城管之恶的同时,或许比城管更恶的警察们也在上演一出出“保卫国家”的正义大戏,而他们的手段和行径绝对超出了你的想象。这点,从流亡美国的余姓作家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便可窥探一二。所有善良的人们,我们都应该知道,城管之恶并不在于这个职业的邪恶,而在于背后使其邪恶的人和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延安城管打人事件中,“零时工”不出意外地再次走红,这已经成为了中国式恶性事件最荒诞和最具逻辑的一个插曲。在延安地方政府说出“脚踩商户者属临时聘用人员”后,著名时评人@五岳散人对此评论道:我一点儿都不惊讶。第一,这可能是真的,奴才从来都比主子狠,唯有比主子狠的奴才才有上位的可能;第二,在这个连房产都是70年、暂住证依然存在的国家,每个人都可能是随时被牺牲的临时工,没有人例外,甚至你是临时活着。名为@维权深圳的网友更是嘲讽地说道:延安城管临时工真多!100%临时工!我开始怀疑当地政府的合法性!弱弱的问一句当地政府是临时的吗?@解放日报高呼“果然临时工!居然临时工!”随着媒体的跟进,“零时工”随之被推上了报纸和门户的头条,成为整个悲剧性事件中最富喜感的一幕。

近年来,“零时工”早已见诸各报刊,每每出现丑闻,必是零时工干的,这已经成为中国式善后最贴切的“词汇”。相比于网友们对零时工的质疑,认为地方政府有推卸责任的嫌疑,我更倾向于相信“零时工”就是事情的真相。并不是我多么相信政府,而是体制内的资源目前早已被瓜分殆尽,而拥有编制这么稀缺资源的人,一般不会成为官民对立前线的炮灰,炮灰这种悲剧性角色通常都由“雇佣兵”即“零时工”来担任。

随着贫富差距的持续拉大,进入体制几乎已经成为了全中国人的愿望,在这样的宏大的社会背景下,“编制”已经成为了最最稀缺的社会资源之一,这也就催生了一大批政府“外包”业务,即政府通过合同,将部分编制人员不愿干的脏活、累活外包给零时人员。这样不但可以低成本维系社会正常运转,而且还能闲置出大量的“编制”资源,政府再将这些稀缺的“编制”打包出售,获取巨额利润。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学校、医院、公安等政府部门和机构开始逐渐启用大量的外聘人员,其目的就是为了压缩编制资源,以此换取更大的利益。可以说,“零时工”的流行,折射出地方政府的利益化、集团化和空壳化,如同改革开放助力权贵私有化、权力市场化和基层黑帮化一样,二者本质上有着内在的一致性。

其实,无论是正式在职人员还是零时外聘人员,他们都只不过是一棵制度之树上的不同恶果而已。吞噬这个恶果的,是所有全体中国人!

在延安城管打人的视频中,在城管们围殴小商贩之时,周围那些漠然围观的人们,你以为那恶狠狠的城管只是在践踏小商贩的身体吗?被踩在地上的,是你我每一个人中国人的尊严,是我们之所以被称之为“人”的尊严。如果一个制度连做人最基本的尊严都保障不了,那么这样的制度,你认为他还能持续多久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