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加纳淘金的真实生活

本人加纳工作多年,考察过各种非法/合法金矿
回答问题:
1、 问:加纳为什么有这么多中国淘金者
答:a:当地监管不是很严(从上倒下、从地主到警察局、从移民局到政府),加纳土地私有化,看上了哪块地,找地主,用钱打通一下关系就可以开工了。今年来加纳的时候,T3航空公司的柜台放眼望过去跟春运的北京站没区别…….下飞机一帮移民局的人举着各种写有中国人名的牌子在接人,一看就知道是没有签证,花了钱找移民局的人过关的。第一步完成,你到了加纳。
b:金子实在太好找了。本人是学化学的,对开矿一窍不通,但是经过非系统了解,我在加纳知道三种金矿开采模式:第一种,把地表的土挖开(3~4米),然后露出下面富含金子的沙子,然后用泥浆泵吸上来,在一个类似于塑料草坪的斜坡上由上往下冲,金子留在了斜坡上,水流走了。对,就是这么简单,整套设备就是基本上就是一台水泵、一个金属的斜坡架子、一个挖掘机,地方找对了一天100克那是稳稳的(加纳最小规模的非法金矿)。第二种,那投资就大了,基本上由白人公司合法垄断,开放式开采,2000多工人,甚至有自己的医院,前两天公开还在报纸上招标要建立自己的生活有机垃圾焚烧厂。第三种,形象一点就是在地上钻一个大洞,人进去开采,像煤矿。据我所致非法的矿都是第一种,
综上所述:加纳前几年监管不严,外加这淘金实在是风险低,回报快的工作,另外中华人民美好品德:吃苦耐劳。
2、 问:非洲的中国打工者生存现状怎样?
答:a: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大了,国企?私人?贸易?建筑?等等等等,不一样,说不完。姑且说一下淘金打工者的生活现状吧:广西人偏多多多多多多。铁人王进喜的光荣事迹大家知道吧,就是跳到石灰水里把自己当搅拌棒拌石灰水,挖金子也需要这么一帮人在不停的搅动水坑里的沙子,这样泥浆泵才不至于光吸水,才能把掺有金子的泥土吸上来过来,大家一天穿着橡胶防水裤戴着草帽不停的在烈日下从事体力劳作。吃?基本买东西需要开个几十、一百公里才能买到蔬菜肉,其他的自己想。住?木棚子+蚊帐,好点的:集装箱。
b:打工的说完了说说淘金老板吧:豪车不停买,自己不用在现场,电话指挥即可,主要负责卖产品,产品兑现(加纳收金子的everywhere)。包欧洲可漂亮的二奶,有事没事去欧洲跟二奶度假。
c:“搅拌棒”一年十几万人民币,老板的话你们都知道了。
总结:这两年明显感觉到中国人的名声在当地那是跌跌跌啊。

———

加纳淘金的真实生活~~

6.5更新
我是lz, 我还活着(这话适合昨天说)。
6月1日开始,加纳政府开始抓捕中国人。我是31日晚上12点多得到消息的,连夜开车去工地把工人接到了市里,工地上所有东西都没拿,1号早上6点八辆部队卡车就开进去了,附近所有工地全被洗劫一空,然后放火烧掉,挖机,推土机等设备也砸烂烧掉。我们还算幸运,提前撤出来,很多工地的人都没来得及撤,只好躲在丛林里。我有个朋友,就是经常去他家喝茶的那位,他有十几个工地在那边,全被烧了,大部分工人都还在丛林里。2号晚上,他花钱请警察局长派车把工人接出来,因为他每个月给警察局长交很多钱,以为能信得过,结果警察局长跟部队勾结,半路上把他们劫了,被没收了8公斤黄金,10把枪还有12个人关到监狱。
好了,现在人到了市里,然后部队开始搜查酒店,民宅。在另外一个城市蹲夸,部队带着狼狗上门去搜,埋在地下的金子和钱全被洗劫一空。有一家损失最多的被没收了30公斤黄金。今晚就开始搜我这里了,钱和枪都已经转移,就还剩20多个工人躲在家里,但愿没事吧。
有人给大使馆打电话求助,大使馆说活该,当初让你们撤,你们不撤,现在命都难保。
现在还有还有很多工人躲在丛林里,吃的喝的找黑人送进去,睡觉就盖个毯子,不知道还要藏多久。
被抓的中国人每人交3500美金罚款,就可以送回国。问题是很多小老板根本都拿不出钱。没钱就关监狱里等法庭判刑。这边的监狱跟国内不太一样,十几平米的小黑屋里关六七十人,黑人中国人都有,睡觉都得蹲着,上厕所在墙角一个洞口,还要给狱霸交钱,不然被打。建议有个梨引进非洲小黑屋制度。

现在事情有点严重,之前的照片就删了吧。
1.溜槽干一天之后,得到两大盆金沙,然后洗出这么点,300多克。
2.前几天卖的金子。
3 。前几天卖金子的钱。
4.前天刚打的鳄鱼,60多斤。
5,鳄鱼开膛肚下锅,这种小鳄鱼炖烂了非常好吃,而且大补。特别说明一下,鳄鱼头部非常坚硬,不是很容易打的,之前打过一条300多斤的鳄鱼,一枪下去,只是打晕而已,沉入水底跑了,后来每天晚上都要在水边守上几个小时等它,连续等了五六天才等到,用特制的子弹才把它打死,不过肉太老了,土腥味很重。
更新点内容:
6. 加纳淘金的主要有广西人,福建人,山东人,东北人,也有少量其他地方的。因为广西上林人过来的太多,现在上林县已经不给办护照了,需要有好几道手续才行。这边过来的工人大多是小学文化,只能在工地干活,因为跟黑人交流不通,经常有冲突,打死黑人是经常的事,但有时候来不及掏枪,也有中国人被黑人打死。他们上林的工人一般签约3年,每年6万左右,效益好的话,有提成。伤了包治,死了赔15万。
7. 这边中国人干的都是小矿,按照法律来讲,小矿只允许当地人开采,外国人只能提供技术指导,占小部分股份。但实际情况是中国人从地主手中把地买下来,每个月给地主点分成,其余都是中国人管的。前几年很太平,因为最近一两年过来的人太多了,当地环境破坏的严重,民怨很大,再加上经常打死黑人,所以现在政府开始驱赶中国人了。平时警察和移民局过来,给点钱就能打发。部队的人过来,就要抓人烧工地,烧设备。但即使这样,也没人愿意回去,因为有些人都是家里卖房,借高利贷过来的,回去了也是死路一条,留下躲过一次行动,就又能太平几个月。
8.这两年黑人抢劫非常多。有晚上去工地打劫的,有时候门口的保安被劫匪用枪顶着,去敲中国人的门,如果轻易开门,就完了。有时候劫匪趁白天中国人都在工地上干活,工棚里人少的时候冲进去,如果黑人冲进去了,就不能反抗了,不然肯定被杀。所以对黑人要时刻提防,只要没冲进门,就有时间掏抢跟他们对干。还有一种是在半路打劫的,昨天刚抓了一伙,是一个部队当兵的,联合工地上开车的黑人司机,在半路打劫。因为司机知道中国人什么时候带金子出去,所以提前通知同伙在半路埋伏。幸运的是这次没有死人,但是也有很多人没这么幸运,丢了性命。
9. 这边的野生动物很多,工地上经常能捉到的有鳄鱼,穿山甲,大蜥蜴,大乌龟还有各种鸟类。河里鱼也很多,电鳗,还有金龙鱼也经常吃。
感谢版主加分,再讲点关于开矿的事吧。
10.加纳的金子主要分布在库玛西(安南出生的地方)以南。采矿分为大矿公司和小矿公司。大矿公司的注册资金需要上亿美金,而且注册需要几年时间,本地人外国人都可以申请。有了大矿公司的证,就可以随意买地开矿了,大矿公司只干脉金,通常会把整座山踏平,一般大矿公司都有自己的武装部队,没人敢去招惹。另外一种就是小矿公司了,只能干沙金,而且只允许当地人开采。但是当地人没有能力开采,所以他们会想办法把地卖给中国人,从中赚钱,然后每个月还能拿分成,有很多黑人就这样从穷光蛋变成了百万富翁。从找矿到买矿要经历很多东西,一个地方不小心就会被黑人骗了。首先去看地,然后找人挖井探下去,有时候黑人会提前在井里洒下金沙,这样探矿的人就以为是块好地,还有的地主拿的开采证是假的,中国人买了之后,真正的地主会派警察来抓人,像这样的黑人骗子太多太多了,很多中国人都上过当。
11. 小心翼翼的买好地,给黑人地主交了入场费以后,就可以拉设备开进去干活了。入场费一般是每25英亩7-8万人民币。地面上一般都种着可可,芭蕉等农作物,还要赔偿农民的农作物损失。有些农民不讲理,狮子大开口,有点类似于钉子户。赔偿完农民,就开推土机把农作物都铲平,然后挖掘机把表层土挖走,露出下面的砂石层。土层一般1-6米深的都能干,超过6米操作难度太大,很少有人会干。露出砂层后,用挖机把砂石挖到溜槽上冲洗,就能得到金子了。得到金沙之后,加点硼砂,盐就可以烧成金条了。
12.一般工地都是自己用木板搭的工棚,工地上的蚊子特别多,所以每个工人都经常中疟疾,有些新来的不重视,等严重了才去医院,到时候就晚了。一个小工地一般要6个中国人左右,白天5个出去干活,留下一个看家做饭。这个时候也容易被抢劫。有些工地出金好,为了防抢劫,会在工棚周围挖两道又深又宽的壕沟,然后周围建两个碉堡,晚上派人执勤。黑人的消息很灵通的,哪里出金子多,哪里卖完金子拿现金回来了,他们统统有内线,只要你一个疏忽,他们就会杀进来了。所以对黑人要时刻提防,只要你相信了任何一个黑人,那你可能有一天会死在他手上。

————–

看到上面一面倒的在指责中国淘金者不守当地法律,中国大使馆出来强调要求合法入境。实在忍不住了。

我作为在志愿者,主要在加纳的Tamale省,呆了3个月,在当地各地跑,见到了很多中国人和金矿开采。

•首先,关于合法非法入境的问题。

如果能合法,中国人都愿意合法入境,谁不想有个合法身份啊!
但是,这个费用从10年前的几百美金,到现在过万美金都不够。和一个在加纳做生意的中国人聊过,加纳政府官员看到这么多中国人入境,就蹭蹭的提高价格,他的亲戚在中国签证过来,被当地的加纳大使馆直接索贿。
至于上面说到的「灵光」的机构,说白了就是当地中国人贿赂移民局,移民局允许中国人过境。中国人做中国人的生意。加纳政府官员,一看有钱赚,而且是进自己腰包,当然同意这么做,同时也把合法签证的机会压缩。

•金矿开采
所谓的只允许加纳本国人开采,不允许外国人开采的规定。 我只能说,那都是现在瞎编的。

在加纳开采金矿的绝不只有中国人,我还见过加拿大欧洲人开采的金矿,他们同样非本地人,他们现在也还在开采。为什么不抓他们?!原因下面分析。

加纳开采金矿的历史早在14世纪就有了,当时的殖民者葡萄牙人就开始开采,后来陆陆续续的欧洲人都来过开采。但为什么就没有加纳本地人大规模开采?
在当地的中国人和我们几个志愿者的欧洲人,同一个观点:懒!
懒到什么程度,就是一天有一个小时在工作,就属非常勤奋了。

我见过大大小小的金矿不下20个,都是半机械半人工,但是很少见到加纳人在工作,和一群中国人吃饭的时候,他们说当地人太懒了。每天不是生病就请假,月底还敢来要工钱,吃饭拉肚子,会来和老板说自己是工伤,要老板养着他,机械操作教了无数遍,每天来了还要老板演示一遍。实在无奈,那个老乡和我说,最开始,10个加纳人都不及他一个人一天开采的多。更严重的是,这些当地员工,还喜欢偷窃。
基于这些原因,中国老板宁可贿赂当地移民局,让自家的亲戚朋友来,也不雇佣当地便宜的劳动力。

有一个我自己经历的事,我们组织在当地有建立卫生所的工作站,一个5*5*2的砖瓦房,开始请当地加纳人来建,整整一礼拜,我数了数,大概就50块砖垒起来了。后来实在看不下去,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两人,周六一天建好。周一那些加纳人来了,还惊呼你们怎么那么快。我和那个女生无奈的笑笑。

至于开采许可,我不清楚,但那个时候,我还和当地中国人聊过,这样开采是否违法。他们说,他们都是先勘探好,然后开采。开采前,当然需要申请,但是第一:当地效率可想而知,非常慢;第二,动不动就来索贿,要钱要东西。后来慢慢中国人也习惯了,开采前,先贿赂,至于什么许可的,都不需要,从来不看。就像现在开始抓中国人,据我前几天联络的当地中国人,他一个矿是正正经经有许可的,依然被查。
所以,那许可没用。

至于上面提到的加拿大欧洲人开采,他们有许可吗?不知道。但是那个时候,当地的中国人特别羡慕那些白人,他们不用贿赂,不用害怕被欺负,如果有问题,直接大使馆,然后就解决了。

我不贬低中国大使馆,但是,中国人在外做生意,都极其守本分,遵守规矩,小心翼翼的赚钱,但中国大使馆很多时候,让人寒心。

•工作现状
苦,非常苦。什么东西都没有,什么菜都没有,热而且蚊子超级多。物质生活,可以说是极其匮乏。一双塑料拖鞋,都可以算是好东西。因为没有东西吃,很多中国来的淘金者,丈夫妻子一起来,丈夫淘金,妻子帮忙,顺带种点菜。少许改善生活。

•为什么抓中国人?
当地的金矿掏光了吗?——远远没有。
破坏当地环境?——有,肯定有破坏,但是如此简陋的技术,破坏能力很少。反而是那些加拿大的开采矿区,破坏非常大,而且附近的水不能喝,我们去的时候,当地的联络人就和我们说,这水里有毒。是从矿区流出来的。

那为什么抓中国人?
除了加纳政府新上台,内部的整肃以外。就是贪腐过于严重,只好拿中国人来打压,毕竟欧洲加拿大人,他们不敢碰。

最后是我个人的经历和观察。
•中国人在当地的名声很差吗?

很多中国人,不会英语,更不会当地语,很少沟通,除了做生意的交流,其他就属于中国人内部交流。中国带去了大量便宜的物资,还有基建,但当地人不怎么看,他们觉得以前的生活很满足,不需要这样东西(但他们同时也在享受这些便利)。

当然也不可否认,这些淘金者,大多是低文化阶级,文化差异和冲突肯定是有的。

他们不会去羡慕白人的生活,但他们会去嫉妒中国人的富有。不少中国人在当地辛苦赚钱,买车什么的,迅速富裕,让他们非常的嫉妒。

还有,我当时在加纳的时候,接受过不少当地中国人的帮助,接送我们组织的人员,还有给一些药物,尤其是疟疾的特效药——青高素。当地人,还有人因为疟疾死的。

之前我曾尝试希望当地做大的中国人,投资当地建学校还有医疗站什么的,后来因为他们觉得对自己生意没有太大的帮助,就没有实现。

大概就是这些了。

————–

广西上林数万人加纳淘金 为防抢劫多购枪自卫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核心提示:在素称“黄金海岸”的非洲国家加纳,约有5万广西上林县人,掌握着该国几乎所有的中小型淘金矿。上林商人证实,他们圈子里产生了6到8个身家上亿者。随着上林淘金者在加纳发财,针对他们的抢劫案增多。很多上林淘金队手上都有AK47,工地常备有手枪和八连发猎枪。

第一张照片,一个中国人捧着一大块黄金,背后站着手握AK47的黑人保镖;第二张照片,一个年青中国男子搂着他的黑人妻子,肆意地欢笑。

这是谭信华发来的两张照片。谭介绍说,图中的中国人都是他的广西上林县同乡,在非洲国家加纳投资金矿。有一说法称,在加纳,约有5万上林人。素称“黄金海岸”的加纳,现在几乎所有中小型淘金矿都是上林人的天下。他们以做砂金为主。

“有餐馆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金子的地方就有上林人。”谭信华形容说。谭是80后,和许多上林的年青人一样,高中没读完就去了加纳。他在加纳的库玛西有自己的淘金生产线,他泡在那里,已经3年没回国,只用越洋电话和家中父母沟通。他的目标是未来3年内跻身千万富翁。

“上林帮”过去8年的加纳淘金旅程,像是美国18世纪西部淘金史的翻版:血汗、暴富、枪战,以命相搏。有人负债累累被遣返,有人在与黑帮的暴力冲突中丧生,有人患虐疾一病不起,埋在了异国他乡。

更多衣锦还乡的传奇也在上演:有人回乡一出手就送亲戚一块金砖;有人在香港转机回广西途中,用电话下单订购了南宁的别墅和法拉利跑车。不下三位上林商人证实,这8年,他们的圈子中产生了6到8个身家上亿者。

大量被雇佣的工人,巨量的石油消耗,可观的税收,被污染的河流,被挖得千疮百孔的土地,上万支流落在上林商帮中的枪支,此起彼伏的抢劫,这一切使加纳人对于上林帮形成爱和恨两个矛盾的极端。

自2012年10月底到今年初,加纳发起数次遣返中国商人的多部门联合行动,中国政府已介入谈判,与加方交涉。在紧张不安的等待中,上林帮的采金作业仍在继续。

肉眼探金的绝技

谭信华2010年第一次出国就来到加纳,在上林人自己的金矿里打了一年工,2011年11月开始创业单干。

上林素有采金传统,上世纪90年代曾上演过“万名金农闯关东”。“上林人个虽小,但团结,敢斗狠,把牛高马大的东北人都打怕了。”谭信华描述说,“当时东北一些涉及上林人的金矿暴力案,当地警察都不敢管,要出动武警。”

从2005年开始,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又使上林人涌向了加纳。这个故事称,一个上林老乡带了全副身家500万跑到加纳,3年后就变成了1个亿。

在加纳的上林人多集中在库马西市、奥布阿西、打夸市、敦夸市,而这些是小金矿的集中地。“能出来的人,一般都会把亲戚和朋友都带出来。”谭信华说。谭目前就有30多位亲戚、同学及朋友在加纳。这些人主要来自上林县的明亮、大丰、巷贤三个镇,总数约在3-5万人之间。

加纳素有“黄金海岸”之称,黄金开采已有百年历史,目前探明黄金储量约985吨,占世界黄金总产量的3%,为仅次于南非的非洲第二大产金国。

“最早来加纳采金的中国人来自黑龙江,上世纪90年代末,湖南株洲人相继进入,但真正做成气候的是上林的采金者。”加纳·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苏震宇介绍说,上林采金群体以砂金开采为主,洗砂环节离不开水,因此砂金生意多集中在加纳的澳芬河、Tano River等河流沿岸。

加纳以岩金为主的大型金矿,早先被Newmont、Gold Fields、AngloGold Ashanti等英、美大矿公司圈走。只有河滩边的砂金,不适宜大型采金设备,而加纳本地人对砂金采用挖坑、搬料、淘金等人力方式,效率低、产量少,一直做不好。

直到2005年,上林人将砂泵技艺传入加纳,才彻底改变了加纳砂金开采的格局。上林的砂泵技术只有上林人才懂,技术不外传。因此在中国采金人圈子里,流传着“非上林人不组机”一说。

在加纳,上林商人一般和当地地主NANA(村庄酋长)合作,寻找持有采矿许可证的地主,缴纳2-3万塞地(注:加纳货币)的“进场费”。谭信华买的地是25英亩,交了2.5万塞地,相当于人民币8万元。买的地上如有农作物,则按农作物价值一次性赔偿20年。

加纳法律将金矿分大矿和小矿两类:25英亩以下小矿仅限加纳本国人开采。但上林人自有绕过法律关卡的办法。

“只要和酋长们说好条件,就能采。”谭信华说,因为土地是酋长的,矿产证也在他手里,我们可以说,这是本国酋长的矿,我只是帮他开采而已。

为了强化和地主们的利益联盟,上林人会与地主签约,地主占矿区股权的10-12%,每天产完金后,地主会在晚上过来将属于他的份额拿走。也有不同的方式,比如一个月给地主1万塞地,那就不用给地主矿权。

如何确定你买的土地有金?只有初中文化的谭信华介绍说,上林人已形成看金的独门经验:看地形,在开采前清洗一小片土地,“一看就知道有没有金”。

谭信华的矿雇有5个上林同乡、两个当地人。对当地人工资都是现结,一天给12塞地,平均月工资是280-300元塞地,是当地工资的三四倍。上林人多为壮族,与当地黑人相处久了,当地人也会说一点壮话。

至于上林籍的工人,则有6000元/月的底薪,外加每天产量2-3%的提成。“三年下来,就算只是打工,也有30万左右的收入。”谭信华说。

加纳矿业商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加纳全国黄金产量为360万盎司,其中30%来自小型矿场。苏震宇估计,上林人控制的小型矿场,实际的产量占比可能达到40%。

家乡因此成了上林人的设备重镇。众多挖掘机、钩机、水枪等被采购后运到上林,按金矿的需求重新改装,再通过深圳海关运往加纳。今年3月份最多时,上林县通过深圳盐田港发往加纳的设备就有100多个集装箱。

暴涨的枪支行情

随着上林淘金者在加纳发财,针对他们的抢劫案此起彼伏。3月份,一位上林人遇劫身亡,劫匪用AK47在他身上打了27枪。

“2011年一年,我们在库玛西的采金工地就被抢劫两次。”上林采金者李增全说,当时在白天发生了枪战,中加两方人员互有死伤。

“异国生存,首先是保命,财是次要的。” 上林采金者胡宏石说。胡的工地上常留有200克金子。“如果几十个劫匪来了,几十把枪肯定没法反抗,那就把这些金子和钱拿走吧,不伤人就好。”

对于报案,上林商人从不抱指望。“有什么用,能破案吗?”谭信华说,报了案,警察来工地敲竹杠会更频繁,先前每次塞给几十元人民币就会走,现在要给数百元。

为保安全,在加纳的上林淘金者常常三四个工程队住在一起,或是共同出去卖金,这样可以集中七八名保镖。很多上林淘金队手上都有几支AK47,金矿工地常备有手枪和八连发猎枪。经常有上林商人和匪帮枪战的消息传出。据估计有上万支枪支掌握在以上林淘金队为主的中国商人手中。由于需求水涨船高,当地8连发“来福”猎枪售价已从先前的1800塞地暴涨到3000塞地(约1万人民币)。

加纳森林盛产鳄鱼和其它各种鸟类、老虎、蛇,当地人从来不吃。上林商人们因为有枪,就经常跑到湖里和山里打猎,天天吃穿山甲肉,喝鳄鱼汤、老虎汤,把当地人都惊呆了

上林淘金者面对的另一个大敌是加纳盛行的虐疾。加纳热带传染病多,矿区又多在森林深处,距开在大城市的医院较远,病了医治不及,就只能埋尸异国。

而最近才出现的威胁是,由于上林人在加纳绝大多持的是旅游签证而非劳务签证,都是从第三国进入加纳,签证先天不足,故常遭遇加纳移民局驱逐。

“先前移民局的官员过来时,拿几箱矿泉水,给几百塞地就可以把他们打发走,”谭信华抱怨,“现在会把你关起来,交更多的保释金才能放人,或是遣返。”如果上林人躲进丛林,移民局会将工地上的机械等物资都拿走,机器一台上百万元,损失惨重。

库玛西的上林小世界

与高风险相对应的是高收益。“在加纳的上林淘金者赚钱的几率是50-60%。”胡宏石说。

上林人在加纳投资的采金生产线超过1000条,以每条300万元成本计算,上林商帮在加纳的投资多达30亿元。这些淘金工地,一般一个工地配两台挖掘机,一天产200-300克黄金算是平均水平。运气奇佳者一天能采到1公斤;当然也有倒霉的,一天只有30-50克,甚至挂空挡。

一般工地如果每天采300克,按当前国际金价280元/克算,一天收入接近10万元人民币,扣除费用,一天仍有数万的收入,年入千万并非神话。

上林人在淘出金后,会把金矿转

手卖给湖南人、浙江人和福建人,甚至还有印度和当地的购金者,买家多带到国际现货市场出售,售价按照当天国际金价下浮一定幅度后出售,买家吃的就是其中的利差。

如果是以浙江、福建人为主的国际买家,只有少部分通过当地银行汇款方式到卖家帐上,大部分的做法是直接在国内转帐到上林人在国内的户头中。

一位工商银行广西分行的人士透露,在2011年5、6月份,上林县曾经在半个月内金融系统涌入10多亿外来存款,引发国家层面的关注,因为上林县2012年财政收入才刚刚突破3亿元。

围绕着暴富的上林人,在库玛西等数个加纳城市里,出现了大小不一的中国城。城里中餐馆、酒店、超市、医院、KVT一应俱全。由于加纳当地人不吃蔬菜,甚至有人专门到库玛西种菜,供给上林商人。

谭信华抱怨,由于大多是从中国国内空运而来,中国城里的商品,价格一律是国内的3倍以上。 “康师傅方便面国内是4块钱一包,这里是12块钱,而青菜则是20元/斤。”

由于上林商人多采用国内的机械工程设备,故此三一、柳工、力士德等都在加纳有服务网点。“零部件价格也是国内的三倍,爱要不要。”

中国医生在这里也极受欢迎,待遇可以达到2万元/月人民币甚至更多。

就连性服务行业也被带动起来。“有一个福建老板开了个酒楼,直接从国内带了上百个小姐过来。”谭信华说,“当然,小姐的月薪也是国内的几倍,否则谁会跑这来?”

在加纳的上林商人绝大多数为男性,有的直接娶当地女性为妻,生个黄黑相加的孩子,讲着一口流利的壮话。随着孩子长大,有的人开始头疼要不要带孩子回去接受国内的教育。

上林商人的金钱还带来当地赌场的繁荣。在上林采金人聚集的敦夸,一些赌场专门为淘金人设置赌博游戏,据传至少20%的淘金收入投进了赌场。有人为此倾家荡产。

谭信华从不光顾赌场。他希望在3年内积攒起千万的财富,然后给父母盖一个很大而安享晚年的大宅院,同时在南宁安家,娶一个漂亮的媳妇,“开一个茶庄,偶尔给客人讲讲我在加纳淘金的故事”。

——

关于非洲的中国人我也说说吧。虽然可能以偏概全,说的不是很对,但是都是经历。
现在中国人在非洲有今天这地步,还真不能完全赖人家。首先说说发生在身边的吧。经常听说中国人被查出违禁品的比率很高,所以导致每次出入海关都被开箱检查。只见白人大摇大摆的出去,就跟拿了免检通行证似的。有一次出海关,正好碰上大使馆接团,我的箱子直接被查个底掉。拿着我从突尼斯带回的一个花瓶,问我这是干什么用的?我就艹了。这就一价值人民币40的旅游纪念品,你喜欢你拿走吧。
再说一个听说的故事。据说有一人,人品特好,待人也特好,不管是谁,关系都非常好。但是家里挺穷的。凭着当年在矿上的经验,与当地人合作开矿,再加上真是吃苦耐劳,辛勤工作,终于发家了。于是大赚特赚。这发家了,当然不能忘记老母亲了,于是就把老人家请过来享福来了。但是这老太太来享福,忘不了自己还有其他孩子,还在国内苦着呢。于是就把这位的兄弟姐妹都拉过来了。过来了,总不能白吃白喝吧。于是就把一些业务交给这些亲戚做。但是这些人好像就是要来这里享福来的。反正就是把事情都闹得一团糟,经常惹是生非。还特别歧视黑人,据说他们在家里都不让仆人穿衣服,都光着屁股。终于这为仁兄看不下去了,就带这点钱跑澳去躲清静去了。终于,在去年这帮人捅娄子了,闹大发了。大使馆看不下去去澳找这仁兄平息去了。反正据说当时都有伤亡。后来怎样也不知道了。反正据别人说,这家还得出事。
最后再说一个关于南非的,虽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看着总是心理不舒服。先是在某城市,路过一中餐馆,导游进去取东西去了,不过外边一帮人聊天说话,虽然没有听清楚具体说啥,但是那场景感觉好像gta中的某华仔帮派。后来去一城市,治安略差,看到导游那里有一关于华人联合会的小册子,反正就是组织一华人会,保证华人权益的那么个组织。一翻一看,有啥会长,会主任的照片。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成龙那电影“奇迹”中的黑社会人物。
不过有些国家人好像对华人还好,好像埃塞人对华人还不错。虽然听说现在对于华资开始限制了,但是好像他们还是挺看的起华人的。在埃塞机场持有公务护照可享受vip通道。在埃塞机场,赶上一次轰人,唯独我们没被轰走。因为设备被扣在海关,所以多去了几次机场。出来进去的根本没人查,反倒是当地人各种盘问盘查的。在这边有一埃塞小餐馆,去吃了两次酸饼。每次老板都出来迎送,问好吃不。
最后对于小黑黑反正不过多评价了,毕竟我们是外来的。某国200w人,首都20w人,登记注册的华人2w。再加上这国黑黑艾滋病又很多,估计华人取代当地人也没准就是时间问题了,在非洲某国也许会变新加坡也说不定啊。所以能不对华人反感么?想想某些大城市对外地人是怎么样的。也许对于小黑黑最恰当的评价就是那事了。你给小黑黑一新车,两天能给你开报废了,你从报废厂里弄一开不动的车,他能两天给你弄的跑起来。我曾经亲眼看见一小黑黑车坏了,停路边,在无吊车情况下把发动机弄出来修好了,再塞回去开走。车型标致405。只想说,这帮神人,我惹不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