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淘金事件:当务之急是什么

陶短房

在“加纳举国排华”、“整个加纳对中国打工仔棒杀”甚至“加纳大屠杀”之类震撼性言辞引发国内外同胞最初的不安、同情和愤激后,随着更多来自不同角度、方面信息的丰富,如今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不能仅仅听信“加纳中国打工仔”的一面之词,知道这些“中国打工仔”其实是大多来自广西上林一地、在加纳从事小规模淘金的淘金客,知道这些淘金客所从事的,是按照该国2006年3月制订的第703号法令第83(a)款,不允许非加纳国籍者参与的淘金活动,不仅如此,他们中大多数人,系在加纳非法居留、没有合法移民身份的人。

正如西非各国传媒所言,这些操“上林客话”方言的中国人以贿赂当地持有小规模淘金许可证当地人等手段,在号称“黄金海岸”的加纳从事半地下、半公开的淘金活动由来已久,但自2011年底以来,由于成千上万的上林人涌入,并从原先的中阿散蒂(Ashanti)区,蔓延到加纳西部、中部多个区,引发了和当地人的许多摩擦和冲突。在当地人看来,这些不速之客为了获得黄金,不惜毁坏耕地,污染水源;在合法经营的大中型矿企和当地合法淘金者看来,这些外来户抢了他们赖以为生的饭碗;而在加纳政府看来,这些人的无序、非法经营,对“黄金海岸”最重要的经济命脉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

正因如此,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加纳入境事务部(GIS)曾多次设法整治,并自去年3月以来屡次和中国使馆交涉,而中国方面,外交部早在2006年2月7日就发出提示,要求“在加纳工作或经商须办理有关手续”,去年5月30日和今年3月24日,又两次发出正式“提醒”,要求赴加纳中国公民“遵守加纳法律,勿非法采金”。但上述努力并未收到应有效果,据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长阿尔哈吉.伊努萨赫.弗塞尼(Alhaji Inusah Fuseini)5月13日介绍,中国驻加纳使馆曾向加纳入境事务部(GIS)表示,由于许多中国淘金者系非法移民,中方很难确切掌握其出境信息,甚至不知道哪些人出境后会前往加纳从事非法淘金,因此配合不易。

自今年初以来,淘金者和当地民众多次发生冲突,且因掺入当地黑帮势力的因素而变得更加诡异复杂,据知情人介绍,在奥布阿西(Obuasi)、马米里瓦(Mamiriwa)等采矿点,都曾因此发生冲突甚至械斗。5月8日,淘金者和当地人在马米里瓦发生武装械斗,据称,上林籍中国淘金者使用AK-47自动步枪射击,造成两名当地人死亡,引发更大规模的冲突和部分加纳人的排外情绪。5月14日,加纳总统约翰.马哈马.德拉马尼(John Dramani Mahama)领衔组成跨部门“非法采矿整顿委员会”,对中国非法淘金者进行专项治理,加大了整顿力度。据当地媒体报道,去年3月至今年5月,GIS所驱逐的、从事淘金的中国非法移民总数仅80人(另扣留待遣返65人),而自5月14日专项治理开始至6月5日,被逮捕并通知中国使馆的人数就达124人,实际人数可能更多。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中,加纳人的国家意识较强,淘金活动聚集的阿散蒂地区地方、部族本位意识更为浓厚,而在加淘金的中国人大多来自同一地区,操同一方言,在中国本土也有从事淘金历史,且同样有抱团取暖、好勇斗狠的传统,这样的两个“人群”在同一片土地上争夺同一份资源,发生冲突并不奇怪。正如许多西非当地从事合法营生的国人所言,这些淘金客平素并不热衷和使领馆、和当地其他中国同胞多所过往,而只愿和操同一方言的“小圈子”打交道。这既有其“黑营生”、“黑身份”的尴尬,也有淘金客们自身的原因。不少和他们打过交道的当地华人表示,“上林客”对淘金赚钱、回乡显耀以外的事不感兴趣,平时表现自信、自我,对当地人和非同乡的中国人常常态度倨傲,但很热衷于和国内媒体及某些网站打交道,就在此次“紧急求助”前不到两周,一则“广西数万人加纳淘金,天天喝鳄鱼汤惊呆当地人”的、被不少国内读者称为“得意洋洋的”文章,还曾在国内网站、网络平台和部分二线媒体广泛流传。

熟悉非洲特点的国人都知道,非洲是高机遇、高风险的所在,而规避风险的不二法门,是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尊重当地人风俗习惯,和当地人平等相待,而做到这一切的前提,是熟悉、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社会环境。自我封闭、隔绝看似安全、强势,实则耳目闭塞,对风险无法准确研判、预估,更难以及时规避、化解,且这种做法的结果,往往最初可以掩盖和当地人、当地社区的矛盾,一旦超过临界点,又很容易失控,很容易因缺乏沟通、保护而遭遇当地人和当地既得利益者的过激报复。不仅如此,平时回避和当地中国外交机构、合法经营的侨团侨民打交道,会令后者对同胞的处境难以关照,难以第一时间了解情况,一旦出事,也会措手不及。

这些教训理应汲取,但事有轻重缓急,如今事态业已发生、蔓延,当务之急是什么?

从西非各国的实际情况看,自上而下的政府整治,不排除发生暴力执法、侵犯中国公民合法、正当权益,及不符合人道主义原则的事件,而由于淘金客和当地社区、居民积怨较深,趁机宣泄不满的情况可能失控,黑帮、暴徒、游民和当地既得利益者也可能趁火打劫,给这些淘金客的正当利益和人身安全构成伤害。近一两天来,惶惶不安的淘金客们通过不同渠道,向国内发行量较大的传媒、有影响力的名人呼吁、求助,尽管情急之下多有隐讳曲笔,但也的确反映出非常时期,这些同胞的紧张不安和危险处境。

非法移民也好,非法经营也罢,这些身处海外的淘金者都是中国公民,中国官方、外交部和驻外机构都有义务提供必要的领事保护,并提醒、敦促加纳当局确保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据中国驻当地使馆反馈,对目前被拘留的中国公民,当地使馆已派员进行了领事探视,并要求加纳方文明执法,给予中方在押人员人道主义待遇,保障其安全与合法权益。

鉴于西非当地实际情况,仅仅从程序上做到上述关照,恐怕是远远不够的,。此次针对中国淘金者的行动,既有自上而下的政府整治,也有自下而上的当地社区、当地居民宣泄不满,还有黑帮、暴徒和游民趁火打劫,中国驻当地和周边国家各官方机构、企业,以及从事合法经营的中国人,都应该把眼光放远,把手和脚伸长,从而切实保护更多中国公民的合法利益、安全。

据各方消息称,在加纳中部、西部非法居留从事淘金的中国公民,仅籍隶广西上林、操上林客话的就有“数万人”,这可能有所夸大,但也足以表明,目前被GIS登录在案、能够受到中国驻外机构领事探视的一两百人,仅占其中极小比例,“专项整治”的官方行动可能会延续很长时间,而自下而上的过激行为同样可能更频繁、更激烈发生,要切实保护这些中国公民的利益,需要做的事还很多,且仅浮在表面、呆在阿克拉,满足于跑部委,跑GIS,是不行的。

从这些淘金者近日在国内网站、媒体上的呼救言行可以看出,他们对留在当地、继续从事“小淘金”的“黑营生”仍抱有幻想,这既不符合当地法律,也不符合两国乃至他们自身的利益。关心其安危的国内外同胞、媒体和机构应该把握分寸,并明确向相关各方表明,关心、维护的,只能是遇险同胞正当、合法,符合人道主义原则的利益,如人身安全、合法财产安全,不受暴力虐待,等等,中国和加纳同为主权独立国家,中国再强,加纳再弱,也无权逼迫对方放弃保护自身战略资源经营权,让非法的“外籍小淘金”合法化,无权让“黑身份”变成“白身份”,“黑移民”变成“特权移民”。由于饱受殖民压迫,西非当地社会、民众对殖民主义、大国沙文主义敏感且反感,弱肉强食的殖民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抱着狭隘民族主义陈腐理念,视非洲为蛮荒,视当地人为野蛮人,憧憬用殖民时代的炮舰主义外交,搞沙文主义的一套,是不可取也行不通的。

随着事态的发展,一些在淘金者求救信息基础上的“合理想象”开始频繁见诸报端,如“举国排华”、“大屠杀”、“西方大型采金寡头幕后操纵”等,这些有的不符合事实或言过其实(如“大屠杀”查无实据,暴力行为冲突双方都有责任,迄今有名有姓的冲突死亡者多为当地人,而淘金客曾经开枪射击,等等,当地合法经营的华人也多未受到殃及),有的则并不逾矩(如加纳当局维护“大淘金”利益而限制“小淘金”、尤其限制外国人“小淘金”,本是其主权范畴的事,且这种做法也是各国普遍遵循的,中国自己管理国内黄金产业同样如此)。同情、关注海外同胞命运是正确的,但切忌偏听一面之词,更忌借题发挥,理念先行,这既不利于正本清源,澄清事实,在当前时间就是生命的紧急时刻,其实也不利于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号称“数万”的上林淘金客聚集加纳,惶惶不安,他们中许多是“黑身份”,情绪上又从大起到大落,从亢奋到低落,正是最虚弱、最需要关怀和帮助的时候,有关方面应特事特办,伸出援手,和加纳当局充分协调,将他们迅速、平安疏散回国,同时设法堵塞回流渠道,从源头杜绝“黑移民”、“黑淘金”现象。一言以蔽之,就是“救命、救急”,但不袒护其非法经营、非法居留的行为,这样既保护了同胞的合法权益和人身安全,又可减少当地的抵触情绪。

处于惊惶中的淘金者自身也应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一方面是当地排外行为和野蛮执法的受害者,另一方面也是违法者、施害者,当地资源、环境、经营秩序、社区和民众利益同样是其违法行为的受害者,而在当地合法经营、生活和居留的中国同胞,才是被殃及池鱼的最无辜者。为自己和他人利益和安全计,此时此刻,请少卖些悲情,多做些配合,少释放经过刻意剪裁的“局部真相”,多反映实际的被侵权、受损失情况,以便各方对症下药,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并避免误判和贻误救援时机。尤应充分认识的是,中国或任何一个当代主权国家,都不可能逾越主权和国际法界限,让他们获得不应获得的保护,如让其“黑淘金”被“洗白”,或让他们从非法移民变成合法移民,甚至特权移民。“强权即公理”,用大炮和刺刀攫取治外法权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有关机构和国内外关注此事的媒体、公众还应看到,尽管“加纳举国排华”之类信息,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准确的,但“黑淘金”在当地造成的冲击,已实实在在影响到该国、乃至邻国正当经营、合法居留同胞的切身利益,自“专项整治”以来,加纳政府和GIS收紧了原本在西非地区就偏紧的入境签证审批,给需要合法进入加纳境内办事的中国同胞平添了不少麻烦,而倘任由局势发展、矛盾激化、混乱蔓延,玉石俱焚、波及本分同胞和中国驻当地企业、机构,恐也是难以避免的,这在中非近10多年的民间交往史上早已发生过,中国驻当地机构和华商组织、侨团应未雨绸缪,努力将隐患消弭于既发,避免更严重的后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