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光大银行在60亿元的银行间贷款上违约

银行间资金全线告急,市场传闻光大银行千亿违约。

市场还传言,光大出这事儿,也是因为上家违约,上家也是股份制

兴业光大传言核实:规模只有60亿,而非千亿;光大头寸紧违约,今天已交违约金:近期头寸紧,一方面5000-6000亿财政缴款,一方面补准备金头寸,另外端午过节备用金需求。预计是短期影响!

今日续跌. 听圈内朋友说昨日光大银行有到期短债出现了违约, 造成银行间拆借利率飙升. 整个六月资金面都会非常紧张. 各位珍重!

周四(6月6日),银行间资金全线告急,市场传闻称,光大银行和兴业银行当日曾向四大行拆借资金,但央行当日在公开市场继续回笼资金,使得流动性预期进一步恶化,多数银行为平头寸自顾不暇,所以未能如愿。
  有分析称,目前市场流动性紧张与央行清理融资铜有关。当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中,短期品种全线显著走高,隔夜利率大涨135.9个基点,报5.982%;7天利率上涨39.8个基点,报5.137%;14天利率上涨36.9个基点,报5.242%;1个月期利率上涨57.8个基点,报5.09%。。兴业和光大在昨天下午突然大幅度地提高各自吸收资金价格,从早上的+30~40左右徘徊,下午飙升到+60~80,主要原因是,昨天光大对兴业有千亿到期资金,但碍于头寸紧张,光大毁约,令兴业的千亿到期资金都没法收回,两家总行已结仇,短期内不会合作~~今天兴业和光大会继续高价吸收资金填补缺口。
  另外,广发总行发文,本月因为资金紧张,暂缓4.8以下的非信贷资产,因此理财和资管,信托项目,收益没达到4.8%,一律不批。

——–

银行间“钱荒”的正常与非常
作者 董云峰 夏心愉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6月6日,“二战”诺曼底登陆战之日,众多银行间市场交易员却在这天遭遇滑铁卢,当天的银行间市场似乎陷入了“打光子弹”的窘境。

当天,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利率罕见大涨135.9个基点至5.98%,同一天,农业发展银行(下称“农发行”)金融债发行流标。事实上,银行“缺钱”的戏剧性表现不止于此。市场传闻,三家股份制银行陷入资金拆借的三角债。

尽管《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相关行获悉,上述说法仍待证实,但银行间资金“脱水”可见一斑。银行何以“钱荒”?补缴准备金、外汇占款趋降、资本监管升级等因素是市场给出的普遍分析。而本报记者发现,目前的资金面趋紧同样发生在资本市场。当一些分析师还在纠结A股缩量所为何图时,本报记者统计发现,股市自5月20日起资金连续呈现净流出。本周前四个交易日,两市出逃资金超过384亿元。

当悲观者开始担心整个市场流动性的时候,亦有大行上海分行交易员告诉本报记者,问题没有想象的严重,“这种兜账的情况每次季末、年末都会发生一下,今天只是季末效应的提前。”

在美国“QE何去何从”讨论日渐升温的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仍在相机而动,公开市场本周实现净投放1600亿元。

焦躁的交易员

从5月中旬以来,受季节性的财政存款上缴影响,大量资金从商业银行流出,银行间资金面不断抽紧,隔夜利率从最初的2.1%冲破3%,月底涨至4%。

进入6月份,市场打破了“月末因素结束后紧张格局会告一段落”的思维定式,各项资金利率继续徘徊在高位,昨日,Shibor进一步狂飙,隔夜拆借利率暴涨近136个基点至5.98%,隔夜回购利率暴涨139个基点至6.13%,盘中一度涨至10%,创下了2012年1月中旬以来的新高。

“这几天都很难熬,到处都是借钱,谁都没想到会紧张成这个样子。”多位银行间交易员向本报记者吐槽。

Shibor是银行资金拆借成本的晴雨表,其高企意味着银行间资金流动的紧俏。焦头烂额却未影响交易员圈子的“段子传播”,两家股份制银行“违约门”的传闻在业内流传,据称,本周三,银行A借给银行B的大量资金到期,由于资金面过于紧张,后者未能借入足够的资金履约;而银行B之所以头寸紧张,是由于借给银行C的资金出现毁约。对于上述传闻,本报记者昨天致电银行A,并未获得证实。该行总行对相关情况仍在进一步了解。

“这两天的确出现了违约事件,许多交易员直到收市前最后关头还在试图借钱。”一位基金交易员告诉本报记者。

“事情没那么严重,这类情况在季末、年末常有发生。”上述大行交易员向本报记者称,并不是说银行真的缺钱,只是暂时会出现某银行未及时还上头寸或者只是时间上的拖延,同业之间相互帮忙就过去了。

某种程度上,农发行可以算是本轮资金面紧张的“牺牲品”。昨日上午,农发行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了今年第10期金融债,期限为6个月,计划募集200亿元。尽管发行利率超过3.4%,较周三的二级市场金融债价格高出了15个基点,但依然遇冷,实际发行额仅为115.1亿元。

一位农商行交易员表示,资金市场四面楚歌,收益率不断上行,投资者对农发债的参与度不高,所以出现了流标。另一位券商交易员说,许多机构都在拼命填补自家的资金缺口,“这么一只200亿元的债,哪里来这么多钱去买?”

农发债和国开债(国家开发银行金融债)以及口行债(中国进出口银行金融债)作为三大政策性银行债是债券市场上除国债外最重要的利率品种,通常在发行和交易环节均相当顺畅。此次农发债遭遇流标,为近年来所罕见。

缺钱的原因

“银根”趋紧的背后既有周期性原因和监管因素也有外围市场的影响。

从周期性来看,上述大行交易员分析,央行收紧流动性以及严查票据真实性将本来发生在季末的“钱荒”效应提前到了月初。也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6月5日的缴准和端午节假期造成的银行备付压力,以及商业银行年中考核,是造成资金面紧绷的主要原因。

所谓缴准是指各商业银行补缴存款准备金,即根据动态增加的存款基数补充缴纳准备金。目前,大型金融机构的存准率是20%。

从监管的角度来说,在4月中旬债市稽查风暴之后,监管部门加强了债券市场监管,使得机构季末因风险资产占用过多而需要资产出表的压力陡增,进而加大了市场对于月末资金面紧张的预期。

而在外围市场,更多人将目光瞄准了外汇占款。自今年一季度新增外汇占款创下天量后,近期海外市场发生变化,美元逐渐走强,令人民币升值预期有所减弱。同时,外汇局收紧了外汇资金流入管理,对虚假贸易套利予以打压,均促使外汇占款流入明显趋缓,从源头上减少了流动性来源。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资深研究员告诉本报记者,今年以来货币扩张太厉害,社会融资规模猛增,随着外汇占款流入减少,商业银行超储率降至历史低点,以至于经不起任何资金面扰动了。

但有市场人士称,现有的分析多为常规因素,很多情形在往年同期都是存在的,不至于引发如此严重的缺钱状况。

在当前银行间流动性持续收紧的情况下,周四央行并没有暂停央票发行,同时还进行了100亿元的正回购操作,显示了决策部门的审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