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要尽快从非洲淘金梦中醒来

作者:刘植荣

151名中国人被加纳逮捕后,2013年6月6日的《卫报》视频,详细介绍了中国人在加纳的非法采金活动。

加纳是非洲大陆仅次于南非的第二大黄金生产国。《南华早报》称,自2005年以来,有5万中国人到加纳淘金,这些人大多数来自中国的贫困地区。可见,这些人和冒死偷渡一样,都是为了生存,为了生活得更好些。在国内没有赚钱的门路,只有冒险闯非洲,到非洲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虽然加纳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就禁止小规模开采金矿,但中国人做事猫腻多,通过贿赂地方官员,便可畅通无阻地从事小规模的非法采金活动。正如《卫报》所称,中国人做了坏事被当地人扭送到警察局后,中国人就贿赂警察,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中国人涌到加纳,抢了当地人的饭碗,到处乱挖乱采,并使用化学原料淘金,毁坏了大量农田和森林,污染了湖泊、河流和地下水源。当地人称:“中国人毁了我们的未来,也毁了我们孩子的未来。”

加纳逮捕中国人并不是偶然的、孤立的事件。最近几年,中国人在非洲并不受当地人待见,非洲不少国家对中国人下达了驱逐令。

2011年1月5日,坦桑尼亚工贸部副部长拉扎罗·尼亚兰都对首都一家繁华市场里做生意的中国商人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在30天内全部离开,因为中国商人以投资的名义进入坦桑尼亚,然后开起了“夫妻店”,侵占了本地人的就业机会。尼亚兰都气愤地说:“政府不会容忍以投资者身份进入我国的外国人最后变成小商贩或是擦鞋匠,这种工作我们当地居民完全可以胜任。”他还警告:“虽然有些人来自与我国关系密切的国家,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方面没有人情可言。”

据2010年11月14日南非报纸《TheSunday Times》的报道,南非警察在开普敦和德班逮捕了16名中国员工,他们在被法院审判后将被驱逐出南非。该报披露,一家中国电信公司每月都组织数以百计的非法劳务人员入境,在被调查的中方人员中,有350人持有“有问题的劳务签证”,并指出这些劳务签证中有腐败行为,许多技术人员和高级管理人员持的是3个月的旅游签证。南非政府官员Patrick Craven说,从中国进口廉价劳动力,就相当于是“非法人口贩运”。根据南非警方的调查材料,在南非的中国劳工月薪只有2500南非兰特,而要雇用当地劳工则不得低于每月30000南非兰特,雇用一名南非当地劳工相当于雇用12名中国工人。

很多中国人把国内的经营方式带到了非洲,如商业贿赂、非法经营、野蛮施工、偷工减料、破坏环境、非法雇工、不尊重雇员权利、随意解雇工人、走私逃税、伪造发票骗税等,这让非洲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每况愈下,在非洲的中国人被称作是“黄祸”。

在非洲的一些中国公司和中国人不讲法律,不讲道德,不讲良心,缺乏长远的发展规划,持“中一个标是一个标,赚一笔的一笔”的短视原则,扰乱了非洲的市场经济秩序。现在,非洲一些建筑项目招标,只要听说有中国公司参与投标,欧美等国家的公司就避而远之,中国人给外国人的印象就是“搅混水”。

在非洲,经常有中国人与当地发生冲突后,请我帮忙找政府通融。我告诉这些中国人,非洲虽然经济落后,但他们的法律体系却很健全,摊上事不是找官员,而是找法律,找律师,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在非洲工作中,我发现他们的政府文件开头都引用若干法律条文,证明这份文件是有法可依的。这就是“宪政”。“宪”就是宪法,是法律;“政”就是行政,是管理。“依法行政,依法治国”这一理念在很多非洲国家已渗透到公民的骨髓里。公路收费,在中国只是路边立个牌子告诉你收费标准。但在非洲,除了告诉你收费标准外,牌子上还写明是依据那条法律收费的。

不少在非洲的中国人有夜郎自大思想,自我感觉良好,认为兜里有钱,便在非洲人面前充大爷,不尊重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用管理“奴隶”的方式管理当地劳工,这才让在非洲的中国人给人“新殖民主义者”的印象。

世界著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讲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与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打交道时,中国正在复制过去殖民国家的错误,而这些殖民国家现在已认识到自己过去的错误,并设法纠正这些错误。为了能获得这些自然资源,中国只与这些国家的统治者打交道,而忽略了那里的百姓。这样做有利于维护欺压人民的腐败政权,这当然是不受欢迎的。”

中国一些媒体报道非洲充满了“中国OK”、“朋友”、“友谊”等字眼,这都是外交辞令,误导了很多中国人,认为非洲人对中国人很友好,才一窝蜂般地涌入非洲淘金。真实情况与这些媒体的报道大相径庭。在非洲,常有官员对我说:现在的中国人怎么与几十年前的不一样了?过去中国人很友好,帮助他们做了好多事情,在修路的同时帮他们修水渠、建学校、盖教堂,可现在的中国人把过去修建的水渠、学校和教堂给破坏了。

在非洲呆过几年的中国人会深有感触:在非洲,白人是上等公民,非洲人是二等公民,中国人是三等公民,人家根本不拿中国人当回事,在非洲最受欺负的就是中国人。

当地警察专门拦中国人的车,找理由让中国人“放血”,对白人却毕恭毕敬。我认识的一位中国工程师在加蓬工作,常遭当地警察刁难,为此掏了不少买路钱。工作结束后,他搭乘法国人的汽车去利伯维尔机场,法国白人坐在前面,他坐在后面,路上的警察连屁都不敢放,一路畅通无阻。我这位朋友气愤地说:白人的脸就是通行证。

中国对非洲的援助规模之大有目共睹。拿加纳来说,中国援建了国家剧场、阿费菲灌溉工程、东当美地区医院、军警营房等数十个项目,近期又提供了30亿美元的贷款。可他们并不领情善待中国人。从加纳军警抓捕行动中逃出来的中国工人卓勇兴对媒体讲:“加纳警察上来的时候二话不说,抢,烧,公棚里的东西抢完,公棚,机器全都烧了,证件、手机和财务全部搜走,走在山里的话他们从外面用AK47扫射躲在里边的中国人。”

我在非洲的几年工作期间,曾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我认为,中国援助非洲的方式不对,我们不应该把钱给政府,因为把钱给政府,很难避免腐败,官员可以截留援款,让援助效果大打折扣。就是那些中国援建的基础设施,非洲人也不知道是中国出的钱,他们就看到成群结队的中国人涌入非洲,抢了他们的饭碗。这种援助模式让非洲人民根本感受不到中国人民在援助他们。

欧美等国家对非洲的援助模式值得我们借鉴。

我在埃塞俄比亚工作时,认识了North Wollo省的省长助理Yifru Zerihun先生。一次在他的办公室办完公事闲聊,聊起了过去中国对埃塞俄比亚的援助,当谈到毛泽东,他甚至能背诵毛主席语录!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美国:“美国给你们武器,让你们打仗。我们中国给你们经济援助,让你们发展。”我知道,1950年英国从埃塞俄比亚撤军后,美国搞了个MAAG(军事援助咨询小组)项目,用美国武器装备埃塞军队,于是,我很自信地对Yifru先生说。

“中国人民给我们的援助,埃塞俄比亚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但美国可不只给我们武器。”说到这里,他起身对我说:“我们现在出去,我带你到一个地方看看。”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便一起驱车来到了距省城26公里的Hara镇。远处见男女老少或用肩扛、或用驴子在搬运什么东西。走到近处,原来他们在往家搬运用塑料编织袋装的粮食和用铁桶装的食用油。我问Yifru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们来到一个用白色苫布搭成的巨大仓库,上面有很大的“USAID”几个字母,人们在仓库门口排队,领取粮食、食用油很奶粉。粮袋和油桶上印着“不得销售或交换,美国国际发展署,美国人民的捐赠”。Yifru先生给我解释说,美国国际发展署在各村镇都设有这样的援助仓库,定期向村民发放粮油。

原来西方国家援助非洲,不敢把钱给政府,就是担心援助款项被官员截留,他们大多是通过非政府组织直接对非洲人民提供援助,有食品援助,有卫生医药援助,有教育培训,等等。非洲人吃着美国送来的粮食长大,能不说美国好么?

综上所述,中国人要深刻反思自己在非洲的行为,尊重他们的文化传统,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尊重他们的法律,让非洲人民欢迎我们。如果还沿袭过去的办事风格,那就得趁早从非洲淘金迷梦中醒来。中国政府也需要检讨对非洲的政策,不做撒钱不讨好的事。政府要改变对非洲的援助模式,由通过政府援助改为主要通过非政府组织援助模式,这有助于提升中国人民在非洲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培养非洲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感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