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加纳淘金事件 为什么 怎么办

如果不是出了一任联合国秘书长,西非国家加纳对许多中国人而言,仍是个十分陌生的地方。

然而近日来,这个原本陌生的地方却被许多国人挂在嘴边:从网络到媒体,“加纳排华”、“中国打工仔遭枪击棒杀”,乃至“整个加纳开始进行反华屠杀”等惊天信息不胫而走,随之而来的是“中国人怎么了”、“外交部和使领馆在哪里”等激愤之语,甚至“我们的军舰呢”、“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等也不绝于耳。

稍稍冷静的国人很快发现,这类信息虽然铺天盖地,但来源却相对单一,即都来自“中国打工仔”一方,且许多线索存在模糊之处。

加纳是否真出现了排华事件?如果真是这样,又是为什么?

“打工仔”实是淘金客

度过最初短暂的信息浮躁期后,许多媒体发现,他们所收到的信息,大多来自“打工仔”及其家庭直接或间接(通过网络名人)发出的“求救信”,“排华事迹”、图片和伤亡数字的来源也是如此,但这些信息从一开始就是经过加工的。

事实上,这些人并非普通的“中国打工仔”,而是“淘金客”。

加纳古称“黄金海岸”,是西非第一大、全非第二大黄金生产国,黄金生产、出口是其经济命脉所系,因此一直采取垄断性经营策略。按照该国2006年3月制订的第703号法令第83(a)款,小规模采矿(包括淘金,指作业面积在25公顷以下)许可证不得颁发给加纳公民外的任何人,而包括小规模采矿在内的小型企业,外籍劳工是得不到工作许可证的,也就是说,除了“技术指导”,外国人无权插手“小淘金”业务——不论当老板或打工都不行。

然而这项规定从一开始就被一些有心的中国人钻了空子:他们花钱从个别加纳人手中买到“小淘金”许可证,然后回到故乡,呼朋引类,开始在当地进行半地下、半公开的淘金活动。

这种事实上属于非法的“小淘金”活动始于2006年(事实上更早,但此前并不违法),2008年起和当地人的矛盾开始激化,2011年底后更愈演愈烈,暴力事件屡屡见诸当地报端。

据邻国多哥的中国商人反映,这些非法从事淘金业务的中国人,绝大多数系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上林县,操“上林客话”者,其中不少人更系非法入境或非法居留。他们的人数,据自己“得意”时炫耀,号称“数万”,绝大多数只有小学或初中文化,许多人不懂英语,甚至说不好普通话。

他们之所以和当地社区产生矛盾,原因是多方面的。

在政府方面,黄金生产、出口是该国经济的命根子,黄金资源是战略资源,大规模集约化开采效率高,利税高,管理方便,是政府鼓励的方向,而对本国国民“小淘金”网开一面,则主要出于照顾传统、照顾地区性就业和经济的考量,正因如此,才会制定出703号法令第83(a)款这样“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规则。从这个角度讲,成千上万中国“淘金客”的涌入不仅违法,而且犯了大忌。

在采金点当地,问题就更严重。

淘金活动最初较集中的,是中阿散蒂(Ashanti)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中,加纳人的国家意识较强,阿散蒂地区地方、部族本位意识更为浓厚,众多中国淘金客涌入他们的地盘,夺走其原本垄断的“小淘金”特权,且使用集团作战、机械作业,效率高于当地“土淘金”,令当地人感到“生计受损”。不仅如此,中国淘金客使用机械、化学手段不惜一切地淘金,在当地造成耕地破坏,水源污染等诸多连带问题,更激化了彼此矛盾。

如前所述,在加淘金的中国人大多来自同一地区,操同一方言,在中国本土也有从事淘金历史,且同样有抱团取暖、好勇斗狠的传统,这样的两个“人群”在同一片土地上争夺同一份资源,发生冲突并不奇怪。正如许多西非当地从事合法营生的国人所言,这些淘金客平素并不热衷和使领馆、和当地其他中国同胞多所过往,而只愿和操同一方言的“小圈子”打交道。这既有其“黑营生”、“黑身份”的尴尬,也有淘金客们自身的原因。不少和他们打过交道的当地华人表示,“上林客”对淘金赚钱、回乡显耀以外的事不感兴趣,平时表现自信、自我,对当地人和非同乡的中国人常常态度倨傲,但很热衷于和国内媒体及某些网站打交道,就在此次“紧急求助”前不到两周,一则“广西数万人加纳淘金,天天喝鳄鱼汤惊呆当地人”的、被不少国内读者称为“得意洋洋的”文章,还曾在国内网站、网络平台和部分二线媒体广泛流传。一些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网站还曾津津乐道于这些“勇敢中国人”在当地“化异乡为故乡”、“自己做当地上帝”的“伟大事迹”。

整治.预警和矛盾激化

如此庞大数量的中国人从事非法的“小淘金”业务,其中绝大多数是“黑身份”,这本身已对加纳社会构成严重问题。而这样一个“双黑”(黑营生、黑身份)群体非但和当地人关系恶劣,矛盾激化,且许多都持有枪械(某些网站曾正面宣扬他们“半数以上持有自动步枪”,当地媒体甚至说警方曾在其采矿点搜出重机枪),就更会让当局担心其社会治安和稳定。

正因如此,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加纳入境事务部(GIS)曾多次设法整治,并自去年3月以来屡次和中国使馆交涉,而中国方面,外交部早在2006年2月7日就发出提示,要求“在加纳工作或经商须办理有关手续”,去年5月30日和今年3月24日,又两次发出正式“提醒”,要求赴加纳中国公民“遵守加纳法律,勿非法采金”。但上述努力并未收到应有效果,据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长阿尔哈吉.伊努萨赫.弗塞尼(Alhaji Inusah Fuseini)5月13日介绍,中国驻加纳使馆曾向加纳入境事务部(GIS)表示,由于许多中国淘金者系非法移民,中方很难确切掌握其出境信息,甚至不知道哪些人出境后会前往加纳从事非法淘金,因此配合不易。

自今年初以来,淘金者和当地民众多次发生冲突,且因掺入当地黑帮势力的因素而变得更加诡异复杂,据知情人介绍,在奥布阿西(Obuasi)、马米里瓦(Mamiriwa)等采矿点,都曾因此发生冲突甚至械斗。5月8日,淘金者和当地人在马米里瓦发生武装械斗,据称,上林籍中国淘金者使用AK-47自动步枪射击,造成两名当地人死亡,引发更大规模的冲突和部分加纳人的排外情绪。5月14日,加纳总统约翰.马哈马.德拉马尼(John Dramani Mahama)领衔组成跨部门“非法采矿整顿委员会”,对中国非法淘金者进行专项治理,加大了整顿力度。据当地媒体报道,去年3月至今年5月,GIS所驱逐的、从事淘金的中国非法移民总数仅80人(另扣留待遣返65人),而自5月14日专项治理开始至6月5日,被逮捕并通知中国使馆的人数就达124人,实际人数可能更多。

由此可见,“淘金事件”由来已久,并非突发、偶发,世界上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无缘无故的恨。

既然如此,那些“淘金客”、“上林帮”何以对迫在眉睫的威胁麻木不仁,整治实际上早已开始却依旧自鸣得意,频频在国内网络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又何以危险袭来,却舍近求远,宁可用剪裁过的信息向素不相识的国内媒体、名人发“求援信”,也不愿和当地使领馆或其他多数华人组织打交道?

熟悉非洲特点的国人都知道,非洲是高机遇、高风险的所在,而规避风险的不二法门,是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尊重当地人风俗习惯,和当地人平等相待,而做到这一切的前提,是熟悉、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社会环境。自我封闭、隔绝看似安全、强势,实则耳目闭塞,对风险无法准确研判、预估,更难以及时规避、化解,且这种做法的结果,往往最初可以掩盖和当地人、当地社区的矛盾,一旦超过临界点,又很容易失控,很容易因缺乏沟通、保护而遭遇当地人和当地既得利益者的过激报复。这些淘金客因为文化程度低,又笃信小圈子、全封闭,人虽然在异国他乡,实际上却不接地气,没出事时觉得牛气十足,强大无比,有没有威胁,威胁来自何方,有多么严重和急迫,一概一头雾水,一旦出事,自然就会从极端自信,骤然变成极端恐慌。

他们之所以在求助、求救时舍近求远,原因同样是多方面的。

首先,他们的“双黑”身份令其不愿多与当地华人中“白道”多打交道,以免自惹麻烦;其次,他们仍抱有继续在当地“黑下来”,发大财、衣锦荣归的幻想,而使领馆和他们接触的出发点,则是规劝他们回国,因此在以往不多的接触中相处并不愉快;第三,他们认为国内媒体、名人对他们的情况不了解,容易被精心剪裁、渲染的悲情所打动,在“帮同胞一把”的情结驱动下为他们奔走鼓呼,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中国外交部和驻当地使领馆方面,也并非无所作为。

外交部早在2006年2月7日就发出提示,要求“在加纳工作或经商须办理有关手续”,去年5月30日和今年3月24日,又两次发出正式“提醒”,要求赴加纳中国公民“遵守加纳法律,勿非法采金”。但上述努力并未收到应有效果,据加纳土地和自然资源部长阿尔哈吉.伊努萨赫.弗塞尼(Alhaji Inusah Fuseini)5月13日介绍,中国驻加纳使馆曾向加纳入境事务部(GIS)表示,由于许多中国淘金者系非法移民,中方很难确切掌握其出境信息,甚至不知道哪些人出境后会前往加纳从事非法淘金,因此配合不易。

“淘金事件”发生后,“淘金客”曾反映“使馆电话打不通”,部分国内媒体打电话到驻阿克拉使馆咨询时,也的确出现对方语焉不详,对事态描绘不得要领的问题。据使馆称,对目前被拘留的中国公民,当地使馆已派员进行了领事探视,并要求加纳方文明执法,给予中方在押人员人道主义待遇,保障其安全与合法权益。连日来中国外交部也屡屡发声、交涉,敦促加纳方面文明执法,切实保护中国侨民合法利益和人身安全。

“大规模排华”?

6月7日,一位事件曝光之初十分活跃的网络名人主动表示,经核对发现,“淘金客”向他提供的图片、伤亡情况等信息存在不实之处,如图片所反映的中国人死亡事例是去年的,且与当前事件无关,一些图片或证实不实,或真伪难辨等。

如前所述,由“淘金客”方面提供的信息,的确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所谓“举国大屠杀”并不符合事实。具体到淘金客和当地人的摩擦,双方都曾开枪射击,而成为政府整治事件导火索的“5.8”枪击案,开枪扫射的是淘金客,死亡两人的却是当地人,暴力冲突和暴力行为,事实上双方都有责任,而“双黑”的一方显然处于更不利地位。

其次,“举国排华”也言过其实。除了“双黑”的淘金客,在当地从事其他正当经营活动的中国人多数暂未受波及,甚至合法从事采矿、采金业的6家中资矿企(从事的是加纳政府允许外资介入的“大采金”)也并未遭到如此规模的冲击。

最初被淘金客渲染的“众多伤亡”曾被国内个别媒体断章取义报道,但很快得到纠正,一度流传很广的“中国人死亡200多”,其实是近两年中国人在加纳死亡总数的概略估计,这些人或病故,或积劳成疾而死,和暴力事件并无关系。另一则流传较广的“16岁男孩被枪杀”,系去年10月所发生的事,据称系当地警方执行某公务时,误将手持平板电脑的受害者当作持械歹徒打死,该事件和此次事件无关,且早已结案。

在前述伤亡数据被迅速澄清后,淘金客方面又传“3人在骚乱中死亡”,截止目前,由于自称“受害者亲友”者拒绝披露细节资料,真伪尚难确定,而另一则“一人被害”的信息则被证明系误传,死者系因心血管疾病突发死于医院。

而另一些说法,如“淘金客并不违法”,或“排挤淘金客系西方大矿企阴谋”等,则值得商榷。

说“淘金客不违法”,理由无非是他们从当地人手中购买了许可证。但如前所述,这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更何况作为小规模作业,在无外来劳工许可情况下大规模使用外劳,而从“老板”到“伙计”,“黑移民”身份者比比皆是,这些在任何一个国家里,都是违法的,是不能被接受的。

至于“大矿企阴谋说”则似是而非:加纳当局维护“大淘金”利益而限制“小淘金”、尤其限制外国人“小淘金”,本是其主权范畴的事,且这种做法也是各国普遍遵循的,中国自己管理国内黄金产业同样如此。

值得警惕的是,尽管“加纳举国排华”之类信息,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准确的,但“黑淘金”在当地造成的冲击,已实实在在影响到该国、乃至邻国正当经营、合法居留同胞的切身利益,自“专项整治”以来,加纳政府和GIS收紧了原本在西非地区就偏紧的入境签证审批,给需要合法进入加纳境内办事的中国同胞平添了不少麻烦,而倘任由局势发展、矛盾激化、混乱蔓延,玉石俱焚、波及本分同胞和中国驻当地企业、机构,恐也是难以避免的,这在中非近10多年的民间交往史上早已发生过,且不止一次。也就是说,如不及时“止损”,任由事态发展,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排华”和“排华暴力”,并非不可能发生。

该帮的和不该帮的

非法移民也好,非法经营也罢,这些身处海外的淘金者都是中国公民,中国官方、外交部和驻外机构都有义务提供必要的领事保护,并提醒、敦促加纳当局确保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尽管如前所述,外交部和当地驻外机构已有所作为,据最新消息首批淘金者45人已被遣返,但据各方消息称,在加纳中部、西部非法居留从事淘金的中国公民,仅籍隶广西上林、操上林客话的就有“数万人”,这可能有所夸大,却足以表明,目前被GIS登录在案、能够受到中国驻外机构领事探视,及已被遣返的区区一两百人,仅占其中极小比例,“专项整治”的官方行动可能会延续很长时间,而自下而上的过激行为同样可能更频繁、更激烈发生,要切实保护这些中国公民的利益,需要做的事还很多,且仅浮在表面、呆在阿克拉,满足于跑部委,跑GIS,是不行的。

从这些淘金者近日在国内网站、媒体上的呼救言行可以看出,他们对留在当地、继续从事“小淘金”的“黑营生”仍抱有幻想,这既不符合当地法律,也不符合两国乃至他们自身的利益。关心其安危的国内外同胞、媒体和机构应该把握分寸,并明确向相关各方表明,关心、维护的,只能是遇险同胞正当、合法,符合人道主义原则的利益,如人身安全、合法财产安全,不受暴力虐待,等等,中国和加纳同为主权独立国家,中国再强,加纳再弱,也无权逼迫对方放弃保护自身战略资源经营权,让非法的“外籍小淘金”合法化,无权让“黑身份”变成“白身份”,“黑移民”变成“特权移民”。由于饱受殖民压迫,西非当地社会、民众对殖民主义、大国沙文主义敏感且反感,弱肉强食的殖民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抱着狭隘民族主义陈腐理念,视非洲为蛮荒,视当地人为野蛮人,憧憬用殖民时代的炮舰主义外交,搞沙文主义的一套,是不可取也行不通的。

号称“数万”的上林淘金客聚集加纳,惶惶不安,他们中许多是“黑身份”,情绪上又从大起到大落,从亢奋到低落,正是最虚弱、最需要关怀和帮助的时候,有关方面应特事特办,伸出援手,和加纳当局充分协调,将他们迅速、平安疏散回国,同时设法堵塞回流渠道,从源头杜绝“黑移民”、“黑淘金”现象。

处于惊惶中的淘金者自身也应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一方面是当地排外行为和野蛮执法的受害者,另一方面也是违法者、施害者,当地资源、环境、经营秩序、社区和民众利益同样是其违法行为的受害者,而在当地合法经营、生活和居留的中国同胞,才是被殃及池鱼的最无辜者。为自己和他人利益和安全计,此时此刻,请少卖些悲情,多做些配合,少释放经过刻意剪裁的“局部真相”,多反映实际的被侵权、受损失情况,以便各方对症下药,提供有针对性的帮助,并避免误判和贻误救援时机。尤应充分认识的是,中国或任何一个当代主权国家,都不可能逾越主权和国际法界限,让他们获得不应获得的保护,如让其“黑淘金”被“洗白”,或让他们从非法移民变成合法移民,甚至特权移民。“强权即公理”,用大炮和刺刀攫取治外法权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该帮什么,不该帮什么?

一言以蔽之,就是应迅速着手“救命、救急”,但不袒护其非法经营、非法居留的行为,惟如此,才能既保护同胞合法权益和人身安全,又减少当地抵触情绪,并将事件给中国整体形象、国家利益和中国公民在海外声誉的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