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发动媒体攻势反击国企改革?

人们都说,有效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在国企改革眼看就要来临之际,看管国有资产的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好像就采用了这种策略。

国资委已经在积极地发动一场媒体攻势,来赞美它作为国有企业看管人所做的工作。它在这场攻势中承认改革近在眼前,但同时也跟老百姓和中共领导层说,国资委监管国企10年,也取得了一些实实在在的成就。

对国资委以及大国企当中的国资委盟友来说,核心主题是过去以低效、亏损闻名的国有部门已经实现转变和精简,成为一支充满竞争力的力量,让国人引以为豪。一部分功劳该归到谁身上,那就不言自明了。

他们的观点是,国有龙头企业取得了诸多重大成就,如成功开发中国宝贵的自然资源,如生产出“神舟”号宇宙飞船和“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在这一过程中还给国家贡献了不菲的利润。

上个月发表第一批赞美文章的《人民日报》宣称:今天的国企,已是脱胎换骨的新国企。它说,这些令国人无比自豪的成就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标志:国企创造。

大赞国企的不仅仅是这份执政党的旗舰报。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也加入拉拉队的行列,中央电视台同样也推出有关“新国企”的系列报道。

中国领导层已经明确表示,为实现经济再平衡、稳定更长远的经济增长,国企改革是他们今年的目标之一。

国企的成与败,是改革要改到何种程度之争的关键部分。

国企批评者说,大国企有的因优惠政策和垄断行为而受益,有的浪费资源、挤出民营企业。国企维护者认为,大国企提供重要服务(常常是在高度竞争的市场内),对于经济乃至国防的稳健至为重要。

国资委将来充当何种角色的问题,被卷入这场日趋激烈的争论。

国富咨询集团(GFortune)董事长周永亮说,国资委希望把这场讨论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引导。

周永亮说,国资委既在看上面(领导),又在看下面(百姓)。此话说的是国资委对于影响决策者及普通老百姓观点的兴趣。

周永亮曾是国企经理人,国企也是他现在这家公司的客户群体之一。他说,详尽的国企改革方案有可能在今秋中共领导层召开一次关键会议之后出台。

待尘埃落定,国资委需要看管的企业数量可能将会减少。另外对于竞争性企业(如房地产)和政府为公共利益运营的企业(如电力),可能会有一套不同的安排。

不管达成什么样的方案,变化肯定是有的。

周永亮说,我们已经无路可退,必须改革。他说,如果这方面没有进展,党内领导人的声誉就会受到损害。

国资委将怎样实际上只是整个故事的一部分。虽然北京方面反复为政府控制能源、电力、电信、造船等形成经济“制高点”的关键企业辩护,地方层面还有很多企业似乎并不符合这种描述。

龙洲经讯(GK Dragonomics)研究总监白安儒(Andrew Batson)在去年年底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大约有11.4万家国有企业,大多数都受控于地方政府,大多数都不是很有战略意义。

他说,国有企业在明显非战略性的行业(如餐饮)确实是持续而大规模地存在,在一个市场化的经济体中,这种现象越来越难以说得过去。他还说,经过数年的沉寂之后,国企面临进一步瘦身及整合的可能性正在上升。

国企可以吹嘘一些称得上是成就的成就。正如《人民日报》所说,去年国资委监管的117家企业(后来减至115家)总计获得了人民币1.3万亿元的利润。

但执政党的旗舰报并没有费多少笔墨来书写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发生的亏损。远洋集团旗下上市企业中国远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去年再次公布巨额亏损,并已匆匆抛售资产来避免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摘牌的尴尬。

与此同时,《第一财经日报》似乎并未领会宣传国企最荣耀时刻的官方精神。最近它的一篇头版文章谈到困难重重的钢铁行业短期债务越来越庞大的问题,而这个行业包括一些中央政府控股的上市大公司,如宝钢、鞍钢和武钢等。

不少迹象暗示了这次媒体攻势的源头。国资委自己的网站在显要位置转载了新华社的文章和央视关于大国企成就的一些特别报道。

在问到国资委有没有在媒体报道中起到作用时,国资委的一位官员说,央视这一系列报道中“部分”节目的录制得到了国资委的帮助。

但这次媒体攻势并没有说服所有人。

经常点评国企改革的安邦集团(Anbound Consulting)董事长陈功说,国企是一个利益集团,这是他们对改革的反击。

陈功认为,大国企在经济中仍然有一席之地,但在公开宣传中,它们的不足之处被小心翼翼地删除。

陈功说,我支持给予国企一个角色,但这轮公关活动是想洗白他们的记录。

他提出,指望国企关注自身利益倒还可以,除此以外就别多想了。他自问自答地说:谁能真正代表公众的利益?肯定不是国企,肯定不是《人民日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