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丘之貉:红会社监委称无法重启调查“郭美美”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以下简称“社监委”)今日在京召开了2013年中期会议,16名委员中有14名委员参会。关于对“郭美美事件”重启调查,会议认为还有待进一步征集实证;会议决定,今后所有社监委委员的监督均采用自愿义务服务形式参与,不能再与红会有任何利益关系;会议决定,社监委将于本月14日召开媒体见面会通报有关情况。

  “公众对我们的期望和质疑共存,我们与公众和媒体沟通不够。”会议结束后,袁岳委员向人民网记者坦陈,“公众对社监委期望值非常高,我们的工作与大家的期望有不小距离,工作过程中也没有与大家充分沟通,由此大家认为我们今天开会非常神秘。社监委将于本月14日召开媒体见面会与大家沟通解释。”

  是否调查“郭美美事件”,袁岳说:“郭美美事件”是压在红会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大家非常纠结。但回溯来看,事件最初是红会给警方报案。从理论上讲,红会与社监委都没有再调查的公权力。作为重启调查的案子必须由有调查权力的机关行使,有了新实证才可以给警方报案以重启调查,我们要做的是开始征集实证。

  关于社监委的定位、职能等问题,袁岳认为,社监委定位尚不清晰,是帮着红会建立监督体系,还是作为顾问来为红会提醒,大家都是按各自朴素的理解去做监督。最后会议达成一种共识认为,“社监委将发挥社会各领域委员的专业特长,来构建红十字会的专业监督体系,扮演公益组织与民众之间的专业沟通桥梁。”

  袁岳还透露,从今往后,中国红会将启动独立评估。从博爱家园项目开始,到芦山地震的项目,再覆盖到红会今后所有项目,都将采用独立评估来进行监督。

  “事实上,评估包括三类:第一类财务评估,从审计来讲钱到哪去了;第二类项目成效评估,帮助对象拿到钱了吗,达到预期效果了吗?第三类技术评估,比如重建家园,是否存在偷工减料的问题。这三类评估,都需要由第三方独立的专业机构来进行。”

  关于其请辞委员的进展,袁岳告诉记者,“作为委员,大家有个认识,都是尽自己职责提点意见和想法。从我本人的角度来讲,出发点是帮助红会做项目评估方法的设计。我退出之前,将转为自愿的义务服务。”

  为了真正起到监督作用,与公众保持畅通,袁岳说,今后社监委原则上每月与媒体至少沟通一次,社监委自身今后开会频率也会提高。

  关于红会改革,袁岳认为,红会系统非常庞大,推动改革委实不易。正因为有了大家的质疑,才让我们更加努力,以定出时间表推动红会进行改革。如红会的财务账目,今后将会非常明细。出了问题,就要对公众有所交待,我们的工作会对红会系统会形成压力,这种压力将转化为红会做好事情的动力。对此,刘姝威委员也表示,“账目搞不清楚,说什么人家都不信,一定要给社会说清楚。”

  袁岳表态,“从我个人来讲,我利用所长,帮红会做评估方法设计,但我所在公司一概不做红会项目,仅仅是以纯义务的服务形式参与。不仅是我,所有委员都一样。一句话,大家各做一件你能做的事,做这个事是你自愿的工作和服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