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上从未发生如此重大的泄密”

曾因泄密五角大楼机密一举成名Daniel Ellsberg称,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如此重大泄密。

2013年6月7日,华盛顿邮报披露了代号PRISM的绝密项目。

从2007年起,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FBI通过PRISM项目可直接使用九大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央服务器中的音频、视频、图片、电邮、文件和连接日志,来分析追踪个人动向和联络方式。

6月10日,前CIA雇员Edward Snowden逃到了中国香港,在香港万豪大酒店向卫报透露:

我29岁,我泄密了PRISM的机密。

现在,Snowden已经离开万豪大酒店,去向不明。据美国媒体Daily Beast报道,NSA已经启动所谓“Q-Group”行动组,全力追捕Snowden。

这一事件占据了全球所有重要媒体的头条,中国人也在微博和微信上热烈地讨论此事。

一时间,Edward Snowden命运存疑。同样存疑的是,面对“隐私权利和自由”重大问题时,美国、香港以及所有各国各民将如何反应?

上述问题的答案,将展示人类对“隐私权利和自由”的珍视程度。

Snowden称其逃到香港的原因是:

香港有浓厚的自由言论的传统……香港人有长期街头抗议表达观点的传统……我觉得在处理与许多西方主要国家的关系问题上,香港是具有独立性的。

他想逃往冰岛找到庇护,但是他知道NSA迟早可以抓住他,因为他清楚他们的手段。

911事件后,美国出台爱国者法案,无疑让情报部门的权力越来越不受限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情报部门官员透露:

现在,NSA已经完全处于一种癫狂模式。

目前,可以想见这种“癫狂模式”将给Edward Snowden带来多大冲击,但无法揣测这将对美国人耗费200多年建立的民主和自由造成多大冲击。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华裔著名影星Maggie Q主演的美国电视剧《尼基塔》中,那无法无天的美国情报特工部门“DIVISION”。

看看美国官方和民众的反应:

美国民众中,支持Edward Snowden的第一时间在纽约的联合广场举行了抗议。抗议者在标语中写道:“揭秘者是英雄”、“我爱曼宁+Snowden”。[注:布拉德利·曼宁,生于美国奥克拉荷马州,美国陆军上等兵,于2010年时因涉嫌将美国政府的机密文件外泄给维基解密网站而遭美国政府逮捕并起诉。检方针对此事件起诉的罪名包括泄密与最高可判处死刑的通敌罪,然而检方宣称并无意求处其死刑。]

即使是曾参与起草爱国者法案的共和党议员Jim Sensenbrenner,也对情报部门的行为发出质疑:

在Edward Snowden向卫报泄密事件上,爱国者法案已经被错误使用。

白宫新闻发言人Jay Carney周一说:

美国政府欢迎Snowden披露事件在华盛顿引起的强烈争论。如果这些争论能够导致就修改[爱国者法案]达成共识,[奥巴马]总统将会考虑这个问题。总统一直以来都非常清晰地表达过要严肃考虑这些问题。

周一,美国前副总统提名人Paul Ryan和其他三位可能于2016年参选的共和党候选人质疑:

美国人的隐私权利是否[受到情报部门]的过度威胁。

Paul Ryan说:

我确信某些能够搞起巨大计算机计划的人士[指PRISM项目指使者]会说:“我们可以做从X、Y到Z的任何事[意指为所欲为]”,但这并不表明他这么做是合法的。我希望为我所代表的人民,知道有关此事的更多详情。

再看看其他国家和民众的反应。

据英国卫报报道,欧洲大陆的主要官员,从德国首相默克尔到整个大陆的信息主管,都想盘问美国人,PRISM的绝密项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默克尔下周会向奥巴马提出这个问题。欧盟委员会副主席 Viviane Reding会在周五与美国官员的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注:Viviane Reding是负责欧洲信息安全的欧盟官员。]

德国联邦数据保护专员Peter Schaar称:

迄今为止,美国尚无足够级别的数据保护法律,也没有像欧洲一样的独立监管。我不知道美国人都就数据问题向欧洲政府说了什么。但问题是,美国政府收集的数据可能会回到欧洲各国政府的手中,被欧洲政府使用。我们要与我们的政府讨论这个问题了。

此外,法国、意大利、加拿大都对PRISM表达了严重关切。

中国政府目前尚无表态。

Daniel Ellsberg在卫报上著文称:

显然,美国现在不是一个警察国家。但考虑到其对个人隐私的入侵已经达到这种程度,美国确实具备了一个警察国家所需要的完整的电子和立法基础设施。[注:Daniel Ellsberg丹尼尔·艾尔斯伯格 是前美国军方分析师,受雇于兰德公司,因1971年私自拷贝并向媒体提供五角大楼机密文件为世人所知。]

Daniel Ellsberg对Edward Snowden表达了他的同情:

Snowden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意识到NSA的监察行为是危险而违反宪法的。这次对美国和外国公民隐私的入侵,不会给我们的安全带来益处,但会对我们努力保护的自由带来危险。

Edward Snowden在香港曾说:

我知道美国是这样一个国家之后,我不想呆在这个国家了,我想去别的地方。

问题是,“别的地方”在地球的哪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