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晓平:有一种震撼你根本不懂–写在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

一个战士的生命对于某些人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讲,那是全部。美国这个国家真正让我震撼的不是高楼大厦,不是宽广的公路,也不是超市里面丰富的商品,而是他们对生命的态度。

这种震撼来自一次去美国正赶上他们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也就是每年的今天,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当我开车路过一个很小城市的公园,草地上整整齐齐的插着国 旗,那是上万面国旗组成的方阵,完全是当地老百姓自发搞的,而在全国所有地方同一天里到处都是这样的景象,这个国家的这一天,完全在美国旗的海洋里,任何 人看了至少是感官上的震撼。

全美一共有130处国家公墓,墓穴290多万。在阵亡战士纪念日这一天,志愿者们将在许多阵亡战士的墓地上、城市的公园或是广场上插满小型美国国旗。美国总统或副总统通常负责主持阿灵顿国家公墓举行的仪式,并将在无名将士墓前敬献花圈。

我 们从这个无名将士墓开始说起,它位于华盛顿的阿灵顿国家公墓,这个公墓始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土地的主人是联邦政府的敌人。因为林肯当选以后南方几个州不 满,试图独立,本来这是可以坐下来谈的,但是他们犯了美国的一个大忌,就是作为美国大兵在国内开了第一枪,从所谓的人民内部矛盾转化成敌我矛盾。

这片公墓土地的主人李将军就是南部叛军的首领,于是国家没收了他的土地,当然后来南北战争结束以后又还给了他们家的后裔。有意思的是这里安葬的第一位死人竟然是敌人,一名南方部队的俘虏在医院里医治无效。后来李将军不但安葬在这里,他的纪念馆现在成为一个重要的参观项目。

这给我们带来第一个概念就是,这个国家原本没有敌人,除非你选择作敌人。那么只要你放下枪,或者不能再拿枪的时候,你就不是敌人,享受的是美国人的待遇。因此南北战争以后那些死去的将士待遇相同,因为他们都是美国人。

最重要的是活着的人,那就是当年南方的政党,他们被联邦军打败了。用中国的话来说他们就是反动派,本来应该用镇压反革命的方式把他们剿灭干净的。但是后来呢?你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就是现在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

这 足够让你感觉到震撼的了吧?为什么,当年作为共和党的林肯主张解放黑奴,而作为民主党的杰佛逊•戴维斯因为不满林肯当选,带领着南部的军队打响了对联邦军 的第一枪,炮轰联邦政府军在南卡罗来纳的萨姆特堡要塞,整整经过36小时的炮击,导致守军投降。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多世纪以后的今天,作为第一代黑奴后 裔的奥巴马竟然作为这个党的首领蝉联了美国总统,对比一下你就知道中国的问题在哪里了。

这里再说第二个概念,那就是什么叫无名?他们都是有名有姓的,对于母亲、孩子、妻子来讲他们是这个家庭的全部,由于一个人的死去导致一个家庭变的不完整。

因此我们去任何墓园,都有石碑,石碑上面有文字。但是打仗的时候会有那么一少部分人分辨不出来他们到底是谁,甚至分辨不出来到底是敌人还是自己人,这就是无名将士墓的来由。因为你不能把一个别人的遗体埋葬在自己丈夫的墓碑下面。

于 是每年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有名有姓的墓碑由家人亲友去扫墓,分辨不出来姓名身份的,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是美国人,不但遗骨用平等的方式安葬,献花的 工作归现任总统,因为他们的亡灵更需要安抚,他们都是你的人民,死去的人里面没有敌人。知道这里面出来一个什么概念了吗?——只要你不主动选择作敌人就不 是敌人,所以这个国家的敌人很少很少。

这个概念足以震撼中国人的,最后还有一个概念,那就是一条命到底换 什么才是值得的。有人算过一个帐,死掉一个美国大兵,国家单从经济上的支付,包括家属的抚恤金、抚养费,医疗减免、补助等等加在一起需要支付大约一百万美 元左右,还不包括动用政府飞机汽车等各种工具的费用,以及每年的纪念活动。

有人会觉得一条美国人的命价值百万美元,但是你反过来再算,就是另外一笔帐了,一个青壮年从毕业到退休给家里带来多少钱,给政府多少税?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很多中国人穷疯了,只会算经济帐,把你的孩子,把你的老公,把你的父亲从你身边拿走试试看?

如 果你稍微有一点常识就知道,单凭美国自然资源的蕴藏量,无论是石油、天然气、矿产单纯从探明的数据来讲足够他们用几辈子的,而生命却只有一辈子。这就好比 一个百万富翁去舍命抢五毛钱一样的荒唐,因此说美国人对牺牲的态度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好好活着,要是为了钱,无论干什么都能挣出来。

美国各地都有韩战纪念碑,而韩战将士墓的人更多,因为很多家属还健在,大约五万人死于韩战,美国人从什么地方觉的死那么多的人是值得的。是南北韩状态的对比,南韩的人民对美国人的那种感激是发自心底的,因此那些烈士遗孀后裔觉的骄傲和自豪,救了别人一命那是什么感觉。

最后该说说我们中国了,明明是有名有姓的,最后统统称为人民英雄,那些国民党将士的尸体呢,那些被镇反枪毙掉的反革命呢,被折磨死的右派呢,更不用说饿死的 人了。我们总说战无不胜这个词,这不但靠武器,还要靠精神,要是靠钱肯定不行。过去中国信息不灵,从精神上忽悠中国人能起作用,现在还能起作用吗?

两个国家打仗,你敢跟美国人交手吗?人家一条命六百万人民币,人家说别打了,你开个价,低于这个数我就划得来。现在中国为五毛钱都能出卖灵魂的人多了去了,那还打什么仗?那么多高层的后代都是美国人了,人家把自己卖出个好价钱,你是不是在替人家数钱呢?

所以珍惜生命吧,别整天说不惜一战,要不,你自己上。没有人再像过去一样,搞不明白到底为了什么上战场,你不给我讲清楚到底为什么而战,谁会上你的当?

与其相比,我还是羡慕日本靖国神社里那有姓名的牌位,不管他们死于邪恶,还是亡于公义,但至少他们有一个招魂的牌位。更羡慕在菲律宾建立的美军士兵公墓,墓碑成行成列,整整齐齐,上面刻着每个战死士兵的名字。作为战士,谁不愿意死的光荣,死得其所,任后人凭悼。而不是像浮尘一样,被一阵大风刮过,不留踪迹。 这个名词叫“炮灰”。

因为拿不出有名有姓的死亡名单、我们只好语焉不详,只好不识数。由于不识数,继而弄 出了很多纠纷,甚至公案。比如我们弄不清楚南京大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也搞不清楚三年困难时期的饥荒究竟饿死了多少人;甚至在本朝的所谓“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成建制的开赴朝鲜保家卫国,可待战争结束了,回来一清点,伤亡多少是个谜!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也有点不合情理。

想想当时,支部建在连队上并指挥着枪已经很多年了。政委和指导员的成熟作用早已成为国内战争取胜的主要法宝。如此严密掌控下的军队居然提供不出死伤和失踪者 名单?这里我想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真不清楚,心里没数。另一种是清楚了,但怕说出结果吓死个人,从而影响军心,民心,进而影响到下一步的大计。就像76年 的唐山大地震,出于政治需要,伤亡人数直到79年年底才公布。

华盛顿越战纪念碑上的铭文: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不是免费的)。
对于韩战,韩国人感谢美国人,美国人觉的值得;
而另一方,朝鲜人不愿纪念中国“志愿军”, 中国人普遍觉的不值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