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一下这次的棱镜事件

监控网民几乎是必然的。即使不是为了反恐,就是为了选举,分析网民口味,预测谁得票多,这一条理由就足够了。

能做到这个,就能操纵选举结果于无形,这诱惑,谁能挡得住?

google号称拥有世界上60%的服务器,搜罗了大量搞机器学习的人才。纯是为了给网页排名,推送广告,或者做图片搜索?

以后必然是数据为王的时代,谁垄断了数据源,谁就能出paper,就能发现新的门道。就能搞出新的手段。

那些付费征集weibo段子的,还处于从野外搜集细菌毒株样本,然后培养加工的手工业阶段。

以后直接用超算实时从海量数据中,分析转发最多的谣言内容。可以根据给定的topic,自动产生各种谣言,甚至能评估每条谣言传播影响和存活时间。然后嫁接改造出最符合受众心理和认知规律的版本。

遇到合适的时候,短时间可以集中传播N个段子,搭配组合,定时定向,密集投放,多发同着……

现在的阿拉伯之春只是731那种实验阶段,我想我们也许会看到真正的“政治生物武器”在社交网络上投入实战吧。

政治斗争,意识形态斗争武器,早晚进入工业化生产方式,这就是我的判断。

——

奴隶主的(欲望)是重要的,奴隶的想法也是重要的。做惯了奴隶主的人,也不要忘记或者忽视奴隶的想法。

当然,他还有一层意思,要是你老是不忘记或者关注奴隶的想法,就跟这个数据监控基础下的舆情引导一样,你自己迟早也会是奴隶。这个时候,谁操纵谁就不好说了。

所以我更倾向于把这两者看成是一个不断寻求平衡的互动场。但这个互动场随时会有异常情况的爆发,因为网络信息是社会心理、情绪信息的非常小的一部分。除非你在每个人脑袋中植入一个芯片,然后和google的服务器联网,否则,你研究数据,还是历史学的干活而已。
历史学的干活,考验的还是你的史观。。。。

——-

。。。这什么大惊小怪

语音识别发展,就是为了监听的。 最早项目叫做switchboard,就是在大的
交换机节点监听。
我做过的DARpA 项目,代号EARS, 直接说:ears to the world.我还有一个海绵耳朵留念。
美国各地飞的E3C飞机都装这个,监听无线电通信。
还有监听世界各地新闻,了解世界上大家都在议论什么。

这没有任何可保密的,媒体渲染后老百姓吃惊。其实。。很正常。
黑莓手机通信加密太厉害,曾经美国不许卖,就是无法监听。
这些事情,都是NSA none-such-agency在做。现在也曝光了。

这些都是自动分析,达到警报基本,才获取法官窃听许可,真人去听。

——-

微信就是个很恐怖的东西,帐户与电话,qq配对后,一个超级庞大的人际数据库掌握在腾讯手里了,包括客户的交流信息,个人资料,太恐怖了,这样的数据库掌握在一个美国上市公司里,太恐怖了!我宁愿他掌握在政府手里!

——-

所以需要制度的笼子把政府关起来。美国尚且如此,中国更不说了。反正国内的云尽量少用,手机也用水货比较安全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