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想不乱也难

李牧

有完整真实的代议民主政体,是土耳其在伊斯兰世界中的显著特征。6月7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指责英国等国实行双重标准。在此之前,欧盟要求就土耳其警方对抗议者“过度”使用武力问题进行调查。

从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蔓延至全国的抗议示威,已超过一周。这个7千万人口的国家,已有超过3千人被捕并获释,近千人受伤,至少2人死亡,24万人罢工,股市持续暴跌。

土耳其面对的,是古民族复兴这个一再上演的难题。落后民族在现代化进程中受挫,如果再伴随外部干扰,几乎无解。就如这次土耳其本身经济发展减缓、政府面临换届,又遇上相邻的欧元区危机、中东连锁革命,想不乱也难。

骚乱是从不满政府计划将塔克西姆广场的一处公园改建为购物中心、军营及一个清真寺开始的。塔克西姆广场对于土耳其的地位,相当于红场之于莫斯科,其渊源直追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广场内有凯末尔像。这就涉及到土耳其历史,而今天的混乱,本身就是土耳其历史与现实的纠结。

土耳其主要领土和首都在亚洲,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在欧洲。过于强调土耳其在欧亚之间难以取舍是没有意义的,事实上中世纪以前,环地中海特别是地中海东岸是一个稳定的文化圈,埃及、小亚细亚和希腊罗马有大量交流共建,而地中海东岸几乎是世界文明的共源。欧亚之别,属于现代政治、地理概念。

今天占土耳其人口80%的土耳其人史称突厥,8世纪起由中亚迁入小亚细亚,逐步伊斯兰化,形成现代意义上的土耳其族。13世纪末建立奥斯曼帝国,16世纪达到鼎盛期,20世纪初沦为英、法、德等国的半殖民地。1919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领导民族解放战争反抗侵略并取得胜利,建立土耳其共和国。

土耳其是伊斯兰世界较早实现世俗化的国家,很快建立起完备的代议民主制,中东地区特有的宗教、民族冲突在这个国家并不突出。 1980年代以后,该国经济市场化金融自由化,发展相当顺利。现总理埃尔多安2001年上台后每年经济发展速度达7%,这也是他连续赢得三届大选的强大基础。目前,土耳其是全球排名第16的经济体。

土耳其眼前的困境,内部两个:经济上多年高速发展后无法着陆,受欧洲危机拖累重重。政治上埃尔多安执政10年后既不想交权又无法收场。更重要的是外部因素,埃尔多安过去配合美国海湾战争,现在公开支持叙利亚反对派。随着欧洲经济危机和欧元区自身的混乱,加入欧盟的努力已经失败,试图改变在伊斯兰世界的孤立形象又无从着手。

埃尔多安率领的正义与发展党属于改革派,意识形态上却接近宗教主义,外交上亲西方,反对党共和人民党是凯末尔的继承人,主张世俗主义,现在却与宗教派别结盟。土耳其的混乱由此可见一斑。

单纯讨论土耳其的代议民主制和单纯讨论其伊斯兰影响一样无聊。事实上,代议民主制只在其原生地有效,除了美英法德意加澳这几个原属欧洲文化传统的工业发达国家,代议民主制并无成功先例。这也是推崇“民主”的观察家们如今手足无措拼命自圆其说的地方:“民主国家”乱起来和“独裁国家”完全一个模式,支持中东民主革命的埃尔多安现在也抱怨组织示威的社交网络。

土耳其不加入欧盟可以吗?当然可以,这个国家诞生时没有欧盟。从欧共体演变到欧盟及欧盟东扩,有漫长过程和冷战背景,土耳其始终是打酱油的。土耳其不伊兰斯化行不行?行,这个来自中亚的民族,原无中东传统。在凯末尔等前辈努力下,又是中东最早世俗化的国家。土耳其不纠结于亚欧之间可以吗?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地中海东岸是世界文明的共源,有自己的定位。

土耳其真正的麻烦是,一个国家一旦陷于二、三流,就不可避免被强权们撮弄。英国法国被绑上美国战车,与土耳其处于伊拉克战争前线不得不做出选择,并无本质区别。专家学者们给土耳其经济出主意的劲头,不输于他们对欧元区指手划脚,甚至今天批评最猛烈的恰恰就是当初高唱赞歌儿的。假设天天有人给美国开药方,美国也得乱七八糟,关键是没谁敢这么做,奥巴马也不让。

在地球村时代,一旦落后,想赶上现代文明的先锋行列必然困境重重,中国、印度、西欧……概莫能外。不高速发展,政治、经济、地区矛盾突出,高速发展又很难保证协调,经济一旦停顿,各种旧有问题就层出不穷,甚至新的宗教、民族矛盾可以尖锐化。

现在有评论家不停的强调“民主土耳其”不是“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埃及、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发生的事情证明,阿拉伯之春并不存在,沉渣泛起的是各种宗教势力和封建残余。从这个角度讲,土耳其的混乱确实不属阿拉伯之春,谎言无法印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