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刘志军判死缓,薄熙来将被轻判的四个理由

首先声明,这是我老牛的个人分析,请不要说我泄露秘密,我不掌握刘薄二案任何秘密。我相信,无论刘志军案还是薄熙来案,围绕相关人等的政治交易已妥协完毕,从今以后,应该都会在法治轨道上依法处理。

牛泪认为,刘志军应该被判死刑并立即执行。但根据控辩双方透露的信息,以及高层对此案的相关批示精神,刘志军被判死缓的可能性高达80%。而以此案的涉案金额和案件影响,如果刘志军被判死缓,就意味着官员因贪腐等经济犯罪被判死刑一条已经实质上从刑法移除。这对百姓的反贪信心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但对身陷贪腐泥潭的老虎苍蝇而言却是个好消息。

对于薄熙来案,牛泪认为,根据薄熙来案的案件性质和涉案金额,假如薄熙来是个没有背景的升斗小民的话,薄熙来,包括他的妻子薄谷开来,可能早就“化作青烟,驾鹤西去”,追随那个英国死鬼尼尔.伍德去了。

但,就像牛泪在薄熙来案发伊始分析过的,薄熙来的政治局委员和太子党身份会救他一命,对中共来说,“刑不入常,死不入局”是个潜规则,也是中共高层特设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所以,无论薄熙来犯多严重的罪行,只要他有过政治局委员这个头衔,就相当于拿到了免死铁劵,更不要说还有太子党身份护体。这是薄熙来将被轻判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在十八大结束、中共完成权力交接后不久,我于2012年12月30日的《薄熙来被割尾巴,死罪已免》一文中透露,中共曾透过政法委媒体对外放风,已经割掉了薄熙来案遗留的尾巴,否认了2012年9月28日中纪委向最高检移交薄熙来通报中提到的“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问题。这是一个被很多人都忽视的非常重要的信号,也是薄熙来案未判先减,可能会轻判的第二个理由。

第三,薄熙来案具有极强烈的政治色彩,政治斗争、政治妥协、政治平衡、路线争夺的因素一直在进行,对薄熙来到底是归拢罪名予以重判,还是切割处理予以轻判,这样的争执在高层一直没有消停。薄熙来案发不久,胡耀邦之子胡德平透露过他和习近平有关薄熙来案的对话,据胡德平说,习近平当时曾明确告诉他,说自己不是薄熙来的盟友,保证薄熙来将被依法处理。但不久前,胡德平被规劝要求闭嘴透露了不寻常的信息,这说明薄案在政治上的定性可能有所调整。这是薄熙来可能被轻判的第三个原因。

第四,牛泪认为外界疯传的薄熙来“金主”徐明之死,会构成薄案是否轻判的关键看点。因为徐明是薄熙来的钱袋子,是薄案的关键证人,薄案许多线索调查都要通过徐明这个节点,徐明一死,证人缺失,线索中断,很多罪名可能就要被迫免除。按说,像徐明这样的关键证人,是要7*24小时严密看管,想死都比登天还难的。所以,如果外界传言属实,徐明的不明不白的离奇之死,将构成薄熙来将被轻判的第四个理由。

以上四个理由,除第一个外,其他三个按时间先后出现,环环相扣,具有很明显的人为管理节奏。所以,老牛认为,徐明之死,等于为薄案做了最后一次清洗手术。在此之后,薄熙来案的司法调查将会加快速度,也许要不了多久,迟则一年,快则半年,最快在三个月之内,薄熙来就将在法庭现身。再过个十几二十年的,薄熙来就又能出来和薄粉见面狂欢了。至于王立军,看看徐明的今天,他还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真不好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匿名
    2013年6月28日14:56 | #1

    跟朋友到奥地利萨尔斯堡游玩,站在莫扎特故居前不禁想起了江泽民在这所故居的丑事。
    1999年3月30日,江在奥地利总统克莱斯蒂尔的陪同下到此参观。故居内最有价值的收藏品是莫扎特1785年在维也纳购买的一架钢琴,据说除他本人,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人弹过。钢琴前挂着“禁止触摸”的德英文告示。谁知,在奥地利总统介绍完这架钢琴后,江一屁股坐下来,开始弹奏“洪湖水,浪打浪”。
    江的突发举动让在场熟知奥地利文化背景的中国大使馆陪同人员大为吃惊和羞愧,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而奥地利总统则有心阻止江,但又顾及外交礼节,表情十分尴尬。
    原来,莫扎特在奥地利人的心目中的地位就像圣人一样,对莫扎特文物的亵渎,就是对整个奥地利的羞辱,江的行为无异于当众给奥地利总统耳光。第二天,奥地利媒体铺天盖地头条报导此事,所使用的大标题全都是“丑闻”等,《多瑙日报》更是刊登了一幅漫画:江拿着锤子和镰刀弹钢琴。再过一天,欧洲很多报纸电台都转载了这幅漫画。
    话题谈到这里,居然有位同行的朋友说:“是有那么回事,那年我正在德国进修,刚好在电视里看到他弹琴了,实在觉得太丢脸啦。德国报刊和电台都在以丑闻来报导这件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