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是皇帝新装中的傻皇帝

【斯诺登:让香港人民决定我的命运】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美国政府”棱镜”监视项目爆料人斯诺登称,自己希望留在香港,希望由香港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他说:“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逃避司法程序,而是为了揭露犯罪行为。”“我没有理由怀疑香港的司法系统。”

呵呵,终于有了爱德华·斯诺登,只是呆在了香港,没找到大陆,也算是让美国脸面好受一点。可见香港的司法系统仍然是独立的,仍然是值得依赖的,犹如国人一逃就会到美国大使馆般。

007电影中这种状况屡见不鲜,可电影镜头却发生在现实,最多只能说明现实中仍有理想的人存在,就如同童话般。套句此次大学高考题中要点,孩子是眼光是直线的。童话之所以吸引人,一是童话世界纯真得不得了,是现实得不到的,是压在每个人心底的梦;二是别人都这个样子,唯独自己不是这样子,这种情况才是最佳的,世界才会和谐。可现实太残酷,却仍然有人撕破仅有的遮羞布,让皇帝的胴体大白于世界。可是他忘了,他承受不了美国的秘密,又怎么能知道自己能承受得了其他国家的秘密呢,国与国之间,民与民之间,犹如围城般神秘而平常。

大数据时代,肆无忌惮的公权力而导致的例子,这仅是开始,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谁能合拢?这个话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真正感兴趣,相信也不会哪一个国家真正将这个问题作为攻击他国的有力武器,以子这矛,攻子这盾。

关键问题是,这不仅是一个事故,也不仅是一个故事,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没有隐私而言,一言一行、举手投足、 所想的所做的所掩着的,无一不在监控之下,我们都犹如皇帝新装的傻皇帝般,只是我们暂时还不知自己这么傻。当电信或移动将我们的电话信息泄露时、当有人炒卖个人的信息记录时,公众愤怒了;当微博披露某某贪官作风或经济问题时、当网络爆发口水战时,公众拍手称快;当有一天我们知道了斯诺登所能知道的所谓秘密时,我们会如何?大数据时代,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已可能。

权力运行,信息为要;权力之要,信息为先。只是信息运用的限度问题,谁来掌握,谁来确保,仅能是权力而已,由权力来确保信息限度,本身就是个悖论。而公众要做什么,至少要有个底线问题,我们不能控制权力与他人的自由,至少可以确保自己行为的底线,可以对自己的言行有所克制,这无数的底线与克制,才是我们整个社会运行的底线,权力运行的底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