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伟峰:斯诺登警钟为谁而鸣?

翻看微博,网友对藏身在香港的美国人斯诺登(Edward Snowden)爆料事件十分关注。斯诺登在6月12日接受香港《南华早报》专访中说美国政府四年多前就开始对中国进行网络攻击,这无疑让奥巴马政府尴尬。多数网友对斯诺登表示同情。不过有些虽然明嘲美国政府,但醉翁之意读者也十分清楚。

  政府是否可以,或者需要对公民的信息数据进行监视,是个无解的难题。我们是否生活在“全景式监狱”(panopticon)里?这个问题18世纪的英国人边沁(Jeremy Bentham)早已无奈地提出过。法国人福柯(Michel Foucault)在20世纪的著作《规训与惩戒》中发现,19世纪的诸多规训场所正是“全景式监狱”的翻版。或许福柯和边沁都未曾料想,到了21世纪,互联网的横空出世,在连接了地球村的同时,也重复了两位当年的恐惧。

  这是无处不在的媒体时代的悲哀现实,而斯诺登正是从一个局内人的角度向人们诠释数字化“全景式监狱”是如何运作的。“只要他们想,他们随时都可以。”他对英国的《卫报》说。这位文质彬彬的29岁美国男子,让生活在21世纪的现代人重新思考18世纪的老问题。

  不过从媒体的报道和斯诺登的访谈中,所获得的信息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获取信息的方式和可能带来的威胁。但他并没有明示,NSA是否已经开始滥用这些信息侵犯公民的人身和财产自由?这些信息是否被NSA出卖给利益集团,并让他们暗中获取利益?是否有人因说了NSA不喜欢的话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才应是关注的焦点。

  斯诺登看到了政府数据收集悲观的一面,却未提及故事的另一面:有了这样的数据收集,才让机场驾驶员Najibullah Zazi在2009年9月9日试图在纽约地铁实施恐怖袭击未遂。NSA的数据收集还最终让2008年印度“9·11”的主角,一个名叫David Headley的男子很快坠入法网——那次发生在孟买的恐怖袭击让168人丧生。在加拿大,该国警方在经过一年数据收集后,最终成功在今年4月22日抓获30岁的男子Chiheb Esseghaier和他的35岁的同僚Raed Jaser。警方出现时,他俩正要在加拿大机场实施恐怖袭击。

  不过,比斯诺登所揭示的“Big Brother社会”更引人思考的,是斯诺登和他的同情者们对社会管理机构的怀疑。毫无疑问,人们习以为常的社会契约已经被改写,社会信任也早已被破除。这是当今各国政府社会治理中日益突出的难题。它不仅发生在美国,也出现在中国。

  因此,社会管理者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个不信任管理者的社会,决策将如何进行?而一个丧失信誉的政府,又该如何获得信任?如果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始终处于对峙状态,那我们的社会又将何去何从?

  失信容易立信难。这一点,权力机构需要更主动地获得公民的信任。而这其中,独立的第三方就需要更加活跃(反对党或者公民社会团体)。若没有制衡力量,按照斯诺登的描述,美国人的公民自由迟早会被侵犯。事实上,从近期美国税务局(IRS)的风波中,我们就可以窥探到苗头。

  从目前美国社会的反应来看,这股由公民团体和共和党发起的“反监视运动”正给NSA和奥巴马政府一个下马威,也给全世界的政府敲响了警钟,希望他们都能听见。

———–

美国国税局丑闻
谁来制约国税局?
美国国税局深负众望,不过罪魁祸首还是国会

奥巴马本月早些时候开除国税局执行委员的时候,毫无疑问,他想平息审批保守派免税申请时故意刁难这一风波。可惜他大失所望。本周国税局多处办公室外都挂起了抗议标语,国会也在持续调查。风口浪尖上的官员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以避免自找麻烦。共和党也开始提及“弹劾”这个词,仿佛在说,当前搜集到的证据还不足以证实这一罪名。

其实白宫里的很多官员在国税局招供之前就知道它存在问题。但是白宫发言人卡尼之前却故意说成白宫官员只知道监管国税局的总监即将关于内部滥用职权提交一份报告。现在卡尼承认奥巴马的办公室主任丹尼斯•麦克多诺不仅仅清楚丑闻的实质,甚至还在相关报道发行之际与财政部的官员进行讨论。

美国国税局专门挑选名称中包含保守词语的组织进行审查,比如“茶党”、“ 9/12”和“爱国者”。共和党谴责国税局迫害反纳税组织。国税局则坚持这一事件只是几个低级官员弄巧成拙,试图在行政管理上省劲。一份佩尤民调【注释一】显示,42%的美国人认为国税局受政府指使。不过还未发现任何证据。

不过国税局经营不良的证据比比皆是。总监的报告指出国税局根据501(c)(4)【注释二】免税待遇对保守派团体进行刁难“令人费解”。即便在高层管理者了解该事实后,解决这一问题也拖了一年之久。随着情况不断恶化,很多保守派的免税申请被拖延了两年,期间国税局向这些倒霉的申请人询问各种不合理和侵犯性的问题,包括脸谱网站上的具体内容,还有组织成员读过哪些书。

国税局也亲自承认,它为纳税人提供的服务每况愈下。去年,它的回信时间是自身规定时间的一倍。2004年至2012年,国税局免费电话的接通率从87%降至68%,而且平均等待时间从3分钟上升至17分钟。今年的服务质量更是直线下降。4月15日进行纳税申报时,它只接通了57%的电话。有一点很重要,得益于“报税义务”,税务局不用对拖欠税款的纳税人穷追不舍,这样一来就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收益。国税局也放满了审计的步伐(这一点倒是大受欢迎),现在个体接受全面审计的机率仅为1/360。

资金是造成上述问题的重要原因。2010年以来,国税局的预算削减了8%,其职员也是一样。为了节省必要的开支,国税局将很多支局的夏季工作时间减少为每周5天。今年年末,它将削减超过80%的培训预算。监察机构纳税人提倡者指出,为了减少赤字而削减国税局的预算是误入歧途,因为该机构支出越多就赚得越多。

由于缺乏人力资源与资金,国税局将大把的时间花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在申请501(c)(4)免税待遇的案例中,国税局似乎只纠缠小型的地方组织,对全国性纳税大户倒是睁只眼闭只眼。纳税人提倡者抱怨,最近国税局整治收养儿童税收抵免诈骗,这一行动纯属小题大做。国税局审计了69%的税收抵免,但是税额高达6.68亿美元的纳税人称自己早在2011年就已取得授权,最终国税局仅仅撤销了1100万美元的税收抵免,即总税额的1.5%。原来大家都想错了,收养家长可不是吞食国库收入的巨恶元凶。

注释一: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是美国的一间独立性民调机构,总部设于华盛顿特区。该中心对那些影响美国乃至世界的问题、态度与潮流提供信息资料。佩尤研究中心受皮尤慈善信托基金资助,是一个无倾向性(non-advocacy)的机构,而佩尤慈善信托基金既资助无倾向性项目,也资助倡议性项目。

注释二:501(c)(4)免税待遇给予公民联盟、致力于提高社会福利组织或限定于某个公司或某个地域的,净收入专门用于慈善、教育或娱乐目的的雇员协会或地方协会。与501(c)(3)组织不同的是501(c)(4)类型组织在游说立法机关、参与政治运动和选举等方面不受限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