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斯诺登事件背后的情报巨头博思艾伦

身在香港一个秘密安全屋的中央情报局前合同商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连日来通过多家英文媒体,披露了美国国安局(NSA)2007年开始的网络监控项目“棱镜”(Prism)。

如博客安替所说,一开始时公众印象是,美国政府在Gmail、Facebook的服务器上安装了后门程序,可以直接读取海量数据,实时监控任意通讯和聊天记录,但随后,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出面否认,各种混乱且矛盾的信息让公众有些无所适从。

6月7日,谷歌发表官方博客文章,完全否认美国政府对谷歌服务器有直接读取权限,或者安装过任何后门程序,并解释他们收到的只是来自政府安全部门的个别查询,并不是每条都会满足政府要求。

这是谷歌公司首次承认收到过当局依据《外国情报调查法》提出的秘密要求。但谷歌发言人克里斯・加纳(Chris
Gaither)强调,谷歌在收到法庭命令的时候,通常会使用快递,或者加密FTP将文件通过互联网传输给美国政府,谷歌会“推送”信息给美国政府,而不是允许政府从谷歌的系统中“调用”信息。

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创始人兼CEO亨利·布罗吉特(Henry Blodget)分析,在谷歌声称的两种方式中,都不符合报道所说的“美国政府直接访问谷歌服务器”。

布罗吉特认为,还有一种可能,美国政府曾非法“入侵”谷歌服务器,盗取了用户数据。但这一猜想和斯诺登之前的说法也有矛盾,因为报道称,谷歌等公司是自愿加入PRISM项目的。

除了谷歌,苹果公司、微软和Facebook等的表态均和谷歌类似,它们都明确表示没有后门程序、没有直接权限,接受到的是个别查询。

目前,许多美国公民权利团体已经发起联署,呼吁官方说明,而日前,欧盟司法委员维维亚娜·雷丁(Viviane Reding)也已致信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要求美国就该项目向欧盟作出解释。

美国司法部已对这一泄密事件展开刑事调查,一般认为,美国官方将很快对斯诺登提起引渡申请。这一搅动了中美俄三大国的,包含了公民自由,情报、背叛与忠诚等大片因素的活剧还在继续上演。

博客安替分析了媒体的报道后认为,斯诺登泄露的并不是NSA的“棱镜”项目文件本身,而是NSA的业务承包商博思艾伦(Booz Allen)的业务演示PPT,或有夸大功能之嫌。

根据安替的分析,“棱镜”项目可能就是一个数据拷贝堆放池(Data Pool),或者查询应用程序接口(API)。每个公司配合度不同,这个查询池或者接口的权限大小应当不同。

“棱镜”项目在其他一些公司的接口中,可能起到了海量数据挖掘功能;或者直接读取服务器是“棱镜”项目希望达到的最终目标,如果上述网络巨头们的否认可信,那么NSA可能还在努力中,尚未做到直接读取。

除了对美国公民的监视外,对国外的美国网络用户的监视更是这一计划的主要目的。

6月10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撰文称,美国政府长期对中国展开网络间谍活动。

上述报道引述多个来自美国国安局(NSA)的匿名消息源证实,NSA下属的特定情报办公室(TAO)已连续15年对中国的计算机和电信系统进行渗透,相信已有海量机密信息外泄。

文章说:“该办公室的职责就是通过连续不间断的黑客活动,入侵国外互联网中心和通讯系统。得手后,TAO把全部经由主干服务器传送的信息拷贝,锁定范围内的‘目标电邮及其所有通话记录’无所遁形。”

这一报道与斯诺登的爆料可以相互印证,他的雇主博思艾伦很可能就是上述任务的具体执行者。

据《南华早报》的最新报道,斯诺登向《南华早报》记者出示绝密文件,显示了NSA袭击中港目标每一次行动的起止时间,目标IP地址等等。

斯诺登表示,美国曾多次入侵中国内地及香港的网络,涉及香港中文大学、政府官员及商界人士,NSA等情报机构通过该计划,对目标实施大范围监控,内容包括邮件、实时聊天记录、视频、照片、存储数据、文件传输、视频会议和登录信息等。

负责这一报道的《南华早报》总采访主任周松欣,对中国大陆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斯诺登在采访中分享了部分机密档案,其中涵盖多项针对美国政府的严厉指控。尽管无法就文件真伪进行核实,但综合可靠消息及多项文件记录,我们有理由相信斯诺登的论据属实。”

周松欣预告,斯诺登的“爆料”行动还将继续,针对“棱镜”监视项目,未来数日会披露更多详细资料。这家位于香港的英文报纸称,将继续解读斯诺等提供的文章,继续跟进报道。

斯诺登的前雇主博思艾伦(Booz Allen Hamilton),是美国情报界最大的外包商之一,这家公司的商业资讯部分在中国上海有分公司,主要从事管理咨询业务。

2008年,博思艾伦将其商业业务和政府咨询业务进行拆分,并将政府咨询业务以25.4亿美元出售给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该业务随后更名Booz Allen Hamilton Holding,并在2010年11月上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查询的博思艾伦年报,“公司主要为美国政府及其下设机构提供管理及技术咨询服务,包括国防、情报等部门。”

博思艾伦的公告显示,该公司的客户包括美国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国土安全部、内政部及多个情报机构。

2012财年,博思艾伦的营业收入高达57.6亿美元。国防业务收入总计32亿美元,包括加强陆军地面情报系统、改善物资运送系统等服务,占比55%,美国陆军为其最大收入来源,贡献约16%的收入。

博思艾伦年报显示,2012年,为情报机构提供的服务带来收入13亿美元,包括为情报部门的战略规划提供核心支持、改善情报信息的处理程序等,营收占比为23%。

与情报部门的紧密合作,使博思艾伦公司员工有机会接近美国政府的敏感信息。该公司年报显示,该公司2.45万名雇员中,76%持有政府安全许可,其中27%可接触最高/敏感机密,28%可接触最高机密(除敏感信息),21%可接触一般机密信息。

一个细节可以清晰地说明该公司与美国情报界的深厚渊源。

2007年,博思艾伦高管John Mike Mcconnell曾受邀担任布什政府的第二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两年后,他又重回博思艾伦,继续担任执行副总裁并负责该公司的情报业务。

6月10日, 斯诺登从藏身22天的香港美丽华酒店退房,同一天,他也被其雇主博思艾伦解雇。斯诺登曾是该公司夏威夷一个团队中的一员,任职不足3个月,年薪12.2万美元。

博思艾伦在一份声明中称,“由于违反了公司的道德守则及公司政策,斯诺登自2013年6月10日起被解雇。”

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中,斯诺登说,“我即不是叛国者,也不是英雄,我是美国公民。我很自豪我是美国公民。我相信言论自由,公众应该有自己的观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